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33章 你怎麽突然問起這事?

粗略掃了眼帖子內容,然後往下翻下麵的評論,覺得評論特別歡樂——


而且好多都是以前搶他日常更新熱門評論的熟麵孔,也有今天起哄說站什麽狗屁青梅竹馬的。


吃瓜群眾a:啊啊啊從土豪樓主刪帖到現在,老子都快哭斷氣了,都是你們這群辣雞說什麽站青梅竹馬!


吃瓜群眾b:寶寶追了這麽久土豪樓主的日常更新,天天吃狗糧也忍了,就是為了看土豪樓主吃肉的,結果太監了,同哭斷氣。


吃瓜群眾c:有沒有人認識土豪樓主的?求扒!求土豪樓主恢複更新啊!!!土豪樓主我們錯了,以後隻站你,什麽青梅竹馬的,滾一邊去,土豪樓主x大白cp打法好,祝99。


吃瓜群眾d:論壇壇主出來一下,把土豪樓主刪的帖子給恢複了,還有頂尖黑客也來一個,我們願意眾籌,求把土豪樓主的ip給查出來。


‘……’


唐墨擎夜看了下評論,然後可以用論壇的賬號評論了一句:眾籌多少錢?


評論剛發出去,就立刻有人認出了是土豪樓主,然後沸騰了起來。


‘窩草!土豪樓主炸了……不不,說錯了,土豪樓主我們愛你,求你恢複更新吧,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


‘眾籌我願意捐一百塊。’


‘我捐一百零一快。’


‘土豪樓主你開個價吧,我們再眾籌吧。’


唐墨擎夜看了幾分鍾評論,又發了兩個字:嗬嗬。


心忖:領了他這麽多紅包,眾籌就出一百塊?看來得繼續吊著他們。


退出論壇,在網上搜了下早餐食譜,考慮明天早餐吃什麽。


太難的他不考慮,萬一耽誤了時間還做不好,那就很尷尬了。


……


第二天一早。


今天就要回拍攝片場拍戲了,蕭雅白特地起了個大早。


走進廚房打算做個早餐,卻發現有個人比她還要早。


“怎麽這麽早就醒了?”唐墨擎夜調好了火,轉身走到她跟前,“你回房再睡半個小時,等早餐做好了我叫你。”


沒想到她今天這麽早就起床了,他才剛開火。


“用不用幫忙?”她問道。


“不用,你出去。”他把她推出了廚房,關上廚房的門。


不能讓她知道他是邊看食譜邊做的 ,他要在她心目中塑造一個神秘莫測、無所不能、開掛似的形象。


廚房外,蕭雅白看著緊閉的門扉,心忖:這個男人最近的反常行為,或許是一時興起吧。


既然他想做早餐,那她落得清閑也好。


趁著唐墨擎夜做早餐的空檔,蕭雅白把瑜伽墊拿到客廳的落地窗前,做了套塑身瑜伽。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


唐墨擎夜做好早餐端出來,看到蕭雅白還在做瑜伽,用手機播放著舒緩悠揚的瑜伽音樂。


他唇角勾起一絲笑意,並沒有去打擾她。


又過了兩三分鍾,蕭雅白將瑜伽墊電疊好,對他說,“你先吃,我要衝個澡,很快的。”


做完了瑜伽有點兒出汗。


隻是淋浴衝個澡而已,五分鍾足夠,再換上幹淨的衣服,不用十分鍾。


回到用餐廳,看到唐墨擎夜還在等自己,她心底劃過一絲暖意。


在餐桌前坐下,她隨口問道,“對了,之前宋湘茹那件事,查出幕後主使者是誰沒有?”


之前,他二哥打電話給她,告訴她說,雖說宋湘茹帶著孩子碰瓷他的事已經解決了,不過從宋湘茹口中得知,那個幕後主使者很有可能會對他出手,他可能會有危險。


還說他在工作上是一個很謹慎很小心的人,日常生活中則比較大大咧咧,還有些粗線條之類的,很多時候可能都沒有意識到危險就潛伏在附近。


所以,唐聿城才打電話給她,讓她平時留心注意一下。


還叮囑她別讓唐墨擎夜知道,他打電話給自己的事,以免唐墨擎夜知道他把自己牽扯進來,會生氣的。


“應該還沒有吧,這事我二哥在查,要是有消息,我二哥會告訴我的。”唐墨擎夜如實回答道。


別看他二哥一副高冷寡言、不近人情的樣子,其實還是很寵他的。


蕭雅白皺了下眉頭,沒有再問下去了。


“你怎麽突然問起這事?”他語氣有一絲難以察覺的緊張。


“沒什麽,隻是隨便找個話題聊一下而已。”她輕描淡寫帶過。


“……”唐墨擎夜。


他一點兒也不想聊別的女人。


吃過早餐,兩人便一起出發去拍攝片場了。


《紅顏亂江山》主線是朝堂權勢,輔線是男主女主跟男二女二之間的感情糾葛,身為大將軍之女的女主從小就暗慕男主,而男主的理想妻子是溫柔賢淑類型的,女配是丞相之女,各方麵條件都符合男主的妻子人選。


今天要拍的這場戲是女主不經意聽到男主跟他母妃討論,為了拉攏勢力,有意娶宰相之女,正好男二邀請她去客棧吃飯,女主借酒消愁。


男二趁女主喝醉得不省人事,偷吻了她的臉頰,結果被男主看到了。


唐墨擎夜看到司幕天朝自己拋了個挑釁的眼神,隨即低頭吻上蕭雅白的臉頰,他想都沒想就衝了上去,打了司幕天一拳;司幕天也不甘示弱,拳頭用力揮向唐墨擎夜,不過被躲開了。


“唐墨擎夜、司幕天你們幹嘛?住手!”蕭雅白驚喊。


劇本裏根本沒有設定兩人動起手來。


坐在攝影機前的導演也嚇得連忙大喊,“還不趕快把他們兩人給拉開。”


聽到她和導演的喊聲,司幕天停下了攻擊唐墨擎夜的動作,委屈地走到蕭雅白麵前。


“雅雅,我都沒得罪他,這個瘋子又打我。”他可憐兮兮地跟她說。


“司幕天,你給我離她遠點兒。”唐墨擎夜走了過來,聲音冰沉警告。


這混蛋分明就是借拍戲之名,占他家雅白的便宜。


“唐墨擎夜,你是不是瘋了?”蕭雅白有些生氣地質問,“好好的,你打他幹嘛?”


“誰讓他親你。”他回答得理直氣壯,冷冷瞪了眼司幕天。


蕭雅白氣得想踹他一腳,這個公私不分的男人,“這是在拍戲!拍戲!拍戲!劇情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