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2章 吵架了?還是冷戰?

在唐家吃了晚飯,唐聿城便和安小兔坐飛機回c市了。


深夜到了家。


兩人洗完澡後躺在床上,唐聿城緊緊地抱著她,“之前不是說要在爸媽那兒住幾天的嗎?怎麽又突然決定跟我回c市了?”


“因為我舍不得你一個人在c市,會因為過分想我而想得快瘋了啊。”安小兔自戀地笑著說道。


“真的?”他眼底閃過一抹激動光芒,唇角彎起。


“假的。”她笑哼了聲。


“反正我當真了。”他語氣偏執地說。


昨晚,她跟安年在她爸媽那兒住,他都整夜睡不著,曾無數次心生起去把她接回來的強烈念頭。


可想到答應了讓她在她爸媽那兒住幾天的,隻好拚命忍著。


睜眼到天亮,看著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到了下午,才迫不及待地以接安年回來為由,去了嶽父家,為的是看她一眼。


幸好她跟自己回來了,如果她真的要在她爸媽住幾天,他估計過不了兩天,就控製不住把她帶回來了。


“聿城,以後我哪兒也不去,就待在你身邊。”她仰起頭看他,突然說道。


唐聿城微怔了一下,頷首,“那你可用力記住了,出了我身邊,哪兒也不許去。”


“嗯。”


安小兔把臉埋在他的胸膛,聞著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氣,夾著若有似無的香煙味,心髒泛疼了起來。


他今天下午來接她和安年的時候,她就聞到他身上那股不算淡的煙味了。


翊笙猜測的果然沒錯,他並沒有恢複,他的反常和不對勁,隻是被他掩藏起來了而已。


“聿城……”


“嗯?怎麽了?”他輕問。


將她的發絲纏繞在指尖,不過她的頭發並不長,隻能纏繞幾圈,手指停止纏繞的動作,發絲便從他的指尖鬆散開了。


安小兔想了想,覺得時機不對,又把話咽了回去。


“困了。”她聲音輕柔,帶著一絲倦意。


“那睡覺吧,我也困了。”


他說完,便把房間的燈熄滅了。


昨晚一夜沒睡,此時她就在他懷裏,讓他感到格外安心。


******


接下來的日子,安小兔一直安分地待在家裏,規劃著她未來的事業。


雖說她手上有不少安氏集團的股份,又有唐聿城這座大金山,即使什麽都不做,她這輩子也不愁吃喝。


目前聿城的事情,再加上她身體還沒有徹底恢複,隻好待在家了。


但她並不喜歡一輩子都無所事事,閑得出鳥的生活。


所以,趁著在家無事,便先規劃著,等事情都解決了再說。


這天下午,安小兔突然想出喝下午茶,那間茶餐廳是她偶然間發現的,茶和點心都比較獨特、美味。


“管家,我出去逛個街。”


安小兔跟老管家打了招呼,見老管家沒有阻攔,便出門了。


茶餐廳裏


安小兔坐在靠窗的位置,傾斜的陽光透過玻璃照射進來,帶著暖意的淺金色光芒灑落在她身上。


她今天穿了一件很襯膚色的豆綠色大衣,襯得氣質愈發優雅溫柔。


點好餐後,過了好一會兒。


“這位小姐,我可以坐這裏麽?”一位從她一踏進茶餐廳就注意著她,身穿咖啡色條紋西裝,長相俊秀斯文的男人站在她麵前,溫笑晏晏詢問道。


看出是搭訕的,安小兔淡笑拒絕,“不好意思,我比較喜歡一個人坐,別處好像還有空的位子。”


這男人聽她這麽說,對她的好感又好了幾分,始於顏值,忠於人品大抵如此吧。


他還是在安小兔麵前坐了下來,笑道,“小姐,我發現你長得很像一個人。”


“哦。”安小兔態度冷淡了幾分。


“你不好奇我覺得你長得像誰麽?”男人問。


安小兔沉了下氣,直白地說,“先生,我比較喜歡高冷的男人,而且我已經有老公了,還有一個5歲的兒子。”


話音剛落——


“安安。”是翊笙的聲音。


安小兔轉過頭,見翊笙正朝自己這邊走來。


“我朋友來了。”她對那搭訕的男人說,潛台詞:你可以走了。


“安安,這你朋友?”


翊笙明知故問,目光淡漠地打量了一眼搭訕的那個男人。


那男人也不好再繼續厚著臉皮待下去,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訕訕起身離開了。


“怎麽突然想到叫我出來喝下午茶。”翊笙在她對麵坐了下來。


“一個人喝下午茶沒什麽意思,就順便叫你一聲了。”安小兔俏皮地笑了笑,解釋道,“前些日子發現的這個茶餐廳,茶點都很不錯的。”


也因為翊笙喜歡吃甜食,不過這個嗜好,一般人是不知道的。


為了維持他的形象,在外人麵前,他連看都不看一眼甜食。


“順便?”翊笙輕哼一聲,語氣間滿滿的縱容。


安小兔雙手捧著杯子,吹了吹滾燙的甜牛奶,喝了一小口,才說,“這幾天,聿城除了會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抽煙,其他的並沒有什麽不對勁的。”


翊笙頷首,沉思了一會兒,“等他下班了,你叫他來這兒接你吧。”


她抬眸看了翊笙一眼,過了幾秒,了然地點了下頭。


……


安小兔一出門,老管家就打了電話給唐聿城。


得知她獨自出門逛街的事,唐聿城腦海中一直浮現那個噩夢裏的畫麵。


他極力隱忍著想打電話給她,或者想去找她的強烈念頭,煙盒裏的煙抽了一根又一根。


進來報告工作的沈副官聞著滿辦公室的煙味,擺在辦公桌上的煙灰缸裏一堆煙頭。


“老大。”沈副官遲疑地喊了句。


“說。”唐聿城摁滅了手中的煙,冷道。


“有個私人問題不知該不該問,怕問了你回生氣。”沈副官小心翼翼試探道。


唐聿城冷眸掃了他一眼,“那就別問了。”


“……”沈副官愣了一下,最後還是不怕死地問了,“老大,你是不是……是不是跟兔嫂子吵架了?還是冷戰?”


他家老大不正常有一段時間了。


老大以前根本不抽煙的,前些日子還會到吸煙區抽煙,今天直接在辦公室抽煙了。


他也算是看著從結婚,走到今天的。


能讓老大這麽反常的人,除了兔嫂子,別無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