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29章 你是我唐墨擎夜的老婆

吃過早餐。


唐墨擎夜看了看時間,對她說,“我要去片場了,碗筷麻煩你收拾一下,留到我晚上回來再洗也行。”


“知道了。”蕭雅白轉身走進廚房去那圍裙。


“還有,你等會兒記得吃藥,出去的話記得多穿些衣服,還有……”他跟在她身後。


“我都知道了,我又不是小暖暖那個小笨蛋,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她有些無奈打斷他的話。


“那……”唐墨擎夜想了想,又說,“你有什麽事就打電話給我,要出去的話,跟我說一聲。”


心忖:吃個麵都能把自己燙到的,她還好意思說小暖暖是小笨蛋。


“嗯嗯。”她含糊地點頭答應。


好不容易才送某個像老媽子一樣嘮叨的男人離開,蕭雅白閑適地癱坐在沙發上。


隨手就用手機注冊了一個微博小號,昵稱:小煤球球~。


用微博小號發表了第一條微博:某人說這是他第二次下廚的成果,嗬嗬,才不信,肯定是心機地背著本女神偷學了很久廚藝的,不接受任何反駁!


文字內容下麵,配了一張鹹骨粥和麵的拚圖。


發完了微博,又刷了會兒論壇土豪樓主的帖子。


吃過藥後,便回房間去看劇本了。


大概十一點半。


突然接到司幕天的電話。


“司少,有什麽事嗎?”她語氣淡然問道。


“雅雅,你在家麽?”電話那頭,司幕天輕聲問道。


自從前天一不下心喊了她‘雅雅’之後,在送她回住處的路上,他便跟她坦白了說前些日子就知道她是雅雅了,隻是那時還不知道該如何相認,才不會顯得太突兀,所以,隻好假裝還不知道他一直找的人就是她。


“嗯,在家,怎麽了?”蕭雅白如實回答。


司幕天比她小一歲,她就像小時候那樣,把他當成弟弟看待,不管是相處或者聊天,都不會覺得尷尬不自在。


“雅雅,你到樓下來一趟。”司幕天語氣有點兒強勢。


“下樓幹嘛?”她雖這麽問,還是把劇本合上,放到了一旁。


“下來就知道了,快些。”他有些神秘說完,不等她說話,就把手機給掛了。


蕭雅白看了眼手機屏幕,無奈地歎了一下,穿著棉拖鞋下樓了。


在樓下。


看到司幕天站在那兒,她眼底閃過一絲困惑,走上前。


“有什麽事,說吧。”


“也不是什麽重要的事,就是想你一個人在家,一個人吃飯可能會覺得孤獨,便來找你一起吃午飯。”司幕天看她一身休閑家居服,腳上穿著一雙可愛的粉色兔子棉拖鞋,眼底略過一抹笑意。


“不用了,我不太想出去吃飯。”蕭雅白拒絕道。


唐墨擎夜早上煮的鹹骨粥,還有一些,她把粥熱一下,午餐就解決了。


“我訂的餐廳就在附近,開車不用十分鍾就到了。”司幕天有些失落地看著她,低聲說道,“我來都來了,你也要吃午飯的,就一起吃個飯吧。”


她咬唇陷入了沉思,想到司幕天這陣子幫了自己不少忙,便答應道,“那你等一下,我回去換身衣服。”


家居服搭配棉拖鞋,她身上穿的這身衣服根本不適合出去吃飯。


“嗯好的。”司幕天立刻笑著頷首。


站在原地,看著她轉身朝電梯方向走去。


大概過了十分鍾。


蕭雅白便換好衣服鞋子下來了。


等坐上了車。


司幕天邊開著車邊問她,“雅雅,你身體怎樣了?要不要等會兒吃了飯,去醫院看看?”


“我身體好得差不多了。對了,你下午不用拍戲麽?”她隨口一問。


想著唐墨擎夜早上就跟自己說過,等他下午收工了,再陪她去醫院檢查一下;她若跟司幕天去了,那就失信於他了。


“下午不用去拍攝片場,今天主要拍男主的戲。”司幕天淡聲解釋。


蕭雅白了然頷首,《紅顏亂江山》這部劇中,男主的戲份是最多的;前兩天唐墨擎夜都不在,今天才回歸劇組,說不定周末又要回北斯城,導演肯定是趕著三天內把男主一星期的戲份給拍完,至於周末,再拍其他主角或配角的戲。


如司幕天所說的,餐廳距離蕭雅白所居住的小區,不到十分鍾的車程。


這間餐廳很有江城特色,口味清淡適中,也有溫補藥膳,很適合蕭雅白這樣的身體狀況吃的。


點了菜沒多久。


蕭雅白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來電人是顧川,她從容接聽,“顧大佬,有何貴幹?”


“蕭女神,你現在在哪裏?”顧川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問道。


兩人對彼此的稱呼,典型的商業互捧。


“在外麵吃午飯啊,找我有什麽事嗎?”蕭雅白覺得顧川可能去了她的住處,發現她不在家,才這麽問的。


不然的話,一般是問在不在家。


“一個人?”顧川問。


“不是,還有司少。”她如實回答。


顧川是她的經紀人,有權利了解她的行蹤。


“在哪家餐廳吃飯?”顧川繼續追問,替自家總裁感到捉急。


隨後,蕭雅白問他是不是要過來,聽到顧川否認,她才接著給他說了餐廳的名字。


顧川聽完之後,隻是‘哦’了一句,說沒什麽事了,簡單地結束了通話。


不到5分鍾。


手機又想起,是唐墨擎夜打來的。


“怎麽了?”她開門見山問。


“你在家嗎?我讓顧川送了午餐過去給你。”唐墨擎夜語氣有一絲僵硬說道。


“我正在外麵吃飯。”蕭雅白婉言拒絕。


心底有些納悶,不久前顧川才打電話給她,但並沒有說給她送午餐的事。


如果是和她結束通話之後,才接到唐墨擎夜電話的,那他應該會告訴唐墨擎夜,她在外麵吃飯的事吧。


“跟誰,男的女的?在哪裏吃飯?”唐墨擎夜的聲音立刻沉了幾分,有些不悅地盤問。


“司少。”她如實回答,又將餐廳名字告訴了他。


聽她說完,唐墨擎夜立刻又生氣又霸氣說道,“蕭小姐,我鄭重地告訴你,你已經是有夫之婦了,是我唐墨擎夜的老婆,我不準跟別的男人吃飯,聽到了沒有?你立刻給我回家,我已經讓顧川給你帶午餐了,你要是不喜歡顧川給帶的午餐,可以跟顧川出去吃,但是絕對不能跟司幕天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