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8章 你以後離他遠些

不想讓唐聿城知道自己想問翊笙什麽事,安小兔隨便找了個話題閑聊,然後又問了一下小安年的情況。


大概聊了一個多小時,便回去了。


從翊笙那兒離開,唐聿城望著坐在駕駛座的安小兔,問,“小兔,你來找翊笙,想跟他說什麽?”


她起初是想跟翊笙去書房聊的,因為他的從中作梗,最後隻是閑聊了無關緊要的事。


“沒有啊,本來就是因為待在家有些無聊,才來找翊笙的,畢竟在c市,我就翊笙這一個比較好的朋友。”安小兔輕描淡寫地回答。


“你以後離他遠些。”唐聿城蹙著眉頭,臉色嚴肅而深沉,那警告的語氣,仿佛把翊笙當成敵人般。


安小兔張了張嘴,想到現在的他有些不對勁,話到舌尖又咽了回去。


見她不說話,也沒有反駁,唐聿城就當她是同意了。


回到了家。


安小兔想著找個機會給翊笙打電話的,無奈唐聿城一直跟在她身旁,她去哪兒,他就去哪兒。


“聿城,你今天沒去上班,沒有工作要處理麽?”她問身旁的男人。


“有,不過明天去部隊再處理也行,或者你待在書房陪我。”他說著,大掌捏了捏她柔軟的小手。


“……行吧。”安小兔猶豫了一秒,頷首答應了。


她現在還不明白這個男人到底怎麽了,原本想要去找翊笙商量的,結果他一直跟著,使得她根本沒有機會跟翊笙私下說話。


書房裏


唐聿城坐在辦公桌前處理公事,而安小兔則坐在一旁看書。


兩人沒什麽交流,氣氛安靜而溫馨。


不知過了多久。


唐聿城感覺太過於寂靜,抬起眼眸望向安小兔的方向,見她手上還拿著書,腦袋卻歪向一旁,睡著了。


以前他夜裏索求無度,她就養成了午睡的習慣;即使現在他夜裏忍著不碰她,午睡這個習慣依然沒有改。


他無聲輕笑了一下,從辦公椅站了起來,走到她的身邊。


動作輕柔地將她手中的書拿走,輕輕地放到一旁,凝視著她白嫩精致小臉的眼神帶著柔情和寵溺。


彎腰,輕吻了一下她的臉頰,然後在不驚動她的情況下,小心翼翼地將她抱起來。


離開書房,回了房間。


……


安小兔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某個男人懷裏。


“我不是在書房麽?”


她伸了個懶腰,又往唐聿城的懷裏鑽了鑽,覺得他懷裏特別溫暖,還有他身上淡淡的氣息讓人覺得特別舒服好聞。


“你在書房睡著了,我就抱你回來睡覺了。”他淡笑解釋道。


特別喜歡她像隻尋求溫暖的小貓兒般,往他懷裏鑽。


“那你呢?”她仰起頭看他。


“我啊……”他拉長了聲音,帶著打趣的笑意說,“我放你躺在床上的時候,你緊緊抓著我的衣服,我能怎麽辦?隻好舍身陪女子了。”


“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打你。”安小兔臉頰浮現一抹薄紅,伸手掐了一把他的腰。


“我沒有亂說。”他一本正經的語氣。


安小兔哼了一聲,看著他說話時會上下滑動的喉結,覺得很好玩。


然後抬起手,手指指腹撫著他的喉結,淺笑說道,“聿城,你說句話試試?”


“你想聽我說什麽?”對於她孩子氣的以免,他唇角帶起一絲無奈和寵溺。


因為她的手指貼著他的喉結,他說話時喉結滑動,她的柔軟指腹也隨之摩挲著他的喉結。


喉結是男人比較敏感的一個地方,有的人被觸摸,會覺得很癢,但有的人卻覺得很撩火,充滿濃濃的挑ll逗意味,而唐聿城無疑是屬於後者。


她的指腹上下摩挲著他的喉結,讓他感覺一股強烈酥麻電流直擊男人最重要的部位,尤其是這陣子他一直在禁欲,此時的身體就像是想要噴湧的火山般,熱血沸騰。


安小兔像是發現新玩具般,注意力全落在他的喉結上,覺得很有趣,因此沒發現他的異樣。


“說什麽都可以啊,比如說些誇我的話。”她有些自戀地笑道。


“比如?”他不恥下問。


抓住她的手腕,若讓她再繼續撩撥他,等會兒他會忍不住失控,變身為狼吃掉她的。


“唐聿城!”安小兔有些氣惱喊了聲,“難道我在你眼裏就沒有任何優點麽?你把我的優點放大十倍說出來,就是誇我了。”


一隻手被他抓著,她便用另一隻手,繼續伸向他的喉結。


“哦。”他了然地應了句,由側躺改為躺平,不讓她繼續火上澆油了。


安小兔跟著爬了過來,像個小孩子般,整個人都趴在他身上,把臉枕在他的肩上,小手繼續不安分的逗弄他的喉結。


“哦什麽?快說。”


想到兩人這種姿勢,彼此的身體還緊貼著,唐聿城的身體就繃得緊緊的,呼吸變得灼熱了起來,不敢讓她發現自己的異樣,他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氣息。


他語氣如常,娓娓道來,“小兔很溫柔,很聽話,長得很好看,很會做飯,很有學識,還有……優點太多了,上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反正我家小兔是最好的,全世界誰都不及你。”


“聿城,你什麽時候學得這麽貧嘴了。”安小兔笑著說道,對他的表現很滿意。


“你剛才教我的。”他語氣壓抑,抓住她的另一隻手。


“你怎麽又抓著我的手,我隻是覺得你喉結挺好玩的。”她有些不滿地說道。


聽罷,他鬆開了她的手,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你你你……你幹嘛?”安小兔嚇得大驚失色,趕忙警告,“我的身體才痊愈,你發過誓的,不會再碰我的。”


“我沒有要碰你,隻是……”他身下的有個地方壓了壓她,“感覺到了沒有,這是你玩起來的火,你確定還要繼續玩?”


“我……我才沒有。”安小兔的小臉爆紅,僵著身體不敢亂動。


明顯感覺到他的那個啥,不偏不倚地壓著她那裏。


雖然兩人都穿著衣服,但這個姿勢也實在是太……太那啥了。


他俯下了身,在她耳邊問,“那現在還想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