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07章 你怎麽會有這張照片?

“那個……雲相冊了解一下。”顧川弱弱地開口提醒。


現在很多手機都有雲相冊的,隻要登錄了手機賬號,照片會自動備份到雲相冊,就算手機丟了,也可以把照片找回來。


蕭雅白深吸一口氣,將怒火壓下,“那你還不快滾去給我買一支新的手機。”


“現在下著雨,雨停了再去行麽?”顧川望了眼帳篷外還下著雨,身子顫抖了一下,表示冷。


先拖著,等雨停了再繼續找借口拖延買手機的事,努力拖過今天再說。


蕭雅白看了眼外麵下著大雨,沒再堅持讓顧川去給她買手機,想著等傍晚收工了,回住處的路上,再順路買,不過暫時不買也沒事,反正她住處還有一部手機。


“你手機給我用一下。”她朝顧川伸出手。


“那個……我剛剛看電影,沒注意到流量沒了,一不小心就用錢看……欠費了。”顧川硬著頭皮繼續撒謊。


“你氣死我算了。”蕭雅白用力瞪了他一眼,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坐在一旁烤著火,將手中的薑湯喝掉,很快,便感覺身子暖烘烘的。


過了一會兒,蕭雅白換上一身幹的衣服,撐著司幕天借的那把傘,朝專門化妝的帳篷走去。


補好了妝,導演助手來告訴她,準備拍下一場戲。


這場雨戲是男二受傷昏倒在雨中,被女主認出,救回家中養傷的戲份,劇情延續到晚上,意味著要加班到晚上。


傍晚在劇組裏吃盒飯。


蕭雅白捧著盒飯湊近司幕天,淡笑解釋,“司少,能不能借一下手機?我手機壞了,我那二貨經紀人的手機欠費,我借手機發條動態,跟朋友說一聲手機壞了的事,以免他們聯係不到我,會擔心。”


“方華,把我手機拿來。”司幕天轉過頭命令經紀人。


等方華把手機遞給了蕭雅白,司幕天又補了句,“鎖屏密碼是233233。”


“謝謝。”蕭雅白立刻放下盒飯,解屏後看到手機桌麵那張照片,頓時僵住,無法思考。


司幕天像是沒注意到她的異樣,專心而優雅得吃著盒飯,喝著燙。


過了莫約半分鍾,蕭雅白才回過神來,目光緊盯著司幕天的臉,“司少,你……你怎麽會有這張照片?”


她的語氣有些顫抖,指著手機桌麵的照片問他。


司幕天臉色一僵,像是心中的秘密被發現了般。


遲疑了幾秒,才緩緩說道,“我小時候被司家的死對頭綁架,幾經輾轉落入人販子的手,後來被賣給了一戶人家,不過我那時已經有記憶了,記得司家的事,那戶人家見我養不熟,之後那對夫妻又有了自己的孩子,就開始虐待我了。”


“拿鐵鏈鎖著我,經常吃不飽,還逼著我做家務……後來被一福利院的女孩兒見了,她說她叫雅雅,我也沒問她姓名;有一段時間,雅雅經常偷偷給我帶吃的,還幫我逃離那戶人家,照片是我待在福利院那段時間拍的,後來司家的人找到了我,把我接走了。”


“從豪門小少爺被綁架,被人販子賣了,被虐待……我回到司家之後,心理就出了問題,家人把我送到國外治療,等我從國外回來之後,就找不到雅雅了。”


語氣停頓了一下,他問道,“你還有用手機麽?”


“不好意思,我還沒好,等一下……”蕭雅白深吸一口氣,收起了淚意,趕忙低下頭登陸微信賬號。


輸入賬號密碼的手是顫抖的,還輸入錯好幾次數字。


她沒想到司幕天竟然……竟然是她當年救的那個小男孩。


司家曆代在江城,她從小在北斯城長大的。


當年她十一歲,放學時見路過一戶人家,見那對夫妻在大罵孩子,還用鐵鏈鎖著那小男孩兒,那對夫婦見她偷聽,跑了出來想教訓她,她嚇得撒腿就跑。


第二天放學,又見那女人在罵那小男孩,逼他做家務。


第三天終於聽到那對夫妻說,那個小男孩是花錢買來的,可是養不熟,那女人又懷有孩子了。


她就鬼使神差將早餐的饅頭收起來,趁那對夫妻去上班,就偷偷翻牆進去,把饅頭塞給那小男孩兒吃。


那小男孩兒開始警惕心很重,經過了一個星期,她才得到他的信任。


得知他並不是北斯城人,是江城的,被人綁架,轉而被拐賣給了這對夫妻。


那小男孩兒比她小一歲,傲氣得很,她問他名字,可他就是不肯告訴她名字,隻讓自己叫他幕少爺,可她覺得他比自己小一歲,偏喜歡叫他小幕。


他不告訴自己姓名,她也不告訴他,自己的姓名;她比他大一歲,加上他被虐待得很瘦,便讓他叫自己雅姐姐,可他卻執意跟福利院其他人一樣叫她雅雅。


他被鐵鏈鎖著,她又要上學,又要避開那對夫妻,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在不驚動那對夫妻的情況下,將那根木柱子弄斷,把他救了出來,偷偷帶他回了福利院。


不管是賣還是買孩子,在r國都是重罪,那對夫妻見買回來的孩子丟了,也不敢報警,再加上那女人已經懷有孩子了,這事就不了了之。


小幕在福利院住了兩個多月,他的家人就找來了。


那天她去上學,並不在福利院。


沒來得及跟他道別。


收回了神,蕭雅白看到提示無法登錄,才想起自己設置了賬戶安全,要在陌生手機登錄,必須要好友給她發驗證碼。


她微信都登不上,也記不住其他人的手機號碼,怎麽發驗證碼?


有些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將手機還給了司幕天。


看著他神色淡淡接回手機,並沒有說什麽,她的心情突然變得有些複雜。


“對了,你怎麽突然問我這照片的事?”司幕天突然問道。


蕭雅白咬了咬唇,斂下眼眸。


“沒什麽,隻是第一眼看到,覺得很眼熟,就脫口而出問了。”她不看他,淡淡地解釋。


當年她放學回來,知道他被家人接走之後,怕他再落入虎口,就哭著去問院長,小幕的家在哪裏了?


院長讓她別問,以免傳出去,招來禍事。


小幕的家人讚助了福利院一筆錢,並且幫他們搬到更好的環境中去。


時間久了,那個小男孩兒的事就漸漸塵封在她的記憶深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