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41章 鹹魚翻身

感覺身體一涼,她猛地回過神,發現自己原本穿在外麵的睡袍,此時正躺在腳邊,身上隻剩一件吊帶睡裙。


她的臉頰瞬間紅得滴血,咬了咬唇,“唐墨擎夜你、你放開我……唔?”


話沒說我,就感覺暴露在空氣中的肩膀被他咬了一下,帶著點兒刺疼,更多的是讓人心慌的酥酥麻麻感,全身的力氣也瞬間抽走了。


下一刻,他猝不及防放開了她。


突然失去支撐的蕭雅白慌亂了一下,急忙抱住他,以免狼狽摔倒。


唐墨擎夜深邃的眼眸閃過一絲腹黑之色,手臂緊緊摟住她的腰,在她耳邊低聲道,“嘴上說讓我放開你,結果我才鬆手,你就立刻撲了上來;以往你不許我更深入一步,我能不能理解也為你隻是害羞了,才口是心非拒絕的。”


“我剛才是沒站穩,你可以放開我了。”她語氣有些顫抖有些羞惱,推了推他的胸膛。


“你覺得可能嗎?以往我忍著沒碰你,才會讓你產生了以為我不行的錯覺,今晚,我就讓你顛覆以往的認知,身體力行讓你明白,我到底行不行!”他霸道又強勢說完,一把將她給橫抱起來,朝房間走去。


蕭雅白一驚,緊緊抓著他胸前的衣服,以免摔倒。


“唐墨擎夜你、你別亂來……我以後再也不說你不行了,你很厲害,行了吧。”


“你都還沒試過,怎麽知道我是不行,還是很厲害?”他將她放在床上,覆身而上。


“我我我……”蕭雅白驚嚇地看著上邊的男人,一直‘我’了好幾秒,才想到說辭,“你要是不行,怎麽會有小暖暖?所以,你很厲害的,就不用試了。”


“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現在行還是不行,要試試才知道。”他居高臨下望著她雙手緊緊護在胸前,緋紅的臉頰滿是緊張。


“不、不用試了。”蕭雅白想起幾年前,每次都被他折騰得去了半條命,就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他的體力,她很清楚。


眼睛瞄了眼門口,房門沒有關……她深吸一口氣,雙手用力推了一下他的胸膛,原本不抱太大希望的,卻沒想到真把他給推開了。


然而她還來不及高興,也來不及做出下一步動作,一陣天旋地轉,等她反應過來,發現自己竟然趴在了他身上,而且不偏不倚地坐這他那裏。


這個姿勢……


“雅白,我們再給小暖暖生個弟弟或者妹妹吧。”唐墨擎夜低下頭,語氣魅惑地在她耳邊誘哄道。


他聽小兔嫂子提過,她很喜歡孩子的。


再生個……蕭雅白眼底閃過一抹黯然。


她喜歡多一點兒家人,也曾想過兒女雙全的畫麵,可當年她生小暖暖時大出血,傷了身子,醫生說她以後很難再懷孕了。


“我、我生不了了。”她趴在他身上,咽下喉嚨間的酸澀,聲音有些幹啞說道。


早些讓他知道也好,以免他以後才知道,會覺得受到了欺騙。


唐墨擎夜身體僵硬了一下,想問為什麽生不了?


但隨即猛地想到,以前經常參加宴會,不經意間聽到一些貴婦八卦,說誰誰生孩子傷了身,再也生不了了,偏偏生的又不是兒子,其丈夫就出去找小ll三生之類的……


想到她也很有可能是因為生小暖暖而傷了身體的,他的心抑不住升起一股疼痛,放在她腰上的手臂緊了幾分。


也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跟她搶小暖暖的撫養權,不然她要恨死自己了。


親吻了一下她的發,他聲音愈發低沉溫柔說,“別亂想太多。如果你還想再要孩子的話,我讓翊笙來給你看看,如果你不想要了,那我們就不要了,好不好?”


蕭雅白緊咬著唇不說話,心底有些動搖,又有些害怕。


她知道翊笙的醫術很厲害,可是這些年她也看了不少醫生,結果檢查報告都是一樣的……


見她不說話,唐墨擎夜把話挑明了說,想讓她知道自己是怎麽想的,“雅白,我沒有那種重男輕女的觀念,就算我們隻有小暖暖一個孩子,我以後也絕不會找別人給我生兒子的。你是我老婆,雖然是我忽悠得來的,但我保證我以後會對你很好的的,對你,比二哥對小兔嫂子還要好,你要不信,那我以後做給你看。”


“我想給你一個家,像二哥跟小兔嫂子還有安年那樣,一家三口,你要是住不慣唐家,我們也可以搬出來。”


自從帶著小暖暖在商場和她相遇之後,他就想了很多很多。


甚至將他和她的一輩子的事都想了進去了。


蕭雅白閉了閉眼,幾秒後,她主動吻上他的唇,淚水滴在他的臉頰上。


“雅白……”唐墨擎夜有些擔心地喊了她一聲。


“你發誓你以後要對我好。”她聲音有些哽咽地道。


她何嚐不想有一個家,有個屬於她的休息避風港,有個疼她的人,像安爸爸對安媽媽那樣,像二爺對小兔那樣。


“好,我發誓……”


沒等他把話說完,蕭雅白已經吻上他的唇了。


他是真的喜歡自己,想要跟自己過一輩子的吧?


想到他等了自己幾年,想到他像個傻子一樣在網上發帖問別人怎麽追她,她突然覺得心裏暖暖的,甜甜的。


唐墨擎夜能明顯感覺她態度的轉變,心底無比激動,暗暗發誓:以後他絕對不會讓她後悔喜歡、跟自己在一起的。


蕭雅白主動吻了他好一會兒,可是某個男人卻躺在床上,仿佛在等著自己取悅他似的。


“喂!你躺著不動,跟條鹹魚有什麽區別?”她有些惱羞成怒說道。


其實她也想像個霸氣的女王蹂ll躪後宮男寵一樣對待他。


可雖說她跟他有過幾次關係,但那都是幾年前的事了,在那種事情上,都是他主動的,她現在根本不知該如何下手。


鹹魚?唐墨擎夜眼底掠過一絲危險和邪意。


他剛看是她哭了,才強忍著不亂動的,結果她居然說自己是鹹魚?


摟著她腰的手臂緊了緊,一個翻身,成了她下,他上。


“我就當你準備好了,看鹹魚翻身的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