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3章 等會兒你來找我拿些能持久的藥

將安小兔帶到貴賓休息室,唐聿城撥了電話讓傭人送冰塊和藥膏過來。


坐在奢華的歐式沙發上,安小兔低垂下眸子凝望著這個男人紆尊降貴地蹲在自己麵前,手拿白毛巾裹著冰塊在給自己冰敷,她眸光顫了顫,心底一暖。


這種小事她自己來或者吩咐傭人就可以了,可他卻是親自動手。


看著她小手一顫,他問道,“弄疼你了?”


“不,沒有。”安小兔輕搖了搖頭。


“如果不及時冰敷,淤青顏色可能會變深,不好看;冰塊有點涼,你忍一下。”他專注著手上冰敷的動作,盡量不讓她感到不適,以為她是因為冰涼而顫縮了一下,因此並未發現她的異樣。


“嗯。”她輕應了一下,低頭看著他冰敷的動作。


頭頂上方是大盞水晶吊燈,這種居高臨下的角度,他垂著眼眸,正好能看到燈光投落在他低垂的濃長微翹睫毛,在眼睛下方映出一小片魅惑而神秘的淡淡陰影。


由於他的槍傷未愈,氣色看起來不似平時好,在做造型時,造型師給他的嘴唇塗了層淡淡的男士唇膏,看起來有些粉嫩潤澤,妖孽卻不女氣。


長年待在部隊的原因,他的肌膚不似唐墨擎夜那般白皙,而是淡淡的蜜色,皮膚光潔有光澤,性感誘人,璀璨的光芒柔柔地照映在他英俊的臉龐,泛起一層很淡的光暈,他認真的神情格外帥氣迷人。


冰敷過之後,唐聿城開始給她塗藥膏。


膏藥冰涼,帶著點兒薄繭的修長指腹滑過手背的肌膚,是最親密的肌膚接觸,安小兔隻覺得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從手掌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極力隱忍著才沒有讓自己把手抽回。


“這幾天不要碰太燙的水,不助於淤血消散。”唐聿城把東西收拾好,才優雅緩緩站起身來,“下去了,今晚是爺爺壽宴,離開宴廳太久不太好。”


安小兔小手主動握上他微涼的大掌,吐了吐舌頭笑道,“那走吧,不然等會兒爺爺又要叨念了。”


回到宴廳,氣氛依然熱鬧非凡。


接待完賓客的唐氏夫婦此時正和一些名流貴胄交談。


唐墨擎夜今晚身穿一套出自名家的剪裁合身酒紅色西裝,襯得他高貴而穩重,頭發梳得一絲不苟,配上那張妖孽笑臉,整個人顯得無比的神采奕奕。


見兩人出現,他端著水晶高腳酒杯走了過來,揚起一抹妖孽炫目的笑容,附在唐聿城耳邊,調侃道,“二哥,這麽快就完事了?是不是因為最近住院太久,身體還沒恢複過來,等會兒宴會結束,你來找我拿些能持久的藥。”


“你自己留著用吧。”唐聿城冷眸閃過一絲寒芒,抬手在他身上某個穴位指了一下。


唐墨擎夜那張笑臉瞬間坍塌,額頭冒了一層薄汗,妖孽的臉龐糾結了起來。


該死的,下手還真狠!


緩過勁兒了,他對安小兔笑眯了眼說道,“二嫂嫂,你今晚真漂亮,簡直是整個宴會焦點,等會兒舞會開始了,我一定要和你跳一支舞。”


“不外借。”唐聿城冷冷吐了三個字。


“呃,小叔子你的女伴呢?”安小兔望了眼周圍,問道。


一般參加宴會,大都會帶伴出席的。


“今晚是爺爺的宴會,這麽重要的場合,我帶女伴出席的話,爺爺會打斷我的腿的;所以,二嫂嫂你等會兒就施舍我一支舞吧。”唐墨擎夜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說道。


在這種場合帶女人回來,等同於帶女方回家見父母,是一種要結婚的肯定。


他除非瘋了才會自掘墳墓。


“餓了沒,我帶你去吃些東西。”


唐聿城不予理會唐墨擎夜的話,說著便帶安小兔往餐肴區走去。


他按她的口味給拿了兩三樣菜,說道,“這些菜的食材都是新鮮即時從國外空運過來,聘請各個五星級飯店、餐廳首席廚師掌廚的,味道不差,你想吃什麽就吃,不用拘束,知道嗎?”


“放心吧,有美食我是不會虧待自己的胃的。”安小兔俏皮一笑,用餐叉叉了快肉遞到他嘴邊,“你也吃些東西,你的傷還沒痊愈,要按時用餐。”


唐聿城猶豫了一秒,在周圍人的注視下,微微低頭接住送到嘴邊的肉。


安小兔端著碟子,拿著叉子騰不開手,唐聿城便主動替她服務端著香檳喂到她的唇邊。


於是,兩人一來一往的畫麵被周圍的賓客全程圍觀,宴會後更是傳出唐二爺和二少夫人恩愛有加,相互喂食的甜蜜緋聞;當然,這是後話。


吃到五六分飽的時候,安小兔去上了個洗手間,唐聿城正跟一個政界的大人物交談,而抽不開身陪她去。


上完洗手間回來的時候,經過長長的走廊,安小兔突然被人抓住手腕,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人拽進了其中一個房間。


隨即才後知後覺尖叫了起來,“啊啊啊……唔?”


嘴唇被捂住,安小兔臉色慘白,酒吧那晚被陌生男人拖入洗手間的陰影記憶湧入腦海,一股冰寒恐懼自腳底升起,直竄腦門,她渾身忍不住顫栗了起來。


‘啪’的一下,房間瞬間亮了起來。


“小兔老師?”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安小兔回過神來才慢慢看清眼前這人是唐斯修。


“唐斯修你……你要嚇死我了。”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她一下子癱坐在了地毯上,紅了眼眶,淚水如斷線的珠子,一顆顆滾落下來。


還以為又會再一次經曆那種恐怖的事。


“小兔老師,我、我沒有要嚇你的意思……”唐斯修看她哭了,一時慌亂得不知所措,“你別哭……別哭了,我隻是想見你而已。”


今晚的她美得令人窒息,一踏入會場便驚豔了他,緊緊吸引住他的目光追隨著她美麗的身影。


可是因為那個男人站在她身旁,使得自己無法靠近她。


看著她跟那個男人有說有笑,舉止親昵,他內心妒火中燒得快要瘋了。


等了一晚上,終於等到她獨自離開宴廳,終於可以靠近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