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44章 影帝演技的三少

唐墨擎夜看著女兒那小鹿般濕漉漉的眼睛,差點兒就忍不住讓蕭雅白留在北斯城了。


“小暖暖想不想麻麻來爹地的大城堡,跟小暖暖一起住?”他溫聲問道。


“嗯,那麻麻什麽時候來爹地的大城堡麻麻還沒有來過呢。”小暖暖立刻看著她麻麻。


“等麻麻拍戲賺了好多好多錢,就能來爹地的大城堡了,如果麻麻不去拍戲的話,就不能住爹地的大城堡了。”唐墨擎夜繼續忽悠。


“真的嗎?那麻麻你快去拍戲,要賺好多好多錢哦。”小萌寶一臉認真過說道。


麻麻來爹地的大城堡,那她就能天天看到麻麻了,也可以跟麻麻和爹地睡覺了。


“你不是讓麻麻不要去拍戲嗎?麻麻不去了。”蕭雅白故意逗她。


小萌寶一聽,急了,“不要,麻麻不去拍戲,暖暖要哭了。”


蕭雅白差點兒笑出來,沒想到這小家夥還會威脅人。


最後,她還是堅持多陪女兒一會兒。


即使明天就要開工拍戲了,坐夜機去江城都淩晨了,也無所謂。


晚餐在海族館吃的海鮮大餐,最開心的莫過於小暖暖了。


差不多晚上九點,玩了一天的小萌寶累趴在她爹地肩上睡著了。


“雅白,過些日子跟我回唐家吃個飯可好?”送小暖暖回唐家之前,唐墨擎夜對她說道。


“我、我還沒想好。”蕭雅白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跟他回唐家吃飯,她知道那代表著什麽。


雖說他們已經領了證了,可是她還沒認真想過見他家裏的長輩。


上次他跟她提過一次,但那時她心裏是抗拒的,然後又發生了宋湘茹那事,然後就沒然後了。


現在他提,她並不怎麽抗拒,隻是還沒準備好。


“我知道,所以我提前跟你說一聲,讓你先做好心裏準備,等準備好了我們再回去。”他靠得她很近,嗓音很低沉溫柔,說出的話也很體貼。


蕭雅白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尖,過了幾秒,才咬了咬唇點頭應了聲,“嗯。”


見她答應了,唐墨擎夜激動得有些說不出話來,若不是抱著睡著的小暖暖,她絕對立刻將她抱在懷裏轉圈。


他一手抱著小暖暖,上前一步,大掌握著她的後頸,把她拉向自己。


“別亂動,等一下會把小暖暖吵醒的。”


他警告說完,低頭,吻上她的唇。


怕真把女兒吵醒了,蕭雅白僵著身體不敢亂動,任由他為所欲為。


過了半晌,他才離開她的唇,額頭抵著她的額頭。


“等我,我送小暖暖回唐家,再一起去機場。”


“嗯。”她臉頰薄紅,不敢看他的眼,等他放開了自己,準備坐上車,她又叮囑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開車慢些,小暖暖還睡著呢。”


“知道了。”唐墨擎夜唇邊揚起一抹笑。


看著她關心自己,他覺得心裏暖暖的,整個人有點兒飄飄然的。


送小暖暖回了唐家,唐墨擎夜便立刻趕來跟她匯合了。


……


抵達江城,回到彼此住的小區,已經淩晨三點多了。


見某個男人跟在自己身後走進客廳,蕭雅白立刻緊張戒備地說,“你跟著我進來幹嘛?”


“我能說我房子的鑰匙落北斯城唐家了麽?”唐墨擎夜小心翼翼地解釋。


蕭雅白想到上回,他故意酒駕逼交警扣押他,讓自己去接他,最後賴在她家住了一晚的事。


“那你就睡走廊吧。”她態度冷淡說道。


她吃過一次虧,絕對不會再上他的當了。


“不能在你這兒住一晚麽?”他拉住她的手腕,影帝秒上身,神情有些可憐兮兮地問。


“不能。”她拒絕得幹淨利落。


絕對不能引狼入室。


而且,他白天的時候,竟敢跟小暖暖說她賴床……她就暗暗發誓再也不給他碰自己的機會了。


“那我今晚住哪兒?”他繼續裝可憐。


“睡走廊。”蕭雅白指了指門外的走廊,“出去,我要休息了,明天一大早還要趕去劇組呢。”


唐墨擎夜看了她好一會兒,仿佛在等她改變主意。


結果等了半分鍾,都不見她鬆口。


“晚安!”他像被拋棄的小狗般,可憐兮兮說完,轉身退出了她的客廳。


蕭雅白看著他的背影,差點兒就心軟讓他在自己這兒住一晚了。


看著門扉關上,她快步上前把門給反鎖,背靠著門,長長舒了一口氣。


還好穩住了,沒妥協,沒引狼入室。


用手指梳理了一下頭發,朝房間走去。


花十五分鍾洗澡、刷牙洗臉完畢。


躺在床上,蕭雅白鬼使神差拿起手機,打開門口的監控錄像。


看到某個男人低著頭,像被拋棄了,又跑回主人的小狗般蹲在她的門口,蕭雅白猛地從床上坐起來。


她不過是隨口一說讓她睡走廊而已,他還真的就乖乖聽話了?


那個男人是瘋了嗎?


退一步說,就算他真的把鑰匙落在北斯城了,離小區沒多遠,就有酒店,他堂堂kr·c國際總裁,蹲在走廊上,像話嗎?


生氣地咬了咬牙,她下了床,離開房間。


門外,聽到開門聲,低頭蹲在地上的唐墨擎夜眼底略過一絲腹黑,隨即抬起頭,用茫然、又可憐兮兮的目光看著某女。


“雅白……”


“立刻給我滾進來!”蕭雅白語氣惡劣說道。


他佯裝愣了三秒,才忙不迭應道,“哦哦,好……”


剛站起來,整個人就撲向了她。


蕭雅白嚇得大聲驚叫,“唐墨擎夜你幹嘛?”


唐墨擎夜唇角閃過一絲如偷腥的貓兒般的笑意,然後假裝慌忙站直身體,退了一步。


“抱歉,蹲久了,腳麻。”他像做錯了事般,態度謙卑說道。


“客房沒鎖,記得把門反鎖上。”


蕭雅白提醒了一句,轉身,頭也不回地進了房間。


然而剛躺下沒多久,敲門聲響起,她有些煩躁從床上爬起來。


“矜貴的唐墨三少爺,你還有什麽事?”她掩不住怒火問道。


有些後悔心軟收留他了。


“客房沒有熱水,能不能借浴室洗個澡?”他略帶歉意解釋。


“怎麽可能沒熱水。”蕭雅白不信邪地離開房間,朝隔壁客房走去。


他要是敢騙她,她立刻把他轟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