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21章 吃裏爬外的東西

“三、三少,我沒有偽造dna親子鑒定證明,送來醫院的dna血樣,做出來的鑒定結果就是那樣的,我連標點符號都沒改動過。”那名醫生臉色唰地一白,極力狡辯道。


“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說。”唐墨擎夜一手掐住那醫生的脖子,將架在醫生鼻梁上的眼鏡拿掉,隨手丟到一旁。


緊接著坐在沙發上的唐聿城丟給他一個將小暖暖的玩具(一根深灰色塑料胡蘿卜)。


唐墨擎夜會意,立刻將那根玩具胡蘿卜抵在醫生的太陽穴,語氣激動而憤怒地問,“我再問你一次,是誰指使你這樣做的?”


那名醫生高度近視,摘了眼睛,跟瞎子差不多。


他知道坐在沙發上的唐聿城,一軍之領袖,模糊中他看到唐聿城拋了一個東西給唐墨擎夜,緊接著唐墨擎夜就用那東西抵著他的太陽穴,有點兒冰涼的感覺。


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槍!


頓時被嚇得冷汗淋漓,兩腿發軟。


“三弟,我隻是讓你拿槍嚇唬他,別失手走火了,殺人是要償命的。”唐聿城淡淡地提醒道。


“他今晚要是不給我交代清楚,我今晚就讓他在這裏交代了!媽ll的,做dna親子鑒定的那幾個醫院都是有kr·c國際的股份的,一群吃裏爬外的東西竟敢跟外人聯合算計老子,想讓老子幫別人養孩子。”唐墨擎夜的語氣無比激動。


他話音剛落,唐聿城語氣清冷從容說,“覃醫生你還不知道吧,今天下午,我們已經把宋湘茹找來對質了,那個孩子是估計整了容,跟我三弟有幾分像的,宋湘茹也承認了孩子不是她的,也不是我三弟的;不然,你以為我們為什麽會把你綁來這裏審問?說吧,對方是誰?給了你多少錢?”


“二爺,三少,我真的沒有偽造dna親子鑒定證明。”覃醫生抵死不肯承認,承認了,就死路一條了。


唐墨擎夜看他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臉色倏地陰沉,狠狠地一腳把他踢跪在地上。


那醫生疼得大叫了一聲,額頭狂冒冷汗,想站起來,卻被唐墨擎夜用力踩著肩膀,無法動彈。


“你沒偽造dna親子鑒定證明?那個孩子根本不是我的,你們做出來的dna親子鑒定結果又怎麽解釋?”


唐聿城朝他打了個暫停的手勢,拿出手機念著上麵的資料,“那就先不談dna親子鑒定的事,我們來談談你們受賄的事;覃天禮,xx年第一次受賄三百萬,同年第二次受賄五百萬,第三次……這將近十年受賄一共受賄一億七千四百五十萬,按照r國的法律,應該會剝奪個人所有財產,判死刑了吧。”


緊接著,他又將在場的其他幾位醫生的一些嚴重罪行念了一遍。


即使罪不至死,也能判個十幾年了。


說完了之後,他眸光清寒地掃了眼在場幾個麵如死灰的醫生,語氣矜貴高冷地問,“現在肯說了麽?是誰指使你們偽造dna親子鑒定證明的?收了多少錢?”


“是……是一個女人,給了五千萬,要我偽造dna親子鑒定的,我起初不敢的,那個女人用我受賄的事來威脅我。”覃醫生一臉頹敗,整個人如行屍走肉般,癱坐在地上,有氣無力說道。


“那個女人是誰?叫什麽名字?長什麽樣?”唐墨擎夜立刻追問。


“我不知道,那個女人帶著口罩和墨鏡,根本看不清她的真麵目,她也沒有自我介紹。”那個醫生雙手抱頭,有些崩潰地回答。


緊接著,唐墨擎夜又審問了其他醫生,每個人受賄的數目都是一樣的,說辭也差不多。


等問得差不多了,唐墨擎夜便命令保鏢將這些醫生扭送去警察局。


唐聿城沒有說什麽,一臉深沉清冷從沙發站起來,離開了別墅。


唐墨擎夜走到筆記本麵前,結果看到顯示屏上的彈幕都是刷他二哥的——


‘二哥太好帥了!求二哥微博!’


‘已經換男神,坐等大佬把二哥微博扒出來,老少女活了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麽好看的男人,比妖孽三少還要魅惑人。’


‘三少求曝二哥微博,不曝微博就取關!!!’


‘樓上別走,同不曝微博就取關!’


‘啊啊啊太想嫁給二哥了!二哥,操……我!’


‘……’


唐墨擎夜看彈幕看得差點兒想暴走,特麽這是老子的主場,你們這些小婊砸瘋狂刷他二哥,是想被拉黑嗎?


而且,你們知道你們關注錯重點了嗎?


老子開直播審人,就是為了洗脫老子有私生子罪名的,你們一個個關注二哥……麻煩尊重他一下好麽?


“我二哥喜歡男的,對女人不感興趣,而且他已經在國外結婚了。”他坐在攝像頭前麵,故意掐滅那些粉絲的幻想。


他這話一出,那些粉絲立刻就不淡定了。


‘窩草!毀了我的幻想,這回真的取關了,一生黑。’


‘三少這話太紮心了,粉轉黑。’


‘……’


唐墨擎夜哼了一聲,退出了直播,合上筆記本,離開別墅。


別墅外,唐聿城站在那兒,雙指間夾著一根點燃的煙,“我怎麽不知道我喜歡男人?還跟男人在國外結婚了?”


“……”唐墨擎夜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窩草!他二哥為什麽會站在這裏?不是應該回去休息了麽?


“二哥,我忽悠那些粉絲呢。”回過神,他立刻機智地說,“如果那麽多粉絲天天喊著要嫁給你,給你生猴子,要是被小兔嫂子看到了,小兔嫂子肯定會不開心的,你也不希望小兔嫂子不開心吧?所以我就索性說你喜歡男的,好斷了那些粉絲的念想。”


唐聿城哼了一聲,和他並肩朝唐家府邸走去。


“二哥,你覺得幕後主使者會是誰?”唐墨擎夜的手臂搭上他的肩膀,神色嚴肅地問。


“不知道,你想想你這一兩個月得罪過什麽人?”唐聿城冷淡地回答。


這幾天,他光是幫他三弟查出那些貼在微博上的資料,就忙得焦頭爛額了,根本沒時間去查他三弟最近得罪過什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