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5章 要他發誓

聽著他低聲下氣地認出,求和,安小兔忍不住紅了眼眶,咬著顫抖的唇瓣,還是沒有說話。


“你不想跟我說話,就不說,我不逼你,你別哭。”唐聿城擦去她眼角滑落的淚水,嗓音輕柔而壓抑。


安小兔一下子把臉埋在他的胸膛,雙手緊緊抓住他胸前的睡衣。


“唐聿城你好討厭!”她大哭道。


“好,我討厭,你不哭了。”他撫著她的背,安撫道。


她繼續哭著宣泄心中的恐懼和委屈,“你昨晚好可怕,我明明說了不要,可你還強迫我嗚嗚……還那麽粗暴,我明明很累了,你還折騰我一晚,我當時還害怕地以為你要折騰死我,以為自己撐不下去了……”


他拍撫她背的動作僵了一下,一股疼痛在心髒炸開。


原來她以為……她會死在自己身下麽?


難怪她如此抗拒自己的觸碰和靠近。


“對不起……小兔對不起,我以後不會那樣了,真的。”想到自己竟然讓她感覺到死亡的恐懼,他的心就泛疼得厲害,疼得幾乎被奪去呼吸。


安小兔哭了一會兒,才消停了些,抽咽著說,“你發誓以後再也不碰我了,我就原諒你。”


“……”唐聿城。


她是他的命,不讓他碰她,跟要了他半條命沒兩樣。


見他沉默不語,安小兔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


唐聿城沉思了一小會兒,才嚴肅地答應了,“好,我唐聿城發誓以後都不會碰你了,如果有違此誓,不得好死……”


話落,‘啪’的一聲,安小兔氣急得打了他一耳光,不太用力。


“混蛋!誰要你發這麽毒的誓。”她眼眶泛著淚水瞪他,說道,“剛才發的誓不算,你重新發誓,就說如果你違背誓言,就一輩子都硬不起來,硬起來也是三秒。”


唐聿城臉色黑了黑,什麽叫最毒婦人心,他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一輩子硬不起來,就算硬起來也是三秒?這對男人來說,絕對是恥辱,還不如殺了他。


“快說!”安小兔揪住他的睡衣,“你不發誓,以後我再也不跟你說話了。”


“……好,我說。我發誓我唐聿城以後絕對不會再碰你,如果違背誓言,就……”後麵違背誓言的懲罰,他怎麽也說不出口。


“就什麽?”她催促。


“後麵的就說了好不好?你懂我也懂就可以了。”他將她揪著自己睡衣的小手包裹在掌心中。


“唐聿城,我身體還傷著,你果然還想著折騰我。”安小兔抽回了手,哼了一聲,神色黯然了下來,“算了,如果你想要,就算我抵抗,也抵抗不了。”


唐聿城聽她又提到昨晚的事,立刻沒了脾氣。


“你別生氣了,我發誓,我唐聿城以後不會再碰你,如果違背誓言,就一輩子硬不起來,就算硬起來也是三秒,好不好?”他認真地說著,再次抓住她的小手。


安小兔哼了一聲,“我知道發誓這種事,一點兒都不靈驗,但如果你敢硬上,我就讓翊笙給我一點兒毒,把你毒萎了,哼!”


“好。”他曲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隻要她一直安好地在他身邊,她想怎樣,他都依她。


把話說開了,心中的委屈和恐懼也發泄殆盡了,安小兔抬起頭,白嫩的小手撫上他的臉頰。


“剛才打疼了麽?”


聽他發那樣的毒誓,她一時不知該如何阻止,就不經大腦地打了他耳光。


“不疼。”唐聿城抓住她的小手,吻了一下她的手心,“你身體好些了沒有?”


今天早上,停了下來之後,看到她大腿內側的血跡,才驚覺自己把她弄傷了。


聞言,安小兔的耳根立刻紅了,低下頭不說話。


“我抱你去洗個澡,洗完了澡,給你上藥。”他邊說,從床上坐了起來。


她嚇得立刻拒絕,“我不要洗澡,我晚上吃了飯再洗。”


雖說他們連孩子都生了,可是……讓他給自己那裏上藥,她根本沒辦法在清醒的時候,讓他看到、還觸碰自己那裏。


“好。”唐聿城對她千依百順。


“你怎麽沒有去部隊?”她看了眼時間,發現還不到五點。


“把你惹生氣了,我去了部隊也沒法安心工作,就請半天假了。”他扯了個謊。


沒辦法如實跟她說是因為受那個噩夢的影響,看不到她,覺得心裏不安,才沒有去部隊的。


見他這樣說,安小兔沒說話了。


“小兔,以後不準再一聲不吭跑掉。你想去哪兒,告訴我,我陪你去;你下次若是再突然逃離我身邊,我……我可能會……可能會瘋了的,會控製不住像昨晚那樣對你。”他語氣極壓抑地說。


“我隻是回北斯城唐家而已,又不是去什麽陌生的地方。”她說道。


“那也不行!你想去哪兒,必須有我跟著。”唐聿城的語氣無比的霸道,帶著一絲偏執的占有欲。


“我上個洗手間,是不是也必須有你跟著?”安小兔故意挑他話裏的毛病。


“如果你允許的話,我沒意見。”他故意輕笑了一下。


這個可惡的男人!安小兔咬牙。


“我隻是回北斯城休息幾天而已,你這陣子老是那麽用力折騰我,我吃不消。”


“那我以後不折騰你了,你也不許擅自逃離我身邊。”他鄭重承諾。


他以往顧忌著她的身體,一星期才三次;自從做了那個噩夢之後,他就無法控製自己,才會用那種方法跟她一起度過黑夜。


可即使這樣,依然逃不過那個噩夢。


隻要他一入睡,就會做噩夢,即使她在身邊,也如此。


如今聽她說起這事,才猛然回神,她的身體根本承受他每夜晚上,徹夜不停的折騰。


“真的?”她抬眸望著他。


“真的,你乖乖呆在我身邊。”他抬手將她頰邊的發絲勾到耳後。


“好。”安小兔想都沒想就滿口答應了。


不管她去哪兒,其實最想待在的地方,還是他的身邊。


她讓他發誓以後不許再碰她了,隻是暫時的而已,怎麽可能真的一輩子都不讓他碰。


畢竟他的戰鬥力太可怕了,她吃不消。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