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40章 酒壯慫人膽

第640章 酒壯慫人膽


雖是這樣想,但蕭雅白還是爬下了床,披上睡袍。


走了幾步,像是想起了什麽,她又繞了回來,把用來刷論壇帖子的手機給藏起來,才走去開門。


可不能讓他知道,她知道他是土豪樓主的事。


若讓他知道了,他肯定會防著她,那以後她就不知道他的套路了。


“唐墨擎夜,你大半夜不睡覺想幹……唔?”她打開門,話還說完,就把他一把拽了過去,撞入他的懷裏。


唇瓣也隨即被他的薄唇封住。


他喝酒了。


而且還是剛喝完酒沒多久。


口中還能嚐到淡而醇香的葡萄酒味道,呼吸進鼻腔的空氣,也充斥著醉人的酒香味。


她把臉撇開,“你怎麽……唔?”


才剛開口,嘴唇再次被他封住,而且他的攻勢比之前還要猛烈些。


蕭雅白有些心驚,想推開他,可這個男人卻像堅固的城牆般,怎麽都無法撼動。


過了一小會兒。


“不許拒絕我,雅白……”他離開了她的唇,給她喘息的機會的同時,吻上她的脖子。


“唐墨擎夜你、你喝醉了……你放開我……”蕭雅白用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想阻止他停下。


“我才沒醉,隻是喝了些酒而已。”他慵懶的語氣帶著兩三分醉意,大掌伸向她睡袍裏麵,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白嫩的頸上,頃刻間,她白皙的頸子便染上了一層薄薄的粉色。


聽這話,蕭雅白便認定他就是喝醉了。


一般喝醉的人,都說自己沒醉的。


“你喝酒幹嘛?”她被他霸道地壓在牆上,微蹙著眉追問。


突然想起之前他神色不對勁,她問怎麽了,他回說kr·c國際有點兒事,難打是kr·c國際遇到了什麽棘手的事?


“我想要你,可是以往你總拒絕我,不許我更深入一步。”唐墨擎夜的唇從她的頸間離開,語氣有些委屈地說,“每次你拒絕我,我就不敢再繼續了,可又忍得很難受,就算用手發泄了,也沒什麽感覺……我就……我今晚就喝了些酒,壯壯膽,今晚就要把你給吃了。”


蕭雅白驚訝地抬起頭看他,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他原本白皙絕美的臉龐染上一抹紅暈,深邃的眼眸裏一層朦朧霧氣,神情看著可憐兮兮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一樣。


這讓她一時說不出話來。


“雅白,你喜歡我嗎?”唐墨擎夜話題一轉,聲音低沉溫醇問道。


他其實可以把她撩撥得神魂顛倒,讓她在迷失了理智的情況下和自己發生關係的。


可以他不想這樣。


他希望她也喜歡自己的,他們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發生關係的。


聽到這話,蕭雅白思緒有些恍惚。


喜歡他嗎?


回答不出他的問題,她反問道,“那你呢?你到底喜歡我什麽?”


他們說他這些年一直單著,是在等她。


當年,他們接觸得不多,在酒店的第一次荒唐之後,她就盡量避開他;甚至在後麵,他以為自己懷了他的孩子,押著自己去醫院。


那時她覺得受到了侮辱,氣恨得打了他一槍。


照理說,被打了一槍,他應該懷恨在心才是,可他沒有;就連被人下了藥,也不肯碰別的女人,最後唐聿城不得不找了她。


她一直沒給過他好臉色看,可是後來他還跑去跟她拍戲,厚著臉皮纏著自己。


說起來,除了拍戲那會兒,她跟他的接觸真不多。


她想不明白他到底喜歡自己什麽?還一等就等了好幾年。


唐墨擎夜並沒有立即回答她的問題,沉思了幾秒,才緩緩說道:


“一開始,隻是覺得你跟我以往接觸過的女人不一樣。後來,發現你有很多優點,堅強、獨立,但卻不會像職場上接觸的女強人那樣強悍,身上有種說不清的氣質,很善良,經常做慈善;長相也很有特色很漂亮,總覺得你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女人。財迷,卻不拜金;堅守自己的原則,不會像其他很多女星那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簡直是娛樂圈的一股清流……”


他也是凡人,這樣優秀、漂亮又可愛的女人,他怎麽可能不為她著迷。


“你不在的這幾年,家裏人也安排過幾個名門千金到唐家做客,不管她們打扮得再花枝招展,都勾不起我的興趣,完全沒有想跟她們在一起的念頭,越看那些女人,就越覺得你才是最好的。”


她離開後,每次想到她,心裏就會難受,一想到她很有可能不會再出現在他生命中了,又或者再出現的時候,身邊多了一個和她般配的男人,他就覺得心很疼,很空,怎麽都填不滿。


為了不那麽想她,隻好一心撲在工作上,不給自己會想起她的空閑。


幸好,她回來了,還給他生了一個那麽萌的女兒。


蕭雅白聽他說了一大堆,有些驚訝,她怎麽不知道自己有這麽好?


而且看他那神情,也不像是為了哄人而瞎掰的甜言蜜語。


“我脾氣不好。”她提醒說道。


一直以來,她都沒給過他什麽好臉色。


“誰說的?我覺得挺好的。”他低笑說道,抬手將她頰邊的發撩到耳後,露出小巧的耳朵,優美的頸項弧度。


他沒見過她無緣無故對自己發脾氣,每次給自己擺臉色,都是她故意的,讓他覺得很好玩兒。


“你……唐墨擎夜你滾開。”被緊緊抱著的蕭雅白紅著臉不敢看他。


“休想!雅白,你不是跟小兔嫂子說我不行麽?我今晚就讓你知道我到底行不行……”他的唇,再一次吻上她的粉唇。


她其實是喜歡自己的吧。


她若不喜歡自己,以她的性子,在之前自己第一次強吻她時,她就跟自己徹底翻臉了。


哪還會讓自己後來再有機會親近她?


而且,上回在廚房,她還主動回應了自己的吻。


蕭雅白聽到他這話,瞠大了雙眼。


整個人都淩亂了。


她明明叮囑過小兔不要跟任何人說‘唐墨擎夜不行’的事的,麻蛋!安小兔那個欠揍的女人,果然不靠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