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1章 偽裝回以前的樣子

稍後,警告過傭人們後,唐聿城起身上了樓,回到房間。


輕步走到床前,看著睡得安穩的安小兔,他眼底的冷意褪去,染上點點溫柔。


“小兔,你到底想瞞著我做些什麽?”他的聲音很輕,在床邊坐下,伸出手想要撫上她的臉,在即將碰到她的時候,動作僵住了。


大掌握成拳頭,然後緩緩收回了手。


過了許久,他看了看時間,起身,離開了房間,去部隊上班了。


……


然後,到了第二天中午。


唐聿城一臉喜色回家,抱著安小兔轉了一圈,告訴她說工作上的難題解決了。


下午他們一起回北斯城唐家,唐聿城似乎又恢複了以前的樣子,讓人感覺他的反常仿佛就像一場夢。


第二天是星期六,在唐家吃過早餐,唐聿城便送她回安父安母家了,小安年也纏著要去外公外婆家住,其實主要還是想跟他媽咪在一起。


蕭雅白已經進《紅顏亂江山》劇組開始拍攝了,而有錢任性的唐墨擎夜則飾演劇中男主。


知道蕭雅白沒空,安小兔便在家陪父母,陪父母出去逛逛街什麽的。


晚上,待在唐家的唐聿城也隻是打了個電話給她,閑聊了一會兒,便掛電話了。


安小兔有些捉摸不透,向她母親借了手機,躲會了房間打電話給翊笙。


“喂,翊笙。”等電話接通,她頓了頓,在腦海中組織了一下語言,才說,“昨天中午,聿城從部隊回來,跟我說工作上的難題解決了,然後就又恢複了以往的樣子,沒有什麽不對勁了,昨晚回北斯城後,我跟他提了一下說想回我爸媽家住幾天,他也同意了。”


翊笙知道她想表達的是什麽,她想說唐聿城前些日子的反常和不對勁,可能就是因為工作上的事,如今工作的難題解決了,自然就恢複如常了。


不過翊笙卻不認為唐聿城的反常,是由於工作壓力大的原因。


想了想,翊笙語氣嚴肅地說,“安安,也許是他察覺到了,你已經發現他不對勁的事,才刻意偽裝回以前的樣子的。”


“……”安小兔的心頓時變得沉重了起來,說不出話。


是翊笙說的這樣麽?


“你想,如果是工作原因,但我跟他的工作又沒有什麽關聯,他沒必要把我當成敵人之類的。”翊笙不想打擊她,但卻不得不讓她認清現實。


他跟唐聿城認識好幾年了,實際接觸卻並不多,但不可否認那個男人心思縝密,沉穩內斂。


如果不是很嚴重的事,唐聿城絕對會把自己的不良情緒藏得很深,不讓別人察覺的。


安小兔沉默了好一會兒,吐了一口鬱氣,才說,“那我繼續觀察,看看他有沒有不對勁的地方。”


“如果可以的話,試試看能不能跟他敞開心扉談談,問他怎麽回事。”翊笙給她提了下建議。


聊了一會兒,聽到敲門聲。


安小兔掛了電話,並把通話記錄刪了,才走去開門。


看著兒子捧著一杯牛奶遞到自己麵前,小家夥唇邊還沾了一些牛奶漬,模樣很是可愛。


安小兔接過牛奶放到旁邊的桌子上,抽了張濕巾在小家夥麵前蹲下。


“偷吃不知到擦嘴的小饞貓。”她擦拭去小家夥嘴角的牛奶漬,打趣笑道。


小安年一點兒都不介意被取笑,‘啵唧’地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跟妹妹小暖暖相處久了,也漸漸感染了一點兒小萌寶愛撒嬌,會討人歡心的性子。


安小兔很開心兒子的轉變,她覺得小孩子就應該像個小孩子,童年無憂無慮的,而不是像個老成早熟的小老頭,高冷,不愛搭理人。


喝了牛奶,把杯子洗幹淨,母子倆一起刷牙洗臉,爬上床睡覺。


……


安小兔原本是打算在父母這兒住幾天的,不過想到翊笙的話,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小安年星期一要去幼兒園,星期天下午,唐聿城來接小安年回唐家,然後再回c市,而安小兔也跟著他回去了。


電梯裏,唐聿城忍不住將她緊緊抱在懷裏,低聲呢喃,“小兔,我好想你。”


“你……你放開我,安年看著呢。”安小兔推了推他,低聲提醒。


“媽咪,我還是個孩子,不會亂看的。”耳尖的小安年聽了她的話,默默轉過身,背著他們,站到電梯角落裏。


哎~他爸比和媽咪總是撒狗糧,秀恩愛;為了能有個妹妹,他這隻小單身奶狗不僅要配合他們,還要強行假裝看不到。


“聽到沒有?安年說不會亂看的。”他低笑了聲,輕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安小兔的臉蛋紅透了,咬了咬唇,用力瞪著他,“你再不鬆手,我可要生氣了。”


在兒子麵前,他也不知道收斂一點。


唐聿城把臉埋在她脖子間,深吸了一口氣,才若無其事地放開了她。


她對他哼了一聲,牽著小安年的手走出了電梯,他則緊步跟在她身旁,握住她的小手。


夾在中間的安小兔一隻手被大的握著,另一隻手則牽著小的。


“你拉著安年。”她沒好氣笑道。


覺得他們一家三口這隊形,跟手機信號似的。


“不。”唐聿城有些嫌棄地看了眼兒子,“兩個男人牽什麽手。”


“……”安小兔猝。


被爸比嫌棄了的小安年,故意用小小的雙手把玩著他媽咪的手,還挑釁地用力親了一下她的手背。


“唐安年,你敢再親一下我老婆試試?”唐聿城眸底燃起了怒火,二話不說就橫在中間,把母子倆隔開。


小安年哼了一聲,朝他媽咪拋了個飛吻。


見某人吃醋了,安小兔火上澆油,回了個飛吻給小安年。


這一大一小竟敢挑釁他的威嚴,身為r國小醋王的唐二爺能忍?


他一把將安小兔拽入懷裏,用力吻了一下她的唇。


小安年趕忙捂住眼睛,透過手指縫偷瞄著他爸比和媽咪,心忖:他爸比的占有欲也太強了,連兒子的醋都吃。


“你你……你……”安小兔‘你’了半天,氣惱罵了句,“臭流氓!”


然後牽著小安年,打開後座的車門,坐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