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59章 小兔在不在你那兒?

“好的,等會兒小兔要是回來的話,我就打電話告訴你。”安母聽他說把小兔惹生氣了,一點兒責怪他的念頭都沒有,反而說道,“聿城啊,小兔那孩子你別慣著她,越慣著她,她就越恃寵而驕。”


安母對這個女婿非常滿意的,覺得女兒肯定是祖墳冒青煙了,才能嫁給唐聿城這麽好的男人。


對於唐聿城說惹了女兒生氣的話,一點兒都不信。


暗想著安小兔今天要是敢回來,非得說說她不要動不動就使小性子不可。


“好,那就麻煩媽了。”唐聿城又寒暄了兩句,便結束了通話。


想到兒子跟小暖暖在幼兒園不見了,妻子也聯係不上,一陣頭痛欲裂的感覺突然襲來,腦海中閃過許多支離破碎的畫麵,猝不及防得讓唐聿城一口氣差點兒沒喘上來。


下意識摸了摸口袋,才發現他的藥壓根沒帶出來……


……


翊笙剛到北斯城,就接到了唐聿城的電話。


沒等他說話,耳邊就傳來了唐聿城冰冷的質問,“小兔在不在你那兒?”


翊笙眼皮一跳,穩了穩心神,才坦然自若回答他的話,“二爺,我在c市,你跟安安在北斯城,你確定沒問錯人?”


他接到安安的電話就立即趕來北斯城了,離開家時隻對十五說要親自到市中心買一些實驗用的材料,並沒有說什麽時候回來。


他平時也會親自出去采購實驗材料,十五應該不會將這種日常小事也報告給他聽吧。


下一刻,他聽到唐聿城冰寒的聲音再度響起,“小兔若跟你聯係了,麻煩跟她說一聲,安年跟小暖暖在幼兒園不見了,已經報了警了。”


“小安年跟小暖暖怎麽會不見的?什麽時候不見……”翊笙話沒問完,就聽到耳邊傳來‘嘟嘟嘟’的通話結束聲。


由於安小兔的手機沒有隨身攜帶出來,翊笙隻能幹坐在機場大廳裏,等安小兔聯係自己。


大約等了十幾分鍾,接到安小兔的電話,問了她具體地址後,就立刻招了輛出租車趕了過去。


環境還算可以的小旅館裏。


安小兔聽到敲門聲,猛地嚇了一跳。


緊跟著聽到門外響起翊笙的聲音,“安安,是我。”


她頓時鬆了一口氣,費力地站起來,走去開門。


“安安,怎麽回事?你怎麽會吃錯東西的?”翊笙看她臉色慘白得嚇人,額頭還冒著豆大的冷汗,身體搖搖欲墜,立刻伸手扶住了她。


“我不知道,我今天在茶餐廳喝下午茶,喝完下午茶沒多久,就感覺不對勁了……”安小兔回答他話的聲音很顫抖。


突然靈光一閃,她恍然大悟說道,“對了,那杯飲品……我在茶餐廳點了一杯新推出的飲品,感覺味道怪怪的,以為那有些怪異的味道是新品特色,喝了幾口,實在接受不了那味道就沒再喝了,可能是那杯飲品有問題。”


現在沒空去追究到底是誰在那杯飲品裏下了毒的事,翊笙神色凝重扶著她躺在床上,認真仔細給她把過脈之後,倒了杯溫水,從背包裏拿出一個白色瓶子,倒了幾顆褐色藥丸,喂她服下。


暫時緩解她的痛苦後,才繼續給她做更全麵的檢查。


“安安,我剛下飛機時,接到唐二爺的電話……”翊笙邊抽血邊說話,暗暗注意著她的反應。


安小兔慌亂了,急忙問,“聿城他、他說什麽了?”


那時還在c市,翊笙告訴她說,聿城精神方麵可能出了些問題,但由於隻是靠短短接觸的觀察,無法判斷是什麽問題。


聿城從不許她一個人出門,今天她手機忘了帶出來,他要是找不到她,肯定會急瘋了的。


翊笙並沒有立刻將唐聿城那番話告訴她,無比嚴肅問道,“安安,我想知道,你現在打算怎麽辦?你體內的毒素還沒有完全排出,如今又吃錯了東西,引發了體內殘餘的毒素反應,以後肯定會不定時發作的,如果你回唐家的話,唐二爺遲早回知道你的秘密的。”


“……”安小兔瞬間傻了,也快要崩潰了。


為什麽會這樣?


她不想再離開他們父子了,可是……她又不能讓聿城知道那件事。


“我剛下飛機時,接到二爺的電話,他給我說,你要是跟我聯係的話,讓我告訴你一聲,他說小安年跟小暖暖在幼兒園不見了,不過已經報警了,隻是暫時還沒有頭緒。”翊笙這才將唐聿城的話告訴她。


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你今天被人下毒的事,還有如果小安年跟小暖暖真的不見了,這兩件事,或許是卻巧合,又或者是有人蓄謀已久的。”


“你說什麽?安年跟小暖暖怎麽會不見的。”安小兔猛地從床上坐起來,原本慘白的臉色,更慘白了幾分。


安年跟小暖暖不見了?


怎麽會不見了。


“我沒來得及問怎麽回事,二爺就掛電話了,他根本不知道你出了事,就算暫時聯係不上你,應該也不可能詛咒安年跟小暖暖不好,來逼你回家的。”翊笙給她分析道。


“手機……翊笙手機借我。”事關安年個小暖暖,安小兔徹底慌了。


聿城的性格雖然變得很偏執,甚至有時偏激得讓人有些害怕,可是他從未拿這種事來開玩笑的。


“安安你先冷靜一下,如果你這時候跟他聯係了,他很快就會知道你的秘密了。”翊笙提醒她考慮清楚。


“安年跟小暖暖出事了,你讓我怎麽冷靜?”安小兔紅著眼眶,無比激動說道,“我要回去。”


說著,她就掀開被子,要走下床。


體內的毒複發,兒子跟小暖暖又發生這事,想到兩者很有可能是同一個人所為,想到兒子跟小暖暖很有可能會被歹人傷害,安小兔的情緒瞬間崩潰了,根本沒辦法思考太多的事。


翊笙及時將她按回到床上,“安安你先別急,我借手機給你,你先打電話問清楚,我等會兒施針幫你把毒素壓住,等好些再回去。”


話落,立刻從口袋拿出手機遞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