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56章 我再也不敢了

安小兔的腦袋再次空白,不過這次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仔細回想,似乎之前每次她在土豪樓主的帖子裏回複一些流氓的話,當天晚上或者第二天晚上,這個男人的戰鬥力絕對比平時要凶猛幾分……


而他剛才說的賣藥那番話,是她不久前在土豪樓主的帖子裏說的。


嗚嗚~這個男人太壞了,竟然暗地裏看她作死那麽久。


“老公大人,我不是,我沒有,我瞎說的,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安小兔欲哭無淚四連求饒。


她以後再也不敢嘴炮了。


“你不是什麽?沒有什麽?瞎說啥了?為啥不敢了?”唐二爺式四連問。


“我不是賣藥的,我也沒有那種藥,我說賣藥是瞎說的,我以後再也不敢嘴炮了。”安小兔立刻迅速回答。


“哦,這個啊。”他點了點頭,跟著輕笑說道,“別怕,我又不是不允許你賣藥,你真想賣藥的話,我可以讓人幫你找靠譜的供貨商。”


“……”安小兔。


他能不能不要再說這個話題了!!!


“我們能不能換個話題?”她眼巴巴地看著他,問道。


“行。”他語氣一頓,說道,“幹脆話也別說了,少說話多做事。”


“不要!我今晚要請……唔?”


她‘假’字還沒說完,嘴唇就被封住了。


完了!


這是安小兔最後的唯一的想法。


……


江城


蕭雅白快要睡著的時候,迷迷糊糊聽到開門聲。


她困難地睜開一下眼睛,看是唐墨擎夜,又緩緩閉上,翻了個身背對著門口繼續睡。


唐墨擎夜輕笑了笑,拿了睡衣就朝浴室走去。


不知過了多久。


半睡半醒間,蕭雅白感覺有一雙火熱的大掌在自己睡衣下遊走,特別撩火,她情不自禁的嚶ll嚀了聲,緊跟著感覺嘴唇被吻住,鼻息間盡是男人的熟悉氣息。


慢慢地被吻得有些呼吸不過來,她實在困得厲害,掙紮了一會兒才睜得開眼睛,看到身上男人的臉龐格外熟悉而俊美。


她的理智渾渾沌沌的,撇開臉避開他的吻,有些不太確定喊了句:


“擎夜?”


“嗯。”唐墨擎夜嗓音低沉壓抑應了聲,隨即愈發纏綿地吻上她白皙優美的頸項。


唐墨擎夜喜歡她叫自己的名字,不是連名帶姓叫的那種。


可是她平時都是連名帶姓叫自己的,怎麽利誘讓她叫自己名字都不肯,隻有在床上,動情的的時候,才會這樣叫自己。


“不要……”她推了推他的手,閉上了眼睛,軟軟的嗓音帶著慵懶睡意說,“明天要早起。”


“我就一次,好不好?”他輕輕舔舐了一下她的耳根,溫聲誘哄,大掌同時撩撥著她的敏ll感處。


“不好,要早起……”她困倦地閉著眼睛搖了搖頭,始終不肯鬆口。


唐墨擎夜深吸一口氣壓下體內的欲ll火,抽回了手,吻了吻她的臉頰,“好,那就不做了,晚安!”


雖嘴上說一次,但心底卻很清楚,要是真的放縱了,肯定不止一次,若折騰個大半夜,明天一早還要去劇組,他可舍不得她睡眠不足,還要去拍戲。


看來,隻能等周末了。


於是——


這一夜,蕭雅白安然度過。


而慫恿‘土豪樓主’的某小兔就沒那麽幸運了,可以說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


第二天中午。


唐家莊園


被欺負了一夜的安小兔感覺身體都快散架了,中午還沒睡夠就被叫起來吃飯,說是吃飽了再繼續睡。


麻蛋!天天那麽凶猛折騰她,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脾氣的!


吃完了飯,安小兔就回了房間,一聲不吭收拾行李要回娘家。


在書房處理工作的唐聿城聽到管家對他報告說二少夫人要回娘家,還不準傭人們告訴他,管家是偷偷溜來告訴他的。


他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離開書房。


見樓下大廳,安小兔坐在沙發上,旁邊放著一個行李箱。


將大廳的傭人屏退,他才有些不悅地問,“小兔,你要去哪兒?”


“我回我爸媽那兒住幾天。”安小兔硬著脖子說道。


“我看哪個敢送你回去?”唐聿城臉色有些黑走到她身旁,拎起放在她腳邊的行李箱,臉色緩和了下來,“不是要補眠嗎?走吧,我陪你睡會兒。”


“蠢拒!”她撇開臉,哼聲拒絕。


“今晚給你休假。”他拋出誘惑利誘。


安小兔還是冷哼了聲,不說話。


才一晚,打發叫花子呢。


“今晚跟明晚。”他又退了一步。


見她還是不吱聲,他便自顧說,“那我就當你答應了。”


他放下手中的行李箱,彎腰,一把將她抱了起來,朝樓上走去。


“唐聿城你放開我!我不困,我不要睡覺。”安小兔掙紮著說道。


即使是白天,一想到跟這個男人睡覺,她就人忍不住害怕。


這個衣冠禽ll獸又不是沒趁午睡的時候折騰過她。


“那就到書房陪我。”他強勢地說道,一點兒也不允許她離自己太遠。


“你放我下來,我要午睡,不過不用你陪,你去睡覺。”


聽他提到‘書房’這兩個字,安小兔就忍不住想起之前在c市,兩人在書房那啥……太羞恥了。


唐聿城堅持把她送回房間,見她換好了睡衣,背對著門口睡下,他坐在床邊,“你想爸媽了,我可以讓他們來小住一段時間,長住也行。”


反正都在北斯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就到了。


“不用了。”安小兔淡聲拒絕。


心忖:讓她爸媽來唐家住,跟她回娘家,意義能一樣嗎?


“你生氣了?”他有些緊張地問。


“沒有。”她說完,還傲嬌地哼了一聲。


“我還有些工作要處理,等處理完了,下午我們去接安年跟小暖暖,然後一起去爸媽家吃飯好不好?”他繼續哄道。


聞言,安小兔沉思了幾秒,眼底掠過一絲狡黠。


“好啊。”她語氣歡快地回答。


“那你睡會兒,等醒了我們就去接安年跟小暖暖。”他替她壓了壓被子,打算等她睡著了,再去書房工作。


裝睡的安小兔等到他離開房間,去書房了,立刻從床上爬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