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3章 她害怕他

一整夜。


安小兔不知道自己因承受不住唐聿城的掠奪,昏過去多少次。


到後來,她的腦袋一片空白,連哭著求饒都喊不出來了。


晨陽升起。


唐聿城才停了下來,汗水順著他的臉頰滑落到下巴,滴在安小兔的臉頰上。


看她緊閉著雙眼,皺起眉頭,眼角還掛著淚珠。


他低頭,吻去她眼角的淚。


然後,從她的身體抽身出來。


翻身下了床,彎身想將她抱起,才發現她的大腿內側沾了點點血跡,連床單上也有,不過不多。


他的心髒狠狠抽痛了一下,然後把她給抱了起來。


吻了一下她微腫的唇,帶著濃重占有欲對昏睡的她說,“下回不許再逃離我身邊了,兔子。”


將彼此清洗幹淨後,唐聿城換了個新的床單,才把安小兔安頓好,給她傷處上了藥。


看了眼時間,起身走到衣櫃前,拿出一套整潔幹淨的軍裝。


換上,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停頓了一下腳步,回頭。


看著床上沉睡的安小兔好一會兒,才輕輕把門關上。


……


中午


安小兔是被人叫醒的。


她睜開眼看到是唐聿城,眼底閃過一抹害怕。


想起昨晚的事,她當時以為自己要被這個處於盛怒的男人給弄死了。


想起那時怎麽向他求饒都沒用,他就像個惡魔,無情地侵略,她就忍不住害怕。


突然發現,他變得讓她感覺很陌生,很不安。


抿緊了唇瓣,安小兔把臉撇向一旁不看他,想翻身背對著他,卻發現隻是輕微動一下,全身都無比酸痛。


尤其是那個地方,也疼。


“小兔,起床吃飯了,吃過了午飯再補眠。”唐聿城單膝跪在床邊,想將她抱起來,抱她去浴室梳洗。


“不要,你別碰我。”安小兔激動地抗拒他的靠近。


他遲疑了一下,才說道,“……那你自己起來。”


“不要!我現在不想看到你。”安小兔大喊了一聲,忍著全身疼痛,拉上被子,像一顆蠶蛹般,將自己緊緊裹在被子裏。


這個男人以前不是這樣的,以前如果她真的不願意,他絕對不會強迫她。


可昨晚她明明不願意做那事的,可他卻不理會她的意願,像個惡魔般,讓她無法反抗,而且還那麽粗暴。


唐聿城全身一僵,聽著被子裏傳出細細的抽泣聲,猶如鞭子打在他的心上,一抽一抽的疼。


過了幾秒。


“還很疼麽?”他把她從床上扶起,強行把被子拉了下來,露出一顆小腦袋,讓她能順暢呼吸,“我再給你上些藥好不好?”


安小兔藏在被子底下的雙手抬起,把被子拱高,低頭,把臉埋在被子裏不肯說話。


“對不起……”他也知道自己昨晚失控了,還傷了她。


“你放開我,我不想跟你說話,我要睡覺了。”她語氣冷冷地道。


他雙手抱緊了她,霸道地說,“先吃了飯再睡。”


安小兔沉默,不說話。


唐聿城剛把裹在她身上的被子拿開,安小兔就立刻撲上去,緊緊抱住被子,不肯讓他得逞。


“我不想吃飯。”她趴在床上,哽咽說道。


他看著她的背影沉默了一會兒,起身,離開了房間。


安小兔趴著抽泣了兩三分鍾,連動都懶得動一下,就這樣趴著打算繼續睡了。


過了好一會兒,等唐聿城再次回到房間,看到安小兔像個小孩子似的,雙手抱住被子,臉上淚痕未幹,雙眼緊閉著趴在床上。


他把飯菜放在一旁的桌上,把昏昏欲睡的安小兔給扶了起來。


“小兔,先吃了午飯再睡。”他知道她並沒有睡著,隻是在裝睡而已。


然而安小兔沒有給他任何回應。


唐聿城沉了下氣,把她給抱了起來,朝浴室走去。


“站著,小兔。”他對著軟綿綿癱在自己身上,還在裝睡的安小兔說道。


安小兔則像真的睡著了般,他若不扶著她,她就要倒下了。


軟的沒用,唐聿城隻好威脅說,“你再這樣,信不信等會兒惹我生氣了,我又對你亂來了。”


安小兔嚇得立刻睜開眼睛,冷著臉推開他,站直了身體,開始動手刷牙洗臉。


唐聿城站在浴室門外等著她,等了一會兒,見她從浴室裏走出來,立刻上前一步,牽住她的小手。


“我讓廚師做了你喜歡吃的菜。”他溫軟的語氣帶著討好。


安小兔依然不跟他說話,每走一步,全身都覺得疼,尤其是那個地方,這讓她很難不想起昨晚他強行對自己做的事,以及他失控的粗暴。


走到小圓桌前坐下,拿起碗筷吃飯。


即使是她喜歡吃的菜,她卻猶似味如嚼蠟。


“小兔,你別不說話。”她冷漠的態度讓唐聿城感到不安。


安小兔將口中的食物咽下,才說,“我想回北斯城。”


“不準!”唐聿城幹淨利落、毫不猶豫地否決了,冰沉著臉說道,“我在哪兒,你就得在哪兒,哪裏也不許去。”


大概也能猜到他的回答,現在聽了他的話,安小兔不說話了,繼續默默吃飯。


“星期五我們再一起回去。”唐聿城聲音放柔和了下來。


她不說話,他又繼續說,“小兔,我過些日子,抽出幾天時間,陪你去旅遊好不好?你想去哪裏?”


唐聿城跟她說了一會兒的話,她都不吭聲,他就沒再說了。


吃完了午飯,唐聿城把碗筷收拾好拿到門口,叫來傭人把碗筷端下去。


“小兔,剛吃完飯就躺下不好,我帶你出去走走,消消食再回來睡覺。”他坐在床邊,對藏在被窩裏的安小兔說道。


“我身體不舒服,不想走。”她說完這句話,被子一拉,把自己藏在被子裏。


唐聿城噎了一下,想起自己昨晚的暴行,說不出話來了。


他抬手看了眼時間,脫掉鞋子,在她身旁躺了下來。


發現他在自己旁邊躺下,安小兔抓著被子的手緊了緊,莫名地就想起了昨晚的事,忍不住感到害怕。


“你……你別過來。”她聲音有些顫抖,費力地往旁邊挪了挪。


她現在和他待在一張床上,就會莫名恐懼。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