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42章 昨晚的服務可滿意?

房間內,一夜春意盎然。


蕭雅白被某個凶猛的男人折騰了一夜之後,昏睡過去之前暗罵:麻蛋!誰特麽說鹹魚翻身還是鹹魚的?這翻了身的鹹魚,根本就是食人鯊好麽?吃人連骨頭都不吐的。


晨曦微露。


唐墨擎夜看著昏睡在自己懷裏的人兒,感覺心髒被一種很奇妙很溫暖的東西填地滿滿的,低頭親吻了下她的額頭。


想到兩人身上都是汗水,他起身下了床,走到浴室把水放好了,才動作很輕柔、很小心翼翼把她抱起來,走進浴室裏……


……


下午一點多。


蕭雅白迷迷糊糊醒來時,看著有些熟悉又陌生的房間擺設,一時沒想起來自己身在何處。


翻了個身,渾身酸痛的感覺讓她還來不及多想,一張無比熟悉的俊美臉龐就映入眼底了。


看著唐墨擎夜安靜柔和的睡顏,昨晚的記憶迅速湧了上來。


想到昨晚發生的事,蕭雅白的臉頰燙了燙。


看了下四周,才發現竟然是在客房,不是她的房間,難怪她覺得房間的擺設有些熟悉又陌生。


收回神,她輕咬著唇,把目光移到唐墨擎夜深刻完美的臉龐上。


越看,越覺得這個男人長得也太好看了。


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眉形是很好看的劍眉,不過眉略細長,增添了幾分陰柔味道,卻不會顯得女氣,就好像古畫裏走出來的美男,唇略薄,卻很完美。


最主要的是皮膚很好,肌膚細膩得幾乎看不到毛孔,這個就讓蕭雅白心裏非常不平衡了:特麽她比他小好幾歲,平時還那麽勤奮努力護膚、敷麵膜,憑什麽他的皮膚比自己的還要好。


不行!


等他醒了,一定要問他是不是打玻尿酸了。


越想越鬱悶,蕭雅白看著他那又長又卷的睫毛,就更氣不打一處來。


於是,忍不住伸手拔了一下他的睫毛。


見他皺了粥眉頭,卻沒有醒來的跡象,她掩嘴偷笑了一下。


然而她高興不到三秒,就聽到某人可怖的聲音響起:“看來我昨晚不夠努力,才會讓你還有力氣拔我睫毛。”


話落,唐墨擎夜一個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他很早就醒了,隻是舍不得起來,剛才看她醒了,他才裝睡的。


沒想到她還有這麽俏皮的一麵。


“唐墨擎夜,你別再來了。”蕭雅白大驚失色,雙手緊緊護在胸前。


再來,她的腰就要斷了。


還有,這個男人是鐵打的嗎?明明是他賣力幹活,結果累得半死的卻是自己。


“以後還敢不敢跟別人說我不行了?”他威脅地身體一沉,讓她感覺到自己的蓄勢待發。


“啊!不了不了,你最厲害了,你別亂來……冷靜一下,有什麽事好好說。”蕭雅白雙手捂臉驚叫一聲。


她現在光是感覺到他那什麽,就覺得腰酸腿軟。


啊啊啊她要打死安小兔那個女人!!!


唐墨擎夜眼底掠過一抹笑意,發現她卸下冷傲的偽裝後,特別可愛。


他很想的,可是他舍不得繼續折騰她。


雖說她已經生過小暖暖了,不過昨晚做的時候,發現她還有些容納不了自己,還說有點兒疼,這證明她這幾年,也是一個人。


這讓他很開心。


“好了,該起床吃飯了。”他淺笑著把她給拉起來,還趁機親了一下她緋紅的臉頰。


“你去帶小暖暖過來,我再睡會兒。”她又倒了回去,緊閉上眼睛。


心忖:唐墨擎夜你敢不敢先把衣服穿上?


唐墨擎夜豈會看不出她在裝睡,“我已經讓人送小暖暖過來了,估計很快就到了,你確認再睡會兒?”


“嗯!”不知該如何麵對的蕭雅白重重點了下頭。


下一秒,感覺身上的被子被掀開,緊接著被抱了起來,她驚喊,“唐墨擎夜,你想幹嘛?”


“吃了飯再睡。”他把她抱了起來,故意暗示道,“我可以陪你睡。”


“滾!誰要你陪了,我沒有叫服務。”她哼聲說道。


“那昨晚呢?本少昨晚的服務,不知蕭大小姐可滿意?”他笑問。


客房沒有準備洗漱的東西,他抱著她離開房間,去了她的房間。


蕭雅白臉頰紅了紅,語氣有些嫌棄說,“不值一提。”


誰讓他昨晚那麽凶狠折騰自己。


她都說了無數次不行了,求饒說讓他停下,可他卻恍若未聞。


“你確定?”唐墨擎夜眼底掠過一絲危險鋒芒。


這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蕭雅白緊緊抿著唇瓣沒搭理他,走到盥洗台前,動手擠牙膏刷牙洗臉。


感覺腰間一緊,男人從背後貼了上來,她渾身一僵,挺直了背脊不敢亂動。


“那我晚上繼續努力,直到你滿意為止。”他在她耳邊低語,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根處。


“不用不用,有誰點到難吃的菜,還會再點第二次的?”她邊刷著牙邊說。


暗示對他的表現不滿意,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我就會。”唐墨擎夜睜著眼睛說瞎話。


“你到底要不要刷牙洗臉?不要就滾出去。”蕭雅白瞪了他一眼,他是連體嬰嗎?連她刷牙洗臉都要粘著她。


“要,不過我想再抱你一會兒。”唐墨擎夜用連蹭了蹭她的臉頰,舍不得鬆手,“雅白,我昨晚說的話都是真的,絕非喝了酒的胡言亂語。”


蕭雅白刷牙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嗯’了一聲,繼續刷牙。


稍後,兩人刷牙洗臉完畢。


蕭雅白打開衣櫃打算拿套衣服換上,卻發現自己的衣櫃,不知什麽時候,多了幾套搭配好的男人的衣服,而且還是全新的,連標簽都沒剪掉。


她回頭看了眼某個男人,並沒說什麽。


給自己找了套衣服,走去浴室換。


唐墨擎夜暗搓搓激動著,原本以為她會將他的衣服丟到自己身上,不許他的一股放在她衣櫃裏呢,沒想到她竟然什麽都沒說,默認了。


稍後,兩人剛換好衣服,門鈴聲就響了起來。


“爹地,你怎麽會在這裏?”小暖暖見開門的是他,困惑地歪著小腦袋問道。


“小暖暖的麻麻不敢一個人睡覺,爹地隻好來陪暖暖麻麻睡覺了。”唐墨擎夜回頭看了眼蕭雅白,笑著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