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4章 那個噩夢

唐聿城強勢地將她拉入懷裏,低聲說道,“別怕,我隻是單純想抱你而已。”


安小兔的身體還疼著,力氣也不如他,知道自己掙不脫他的禁錮,隻好僵著身體,一動也不敢動。


其實她並不困,尤其是剛吃過東西,根本睡不著。


隻是想躲著他而已。


過了一會兒,感覺被子下,唐聿城的大掌探向自己腹部,安小兔嚇得全身倏地緊繃了起來。


她轉過身,用力推開他,“唐聿城你剛剛才說不會碰我的。”


“小兔,你剛吃飽,我隻是想幫你揉一下肚子,比較容易消食。”他放柔了語氣解釋。


想到他現在隻是單純觸碰一下她,她就反應如此激烈,唐聿城心底就掩不住的苦澀,這都是他昨晚失控,嚇到她,也傷到了她的後果,怨不得誰。


“不要,你別動我,我要睡覺了。”安小兔聲音冷了下來,把他的大掌從自己腹部上移開。


“……好,我不動你。”


唐聿城深吸一口氣,把她的身子轉過來麵對著自己,閉上眼睛,將她牢牢擁在懷中。


過了很久。


直到感覺她已經睡沉了,他看了一眼時間,動作無比輕柔地放開了她。


突然的放鬆感,讓睡夢的安小兔覺得有些不踏實,雙手往前抓了一下,正好抓住唐聿城胸前的衣服,小手捏了捏,抓緊了幾分。


唐聿城看著她因自己退離而皺起的眉,在抓住自己衣服之後,眉頭緩緩舒展開,他原本如在冰窟裏的心一下子熱了起來,唇角勾起一彎弧度。


這是不是代表,即使她生他的氣,不願跟他說話,可她卻不會離開他的。


壓了壓心底的情緒,他緩緩抬起手,雖然不舍,卻還是把她抓住自己衣服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開。


如果不是下午有個會議需要他主持,他絕對會請半天假,陪她睡個午覺。


稍後,他走下床,小心翼翼地幫安小兔把被子蓋好,離開房間。


樓下大廳


老管家見自家主子走下樓,立刻將衣架上的大衣取下來,雙手奉著遞到他麵前。


“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二少夫人離開別墅半步,聽到沒有?”唐聿城接過大衣,動作如行雲流水般,順暢利落地穿到了身上。


“好的,先生!”老管家低著頭恭敬回答。


想到昨天他家主子一下班,得知二少夫人回了北斯城,就立刻追回北斯城,連夜把二少夫人逮回來的事,昨晚先生回來的時候,臉色就不是很好。


忍不住有些憂心:難道先生跟二少夫人鬧得很厲害?


可是看著又不像,剛才先生還把飯菜端上去,跟二少夫人一起吃午飯,如今先生又說不允許二少夫人出門,連踏出別墅一步都不許……


別墅外


唐聿城閉著眼睛坐在車上,莫約過了半分鍾,他緩緩睜開眼睛,從儲物格拿了包煙出來。


抽出一根煙,點燃,吞雲吐霧。


白色煙霧籠罩在他的英俊陰鬱麵龐上,忽隱忽現的朦朧,讓人看不清他的情緒。


不知想起了什麽,他突然被嗆了一下,猛地咳嗽了幾下。


等他把煙掐滅,額頭卻冒了一層冷汗,連氣息也變得紊亂了。


深吸幾口氣,穩了穩心神,他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讓人代替他主持下午的會議。


結束通話,將手機收好起來,他推開車門走下車。


屋裏


老管家看到主子回來,立刻問,“先生,是忘了拿什麽東西嗎?”


“不,隻是請個假。”唐聿城冷淡地解釋了句,將脫下來的大衣交給老管家,快步上了樓。


回到房間,看著睡著的安小兔,他頓時舒了一口氣。


將身上的衣服換成了睡衣,然後在安小兔身旁躺下,把她擁入懷裏。


不安的心瞬間安定了下來。


閉上眼睛,一些支離破碎卻無比殘忍的畫麵湧入腦海中。


半個月前的一次行動,一個黑道的綁架頭目綁架了企業千金,他負責指揮營救,那黑道頭目非常偏激,也很敏感,一發現企業老總竟然報了警,還驚動軍方的人,根本不給談判的機會,就引爆了身上的炸藥,和那企業千金同歸於盡。


自從那天之後,他就開始做噩夢,晚上都夢到黑道頭目變成了毒販,他看不清那個人的臉,卻夢到那個企業千金變成了小兔……


然而夢裏的結局,和那企業千金的最終結局是一樣的。


夢裏他明明殺了那毒販,卻救不了小兔,眼睜睜看著她在炸藥中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場……


那個夢境給他的感覺無比真實,每次夢到那爆炸的那個畫麵,他就會立刻從夢中驚醒,心髒撕裂般的疼,每次都疼得他幾乎窒息。


清醒時,看到她安恬地躺在自己身旁熟睡,他極度恐慌的心才稍微安定了些。


聽說他四年多前是‘梟狼’特種部隊的領袖,主攻剿毒,很多毒梟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聽說,她四年多前回失蹤,也是受他牽連。


還聽翊笙說,她……


如果隻是一場夢,他的反應不會那麽大,可每天晚上都夢到她粉身碎骨的結局,他很難不在意,也害怕曾經他得罪過的毒梟,會報複到她身上。


他害怕如果噩夢真的現實發生了,他估計會徹底瘋掉的。


緊緊咬著薄唇,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那份恐慌,將懷中的安小兔抱得更緊了。


昨天下午得知她一個人跑回了北斯城,他又恐慌又生氣,怕她會出什麽事,又氣她竟然不跟他說一聲,就偷偷跑了回北斯城。


即使把她逮回了這裏,失控之下傷了她,他也不後悔。


寧可她再怎麽氣他,不跟他說話,他也不想有一絲失去她的危險。


……


安小兔醒來時,發現自己被抱著,抬起頭,看到唐聿城緩緩睜開了眼眸,對上自己的視線。


她立刻移開了視線,抿著唇不說話。


“小兔……”唐聿城輕喊了一句。


她還是不說話,他把她的臉給掰正過來,麵對自己。


“對不起,昨晚是我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傷了你,你氣我,我承受著,可別不跟我說話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