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6章 隱婚?

很久之後,唐墨擎夜停了下來,離開她的唇,手臂支撐著沙發,居高臨下看著躺在沙發上的蕭雅白……


她臉頰緋紅,眼神迷離,唇瓣微啟喘著氣,很明顯還沒有從剛才那個吻中回過神來。


“雅白,跟你商量個事兒。”他附在她耳邊,盡量用魅惑人心的語氣說道。


他的話蕭雅白的理智回籠了幾分,抬手推了下他的肩。


“你先起開。”


“昨天在kr·c國際娛樂公司發生的事,我回唐家後想了很久。”他沒理會她的話,繼續說,“我們結婚吧,等我們結了婚,以後就沒有人敢說小暖暖的出身問題了,好不好?”


“……”蕭雅白蒙了幾秒,仿佛聽到了特別驚悚的事般。


結、結婚?


過了半晌:


她皺著眉拒絕道,“不要,太草率了,萬一以後我們相處不來,離婚了,那樣對小暖暖傷害更大。”


父母是孩子人生中的一個任老師,父母的婚姻如果不好,極可能給孩子造成很大的心理陰影,甚至影響到未來擇偶。


小暖暖現在還小,她寧可暫時保持現狀。


目前她隻是試著和他在一起,如果她以後有了想和他長久在一起的念頭,到時候再說。


“我們隱婚,怎樣?”他繼續誘哄說道,“我們可以先領證,然後依然像現在這樣處著,等以後如果我們發現彼此不合適,再悄悄離婚,這樣誰也不知道;如果以後你認為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我們再公開結婚的事,我會補給你一個盛大婚禮。”


像是怕她會拒絕,他繼續遊說,“我是小暖暖的爹地,這事就算外界那些普通人不知道,但在上流圈子裏,是瞞不了多久的;我們要是沒結婚,豪門圈子裏的人肯定會私下討論小暖暖會不會是私生女之類的,如果讓那些人知道小暖暖的撫養權在你手裏,可能會傳得更難聽。”


“雅白,你為小暖暖著想,我何嚐不為小暖暖著想;如果我跟你領了證,那小暖暖就不再是未婚生子了,她是唐家名正言順的掌上明珠,也沒有人再質疑她的身世了。”


蕭雅白聽完他這番話,咬了咬唇,陷入了沉思。


想起昨天,李助理說的那番不堪入耳的話,她扔忍不住心生怒火。


如果李助理知道小暖暖是有父親的,還是他,就不會把小暖暖說得那麽不堪了。


看出她已經動搖了,唐墨擎夜繼續努力說服她:


“你放心,隻是隱婚而已,對你沒有任何損失,等我們結了婚,你要是再遇到類似事情,可以光明正大,理直氣壯地反擊說小暖暖的父親是我,如果對方敢質疑,就把結婚證甩他們臉上。”


“……”


後來,經過唐墨擎夜的耐心誘哄,有理有據分析。


蕭雅白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覺得他提出的‘隱婚’提議似乎很不錯,但又隱隱覺得好像哪裏不太對勁。


最後,她像是被傳ll銷洗腦了般,腦袋迷迷糊糊的,就拿著戶口本,跟唐墨擎夜跑去民政局領證了。


出了民政局。


看著手裏的紅本本,蕭雅白還有點兒反應不過來。


而唐墨擎夜則是笑容滿麵,掩不住的春風得意,甚至激動地親了一下他的那本結婚證。


老婆終於拐到手了!


以後他也是有老婆的人了。


他們說談重要的事之前,先對她一頓狂吻,吻得她沒辦法思考,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果然,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你說我們隱婚?”蕭雅白皺了皺眉頭,問他。


他笑著頷首,“對,隱婚,等你想對外界公布了,再公布我們結婚的事。”


蕭雅白又沉默了一會兒,回想著他之前說過的話。


半晌後:


“唐墨擎夜你這個混蛋算計我。”她怒吼著揪住他的衣領。


“老婆,我什麽時候算計你了?我怎麽敢算計你。”唐墨擎夜一臉的迷茫和無辜。


“你繼續裝死試試?”蕭雅白雙眼噴火瞪著他,咬牙切齒說,“如果以後有人議論小暖暖的出身,或者說小暖暖是你的私生女的話,如果我要反擊,必須把我和你已經領證的事說出來,才壓得住他們,說好的隱婚呢?那還隱個屁婚啊。”


這混蛋,居然敢忽悠她。


“那就不隱婚了。”他從容淡定地說。


反正證已經領了,她蕭雅白從今天開始,就是他唐墨擎夜的老婆了。


“離婚!立刻離婚。”


她氣怒說完,就拽著他往民政局的方向走去。


“離什麽婚?我們唐家曆代傳下來的家規,一旦結婚了,隻有喪偶,沒有離婚的。”他終於露出腹黑狡詐的真麵目。


“你剛才說以後如果相處不來,再離婚也可以的。”她咬牙切齒瞪著他。


“老婆,我隨口說說而已,你聽聽就好,別當真。”他摟著她,溫笑說道。


“……”


蕭雅白氣得差點兒兩眼一黑,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這個死腹黑!


“唐墨擎夜你這個騙子,你不離婚,我就把結婚證給撕了。”


她剛打算把結婚證給撕了,就被他一把給搶奪了過去。


“剛領證就離婚,不好。”他安撫著她的怒氣,承諾道,“我們暫時隱婚,為期一年,如果一年之後,你還是不想和我再一起,那我們就離婚;如果一年之後,你覺得我能夠做你老公,那我們就公布結婚的消息。”


昨天她才試著願意接受她。


今天就跟自己領證了。


他相信不用一年,她絕對會心甘情願跟自已在一起一輩子的。


畢竟他們說女人很好哄的,隻要一直對她好,寵著她,讓著她就行了。


“你這騙子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會再相信了。”她咬牙怒哼了一聲,用力地踩著腳步離開。


嚴重懷疑他在她家的時候,是不是給她使了迷魂咒。


“隱婚隻是多了一本證而已,你依然住在你那裏,不會有任何改變。”他跟了上去,拉住她的手腕,“等會兒我讓人擬個協議,白紙黑字,簽字畫押就生效,如果一年之後你還不肯接受我,到時再離婚。”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