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18章 這人的城府也太可怕了

等都安排好了一切,唐聿城才問,“你怎麽會懷疑那個孩子不是三弟的?”


翊笙在c市,根本沒有接觸過宋湘茹母子。


“前兩天待在實驗室裏忙著做實驗,今天早上才看到新聞的,看了下視頻,注意到孩子臉上的淤青。”翊笙看了眼兄弟倆,問,“孩子臉上的淤青,宋湘茹是怎麽解釋的?”


他經常一頭紮進實驗室,就廢寢忘食了。


關於唐墨擎夜私生子的新聞是星期六曝出來的,今天都星期一了,他才看到。


“她說那孩子在學校裏,跟別的小朋友打架的。”唐墨擎夜趕忙回答。


“嗯,我看她在網上新聞裏,也是這樣說的。”翊笙輕頷首,話鋒一轉:


“我以前是司空少堂專屬整容醫生,一眼就感覺出那孩子臉上的淤青不像是打架造成的,反倒像是整容未痊愈的樣子,就在想如果孩子是三少的,宋湘茹為什麽還要在孩子臉上動刀子;不過單單是一個視頻,我不敢斷定孩子是不是真的整了容,於是就立刻飛來北斯城了。”


“剛才我做的一係列檢查,就是在確認孩子是不是像我所猜測的一樣,做了整容,結果真被我猜對了,那個孩子的傷口都隱藏在口腔裏;我看那孩子眼睛有些不對勁,猜測也動了刀,傷口隱藏在眼皮底下。”


“這人城府也太可怕了。”唐老爺子忍不住罵了句,問道,“三少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麽人?”


老爺子指的‘這個人’並非宋湘茹,宋湘茹跟那個孩子,不過是幕後主使者的兩顆棋子罷了。


他們怎麽也想不到那個孩子長得像三少,是整容的,畢竟宋湘茹那套說辭,太完美了。


而對方就是靠著孩子長得像三少,讓他們放低了警戒心,心中的天秤偏向了‘孩子是三少’的這邊;同時收買了醫院的人,偽造dna親子鑒定。


唐墨擎夜沉思了一會兒,搖頭否認,“北斯城可以說是我們唐家的地盤,做dna親子鑒定的醫院也都有我們唐家的股份,或者跟唐家有合作的,對方能收買醫院的醫生,策劃這一切……我可沒得罪過城府那麽深,勢力還不容小覷的人。”


“往長遠的想,以前呢?”老爺子繼續問。


如果不是最近的,那就很有可能是以前得罪的。


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不,我覺得不太可能是以前的恩怨報複。”翊笙開口否決了老爺子的猜測,解惑道,“我看那孩子的整容手術恢複情況,應該才做手術一個月左右,而對方等不及孩子痊愈,就讓宋湘茹帶著這個整得跟三少有些像的孩子來唐家了。”


“孩子的臉傷著,萬一你們重視這個孩子,要帶孩子去做檢查或者治療,很可能會被發現整容的事,不過他們也可以收買醫生,隱瞞下孩子整容的事,但這樣會很麻煩;而如果等孩子的臉痊愈了,再來唐家,風險會小很多。”


翊笙分析了一會兒,動手給自己續了一杯大紅袍,潤了潤喉。


才繼續說,“由此看來,對方很急切想將這個孩子塞給唐家,不惜鋌而走險;所以,那個人應該不是很久以前得罪的,如果是三少以前得罪的,對方有的是時間將這個計劃實施得更完美,至於對方這樣做,到底是出於怎樣的目的,這個我就猜不到了。”


唐氏兄弟和老爺子聽完翊笙這話,彼此的臉色有著不同程度的凝重。


“還有,你怎麽懷疑會懷疑宋湘茹不是那孩子的母親?”唐墨擎夜又問道。


不用翊笙解答,唐聿城已經開口了,冷哼道,“那孩子才6歲左右,有哪個親生母親會那麽狠心,在那麽小的孩子臉上動刀子的?而且,看宋湘茹跟那孩子一點默契都沒有,和孩子親近,也給人一種很刻意的感覺,那孩子似乎有些怕她。”


他平時吼兒子一下,小兔都護犢子似的跟他急。


雖然不想承認,但小兔跟安年相處時,特別賞心悅目,讓人覺得很舒服。


“二爺觀察入微。”翊笙淡淡扯了下唇角,當是認同了他的分析,“唐家府邸的空房間應該挺多的,先給我準備一間實驗室,等把dna親子鑒定做出來再說。”


隨即,將所要用到的醫用器材,給唐墨擎夜說了一遍,讓他去弄來。


唐聿城看了眼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左右就可以吃晚飯了。


於是他起身上樓,打算把兩個小家夥和安小兔給叫下來,準備吃晚餐。


房間裏


“小叔回來了?”全身酸軟的安小兔被從床上拉坐起來,半眯著眼看麵前這個男人。


“事情差不多解決了,你說呢?”唐聿城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溫笑說道。


雖嘴上說三弟的事與他無關,可出了這樣的事,想到如果因為這個孩子,導致三弟不能跟蕭雅白在一起,他的心裏絕對不會好受。


雖然dna親子鑒定還沒有出來,不過他卻莫名相信那個孩子不是三弟的。


沒有那個孩子橫在三弟跟蕭雅白中間,相信他們很快就和好了。


不過……


“誒?真的麽?怎麽個解決法?快給我說說?都怪你纏著我,不然我也能知道事情的經過了。”安小兔哼了一聲,小手往他的腰上掐了一下。


唐聿城的雙臂穿過她的腋下,而安小兔則立刻像無尾熊一樣,雙手抱著他脖子,雙腿緊緊纏著他的腰,整個人掛在他身上。


為了讓她舒服些,唐聿城把大掌往下移,拖住她的臀部,朝浴室走去。


“快說,怎麽回事?”她催促道。


嘴唇‘啵唧~’地往他臉頰親了一下。


“做個交易,你晚上‘陪’我,我就告訴你事情的來龍去脈。”他一副奸商的語氣。


安小兔氣得想咬他。


哼了一聲,“我等會兒問小叔,或者翊笙。”


“沒有我的允許,他們不敢告訴你的。”他語氣篤定說道。


“唐聿城你這個惡霸!”她氣得大叫。


“對,我這個惡霸就喜歡欺負你這個良家婦女。”他低頭吻上她的唇。


過了許久後,才將事情的過程給她詳細說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