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31章 你跟他什麽時候認識的?

她一開口,唐墨擎夜又突然想起她今天跟司幕天出去吃飯的事了。


臉色沉了下來,抿著唇不說話。


像是看不出他臉色不對,她對他說道,“你出去等會兒,我才炒好一個菜。”


“蕭雅白,你沒看出我在生氣嗎?”唐墨擎夜的火氣又蹭蹭上漲了幾分,心裏難受得厲害。


她都不在乎他的感受的嗎?


說句好聽的都不肯。


“哦,你在生氣啊,那你更得出去待著,以免影響到我做飯的心情。”她風輕雲淡說道。


“……”唐墨擎夜。


該死的!


他就不信他還拿她沒轍了。


一把將她給拉了過來,狠狠吻上她的唇。


蕭雅白吃驚地瞠大了眼睛,抵在他胸前的雙手反射性推了一下,等反應過來,眸底略過一絲笑意,這個男人怎麽老喜歡像搶到一樣強吻她。


隨即,她雙手勾上他的脖子,他是她吻過的第一個男人,吻技不如他,但還是生澀地回應了他的吻。


感覺到她的熱情回應,唐墨擎夜眼底略過一絲激動,纏綿地加深了這個吻。


不知過了多久。


“不可以……”蕭雅白抓住他將自己衣服推至半高的大掌,喘著氣阻止道。


唐墨擎夜深吸一口氣,硬生生壓下體內的欲望,將她抱得更緊了。


“雅白,我今晚來你這兒好不好?”


聽出了他話裏的暗示,蕭雅白猛地搖了搖頭,“不好,你出去,我要炒菜了。”


雖說她決定再給彼此一個機會,可是他提出的事,太快了。


“以後不準再跟司幕天吃飯,聽到沒有?你要是不聽話,我多的是辦法治你。”他大掌伸入她衣服底下,強勢地威脅。


“我倆以前就認識了,而且司幕天比我小一歲,我把他當弟弟也當朋友看待而已。”她有些無奈地解釋。


覺得這個男人想太多了,她並不認為司幕天對她有任何想法。


況且,司幕天知道她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也知道她跟唐墨擎夜領了證的事。


“你倆什麽時候認識的?我怎麽不知道?”唐墨擎夜心底的危機感又重了幾分。


“很久以前的事了,你出去,有什麽事,等會吃了晚飯再談。”她把衣服拉好,把他推出了廚房。


唐墨擎夜迫切想知道她跟司幕天是什麽時候認識的,但又怕打擾到她做飯,她又要生氣了。


咬了咬牙,走到用餐廳的沙發坐下。


看了眼廚房的方向,拿出手機打開論壇的帖子。


趁著還沒到吃飯的空檔,更新了個日常,言簡意賅的幾句話:大白今天跟一異地同事吃飯,我說以後不許她跟那人吃飯了,大白說她跟那同事很早以前就認識了,我居然不知道他們早就認識了,你們覺得大白跟那同事是多久以前認識的?


吃瓜群眾1:驚現情敵,有人要跟土豪樓主搶大白了,坐小板凳上看戲。


吃瓜群眾2:很久以前嗎?兩小無猜什麽的不要太有愛。


吃瓜群眾3:青梅竹馬什麽的太甜了,站大白同事,炮灰土豪樓主了。


吃瓜群眾4:很久以前……會不會是年少讀書時認識的?又或者是在大學時,一般大學匯集了五湖四海而來的學子;還有,男女關係純不純潔,看顏值,長得越醜,友誼越純潔,土豪樓主這麽久了還沒爆過照,肯定是醜比,站青梅竹馬,炮灰土豪樓主。


……


唐墨擎夜看著一個個說要炮灰他的,氣得差點兒把手機給摔了。


一群喜新厭舊、見異思遷的辣雞!


想了一下,兩人不可能是大學認識的,司幕天高中和大學都在國外讀,而雅白在北斯城。


還有,如果是以前就認識的話,為什麽進劇組之後,沒見她提起過和司幕天是舊識。


拒絕相信兩小無猜什麽,又想不出個頭緒來。


看著評論裏一堆起哄說要炮灰他的。


唐墨擎夜生氣地發了一句:嗬嗬[微笑],生氣了,以後不更新日常了。


等過了幾分鍾,看著帖子下評論一片沸騰,說什麽‘土豪樓主別生氣,他們是開玩笑之類的’,他冷笑了一下,把帖子給設置成隱私——僅自己可看。


不讓那群小辣雞急一下,他們不知道誰才是主角,誰才是炮灰。


蕭雅白端著菜出來,正好看到某個男人陰森森的笑容,眼皮一跳,心忖:這個男人又抽什麽風了?


不過抽風也不關她的事,穩了下神,把菜擺到桌上。


唐墨擎夜看到她開始擺菜了,迅速把手機瀏覽記錄給清除,才起身走去幫她拿碗筷。


吃飯時,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問,“你跟司幕天什麽時候認識的。”


“小時候。”她回答。


“幾歲時?你跟他怎麽認識的?在哪裏認識的?”他繼續問。


心忖:果然被那群小辣雞猜對了。


蕭雅白抬起頭,看向坐在自己對麵的男人。


“回答你一個問題一萬塊,不……十萬。”她說道。


可不能就這樣白白地滿足了他的好奇心。


“你……”唐墨擎夜咬了咬牙,她都是他的老婆了,她如果願意,他的就是她的,竟然還跟他計較區區這點兒錢,目光短淺的女人。


“行,我給!”鬱悶地咬了咬牙,點開手機銀行,直接實時轉了一百萬給她。


然後把轉賬記錄遞給她看,“快說。”


“十一歲,在北斯城認識的;拘束他是被人販子賣給一戶人家的,那戶人對他不好,我把他救了出來,在福利院住了一段時間,司家的人就找到他了。”蕭雅白爽快地回答他的問題,末了,不了一句,“他說想找到我是為了報恩的。”


唐墨擎夜聽她說完,暗哼了聲。


他可不會忘記之前趕去司幕天的別墅,去接她時,司幕天說的那句‘你離我的雅雅遠點兒’……


哼!什麽狗屁報恩,不過是接近她的借口。


而這蠢女人還傻乎乎地以為司幕天對她,純粹是為了報恩。


“你已經是有老公的人了,以後你給我離司幕天遠點兒,和任何異性都得保持距離。”他神色冰沉,語氣嚴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