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11章 他趕去江城找她

唐墨擎夜回過神,將手機從口袋裏拿出來,是左特助打來的。


“什麽事?”他語氣冷冰冰問。


“總裁,是司家……”電話那邊,左特助莫名覺得脖子一涼,改口道,“額,你還是親自到微博上看一下熱搜榜吧。”


聽他這麽一說,唐墨擎夜不耐煩地掛掉電話,立刻上了微博。


熱搜榜前五都是與他有關的新聞。


熱搜榜第七:司假小惡霸vs複出蕭女神。


點開熱搜一看,立刻就看到了新聞下麵那幾張清晰的照片,照片裏司幕天神色焦急抱著身穿睡袍的蕭雅白往外走。


新聞稿的內容大抵是說司幕天和蕭雅白是情侶,還說兩人現在同拍一部古裝劇。


微博下麵的評論,似乎有人帶動輿論,說蕭雅白是為了司家小惡霸才複出的,還說很甜、祝福兩人之類的。


看到蕭雅白跟別的男人的緋聞,以及一邊倒的評論,唐墨擎夜臉色陰沉駭人,猛地將手機摔在地上,機體瞬間支離破碎。


深吸了幾口氣,極力穩住自己的情緒。


“管家,拿支手機給我。”唐墨擎夜語氣冰寒命令。


“好的,三少爺稍等。”


管家態度恭敬應完,立刻轉身,快步走去庫房取一支嶄新的手機來。


很快,管家取來一支連包裝盒都還沒拆的新手機。


“三少爺,給。”


將手機遞到主子手裏,管家從摔得支離破碎的手機裏找出手機卡,遞給唐墨擎夜。


“跟二少爺說一聲,我去江城一趟,讓他先別回c市,幫我穩住北斯城這邊的局麵。”唐墨擎夜說完,轉身離開了家。


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司幕天趁虛而入。


原本他是不想讓她知道的,想安靜地處理好這邊的事,就回江城跟她繼續拍戲的,可熱搜一直壓不下去,這讓他隱隱感覺有人在幕後操控著一切。


小兔嫂子今天上午跟他說,雅白昨晚已經在網上看到新聞,知道北斯城這邊所發生的事了。


他想解釋,可偏偏顧川昨天弄壞了她的手機,一時聯係不上她。


隻好讓顧川趕去看她,結果遲了一步,司幕天帶走了她。


唐墨擎夜查了一下kr·c國際機場的航班,正好有一趟飛往江城的航班一個半小時後起飛,他立刻打電話給機場那邊的高管負責人,讓等他一會兒。


從唐家莊園趕到機場,花了一個小時。


登機之前,唐墨擎夜已經安排好了人盡快查出蕭雅白在哪間醫院。


北斯城到江城大概要飛三個小時,越往南,天氣越不好,出於安全考慮,不得不降慢飛行速度。


四個小時後,飛機進入江城領域上空。


結果廣播響起因為江城大暴雨而無法降落,而飛機燃料無法支撐飛回北斯城,迫降江城相鄰城市。


飛機上的乘客聽到這個消息,有的無奈歎氣,也有乘客罵罵咧咧說趕來江城辦急事的,如果在隔壁城市降落,就趕不及了,要求航空公司賠償損失之類的。


空乘工作人員隻能盡量安撫乘客們的情緒,給他們分析其中的利害關係。


頭等艙裏。


唐墨擎夜看著江城近在咫尺,卻因大暴雨而無法降落,心底愈發煩躁,臉色陰沉得幾乎能滴出墨來,卻又無可奈何。


雖說他非常心急,他是kr·c國際總裁,他可以命令機長在江城降落。


但是那樣做非常危險,他絕不會讓整架飛機的人跟他冒險。


深吸了一口氣,看了眼時間,已經下午六點多了。


在心底算了一下,江城飛到隔壁城市要四十分鍾,再從隔壁城市趕去江城,大概要兩個小時。


一下飛機,唐墨擎夜就聯係了江城那邊的人,結果卻被告知還沒有查到蕭雅白的下落。


豪門圈子裏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南司北唐,互不相犯’,司家是江城的第一豪門,在整個r國,也僅排在唐家之後。


兩個家族都是商界上的霸者,卻不是死對頭,兩個家族很默契地維持各自一方的商界經濟平衡。


而在江城,大部分醫院都是司家的,唐墨擎夜派出去的人即使表明了身份,也查不到蕭雅白的消息。


結束和下屬的通話之後,唐墨擎夜又打了個電話。


“唐墨總裁,別來無恙!”電話裏,司幕焱慵懶優雅的嗓音響起。


唐墨擎夜抬手往後梳了一下頭發,沒時間跟他廢話,直接開門見山質問,“司幕焱,蕭雅白再哪裏?”


“唐墨總裁,又不是我綁走蕭雅白的,你似乎問錯人了。”司幕焱低沉輕笑了下,從容優雅的語氣,簡直典型的貴公子形象。


“司幕天是你弟,他帶走的雅白,你怎麽可能不知道雅白的下落,我問你,她到底在哪裏?”唐墨擎夜見他要跟自己打太極,語氣陡然一沉,抓著手機的大掌收緊了幾分。


“幕天都二十七八了,他的事,哪有我這個做大哥插手的餘地。”司幕焱玩味兒地笑著,語氣卻無奈說道,“蕭小姐在司家的某家醫院,不過我可不敢過問蕭小姐的下落,萬一他暴走了,可是會弑兄的。”


“那行,要是被我找到了雅白,到時一個暴走,弄殘了司幕天,你可別怪我!”唐墨擎夜咬著牙發了狠警告道。


“唐墨擎夜,整個江城都知道我護短是出了名的,你要是敢傷了幕天,我這個司家家主就是傾盡一切,與你唐家為敵,也要替他報這個仇!”麵對他的威嚇,司幕焱也不遑讓,聲音陡然陰沉了下來。


停頓了一下,他又恢複了以往的翩翩優雅,“而且我敢保證,你若傷了幕天,小雅雅一定會恨你的;你喜歡蕭小姐,幕天也非蕭小姐不娶,你若真有本事,就憑自己本事查出蕭小姐的下落,別來威脅我。”


說完,不等唐墨擎夜再說話,便結束了通話。


唐墨擎夜從相鄰城市趕到江城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司家的醫院沒有登記蕭雅白住院的記錄,而且江城城市裏的監控,被人徹底抹除過,根本無法通過監控錄像查到司幕天帶蕭雅白去了哪家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