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51章 你昨晚住哪兒?

唐墨擎夜真的懵逼了。


她……


他哪兒又惹到她了?


他今晚什麽也沒做啊?


難道,她是真的mc來了?


想到她之前給他說過,生小暖暖之後,她的mc不是很準,有時會遲三四天,有時會提前三四天。


仔細回想了下她mc來臨的日期,這個月比上個月提前了將近十天?


斷斷續續地敲了大概有十分鍾的門,都沒等到蕭雅白來給他開門,看來她這回真是鐵了心不讓自己跟她睡了。


不得已,唐墨擎夜隻好一臉鬱悶地回了自己的住處。


還是明天再問問她怎麽回事吧。


房間裏


雖說這房子的隔音不錯,不過蕭雅白還是能聽到外麵的敲門聲。


聽到敲門聲,她就立刻把監控攝像調了出來,看到唐墨擎夜大概敲了有十分鍾的門,然後看到他轉身,回了隔壁的隔壁他的住處。


哼哼~終於扳回一城了。


唐墨擎夜回到自己的房間,洗完了澡,吹幹了頭發,躺在床上卻沒什麽睡意。


鬱悶地拿起手機,登錄論壇,更新了條日常:出去了一趟,回來發現大白把門給反鎖了,說mc來了,不許煩她,今晚睡哪兒讓樓主自己解決,敢煩她就砍死樓主,大家覺得大白是真的mc來了嗎?


吃瓜群眾1:不知道為什麽,想到土豪樓主前兩天還得意洋洋炫耀說住進大白家,再對比今晚被拒之門外一臉懵逼的樣子,就非常想笑,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哈哈哈哈哈哈。


吃瓜群眾2:土豪樓主穩住,女生每個月都有那麽幾天情緒比較暴躁的,像我,每個月又那麽幾天,看我老公特別不順眼,分分鍾想錘死他。


吃瓜群眾3:大晚上的,土豪樓主出去做什麽壞事了?會不會是大白聽到什麽謠言,生氣了?


吃瓜群眾4:榴蓮鍵盤搓衣板,土豪樓主需要嗎?給你打八折哈哈哈哈。


看著這些評論,唐墨擎夜想順著網路爬過去,把群幸災樂禍的辣雞給爆錘一頓。


不信邪地又翻了一會兒評論,看到有人說善意建議說大白來mc了,樓主準備好紅糖水吧,不要太粘著大白,否則她會覺得很煩躁的。


紅糖水?


唐墨擎夜立刻用手機備忘錄記下來,繼續翻評論,把覺得有用的都記下。


完了,仔細檢查了兩邊備忘錄,才安心睡覺。


……


第二天,鬧鍾響


蕭雅白悠悠轉醒,翻了個身,看了眼身旁的位置,愣了三秒才反應過來她昨晚把門反鎖了,某人不得不回他的住處去睡。


皺了皺秀眉,從床上爬下來,走進浴室去刷牙洗臉。


衣裝整齊從房間出來,就正好聽到敲門聲。


她深吸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想好該如何應對他等會兒可能問的話,才走去開門。


“雅白,早安!”唐墨擎夜站在門口,淺笑著跟她打招呼。


“早。”她淡然回了句,注意到他手上拎著東西。


“我買好早餐了。”


“進來吧。”


她說完,側著身體好讓他進來。


他和她並肩朝用餐廳走去,邊關心地問,“你身體有沒有不舒服?要不要請假?”


聽說有些人來mc時,吃了止痛藥還痛得隻想靜靜地在床上躺屍。


蕭雅白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問的是自己昨晚跟他說mc來的事。


“……我沒事。”


“會不會疼?”他有些緊張,還有些心疼地問。


他是男人,生物老師死得早,無法想象、無法體會女人來mc是什麽感覺,聽說每次來mc,都會脫落一層子宮膜,光是想到每個月要持續流幾天血,他一個男人都覺得疼了。


蕭雅白本想繼續撒謊的,但想了想,覺得還是別了,省得以後還要用更多的慌來圓前麵的慌。


“咳~其實還沒來,應該還要幾天。”她硬著頭皮坦白,頓了一秒,又補了一句,“就是心情有些煩躁。”


“……”唐墨擎夜。


女人心海底針,這句話果然說得沒錯。


隨即又想到昨晚查了些有關mc的資料,說mc來的前幾天,很多女性的情緒都會比較煩躁的,嚴重些的是無理取鬧。


“快吃早餐吧。”他有些無奈地說。


蕭雅白偷偷瞄了他一眼,見他沒有一丁點兒生氣的跡象,暗鬆了一口氣。


“對了,你昨晚住哪兒?”她邊吃著料很足的肥牛酸冬麵,語氣隨意問了句。


“咳咳……”唐墨擎夜沒想到她突然問這個,驚得被嗆到了,等緩過氣來,才臉不紅氣不喘回答,“小區外麵不遠就有酒店,今天早上起來,還順便買了早餐了。”


“哦。”蕭雅白了然地點了下頭。


心底冷笑:嗬嗬,要不是她早就知道了,就被他這一本正經的樣子給忽悠了。


麻蛋,這演技,當影帝妥妥的。


“老婆,我今晚……能回來住嗎?”他立刻換了一副表情,有點兒可憐兮兮地問她。


“看我心情吧,晚上再說。”她模棱兩可回答。


“我住不慣酒店,昨晚一夜沒睡好。”他繼續裝可憐。


沒睡好是真的。


雖說隻抱著她睡了三晚,他卻上癮了,昨晚一個人睡,沒有溫香軟玉的她在懷,聞不到她馨香的卻氣息,他的睡眠質量特別差,醒了好幾次。


“都說了看心情,吃你的早餐。”她看了眼他眼眶下淡青色,控製不住心軟了,但不想表現出來,不想告訴他,自己的答案。


這個男人之前算計了自己那麽多次,必須挫一下他的銳氣。


“哦,好,我吃早餐。”


唐墨擎夜見她快要生氣了,想到女人每個月都有那麽將近十天情緒是比較暴躁的,便不敢繼續問了。


吃過早餐,兩人還是像以往一樣,一起去拍攝片場。


路上


“雅白,你來mc的時候,會不會痛?”唐墨擎夜邊開車,邊問她。


若不是昨晚她突然說mc來了,把自己拒之門外,他也沒去注意過這個問題。


“專心開你的車。”


蕭雅白耳根微紅,不想跟他一個大男人討論這種問題。


“有什麽不能說的?我們都是夫妻了,以後還要在一起一輩子呢,你總得告訴我把,省得我以後踩地雷,把你惹炸了。”他輕哼了一聲,語氣認真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