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5章 我想吻你

吃過晚飯。


兩個小家夥又玩了好一會兒,最後洗了澡,唐墨擎夜才送兩個小家夥回唐家。


“我回去了。”他一手抱著困得睜不開眼睛的小暖暖,另一隻手牽著小安年。


“開車慢點兒,注意安全。”蕭雅白站在門口,叮囑道。


“知道了,唐墨少夫人,晚安!”即使要回去了,唐墨擎夜也一點兒都不放過占她便宜的機會。


“不許那樣叫我。”她嚴肅地糾正他的稱呼。


“反正你遲早會是我老婆的,隻是提前練習一下。”


“趕緊滾!”


她臉頰薄紅,惱羞成怒罵了句,隨手把門給甩關上了。


門外。


唐墨擎夜看了看緊閉的門扉,想起他們說過的一句話——她隻是看了他一眼,他就已經腦海中連孩子叫什麽都想好了。


嗯,很對。


她今天才試著接受他,他就已經迫不及待想讓她成為他的人了。


甚至連婚禮都想好了,以及婚後在生幾個孩子的事……


回到唐家莊園。


將小暖暖安頓好,他打了個電話給顧川,問了一下林翩翩和李助理的情況,得知林翩翩‘管教’了李助理之後,已經把李助理給解雇了。


至於林翩翩,他暫時還不打算動她,先留著。


如果林翩翩經過這次的教訓,還不安分守己的,那就不能怪他了。


用手機刷了會兒微博,看到昨晚小暖暖被曝光的風波基本平息了,仿佛什麽事也沒發生般。


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麽,他深邃的眸子略過一絲腹黑和狡詐……


******


第二天早上


蕭雅白剛做好早餐,門鈴聲就響了起來。


她走去給唐墨擎夜開了門,剛轉身,就被他一把拉住。


唐墨擎夜的手臂霸道地摟住她的腰,把她禁錮在懷裏,溫聲說道,“雅白,你把你房子的鑰匙給我,以後就不用每次那麽麻煩給我開門了。”


“醜拒。”她毫不猶豫拒絕。


心底暗哼:又想忽悠她引狼入室。


“你說我醜?”他臉上的淡笑僵了一下。


“你放開我,我要吃早餐了。”她掙紮著要推開他。


唐墨擎夜沉默了一下,想到等會兒吃了早餐還有很重要的事,隻好放開了她。


在他來之前,就打電話告訴她,要來她這兒吃早餐。


所以,蕭雅白做的是兩人份的早餐。


如果問唐墨擎夜現在最喜歡的事是什麽?


他絕對會毫不猶豫回答,在她家跟她一起吃早餐,沒有任何人打擾,小暖暖也不在,即使彼此不說話,他心底也覺得特別滿足。


等吃了早餐。


兩人簡單地漱了下口,準備出門的時候。


唐墨擎夜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把她壓在門邊的牆上。


“你、你幹嘛?”蕭雅白語氣有些慌亂,後背緊貼著牆壁。


其實從看到他出現的那一刻,她就覺得這個男人今天似乎有點兒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哪兒不對勁。


此時,他的行為證實了她的猜想。


他低下頭,嗓音低沉性感地在她耳邊說道,“雅白,我想吻你。”


“你敢!”


她心髒猛地一跳,雙手趕忙捂住了嘴巴,看著他的目光充滿了警惕防備之意。


“那就試試我敢不敢?”


唐墨擎夜眼底掠過一抹危險炙熱,身體迅速壓了上去,輕易地將她捂住嘴巴的雙手固定在頭頂,大掌扣住她的後腦,


低頭,薄唇頃刻間覆上了她的柔嫩唇瓣。


蕭雅白的腦袋轟然空白了幾秒,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真的強吻了自己。


回過神,發現自己被他壓在牆上,彼此的身體緊貼,極為親密曖昧,她甚至隔著衣服都能感覺到他的燙人體溫。


而且,她似乎感覺到他身上有什麽東西戳到自己了。


等她意識到那東西是什麽之後,臉頰一下子發燙得快冒煙了。


害怕他等會兒要獸ll性——大發,情況變得無法控製,她慌亂地掙紮了起來,企圖脫離他的掌控。


“別亂動。”唐墨擎夜壓抑地咬著牙,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根和脖子上,“否則等會兒去不了拍攝,可別怪我。”


“你……你放開我。”


蕭雅白撇開了潮紅的臉,無奈雙手還被他固定在頭頂的牆壁上,根本無法推開他。


“戀人之間接吻是很正常的,你要試著接受,學會接吻,不許我一吻你就一味地反抗或者拒絕。”他輕咬了一下她的耳垂,隨即吻上她白嫩的脖子,放開了她的雙手。


像一個老師在認真地教導學生般,溫聲說道,“用你的雙手勾住我的脖子。”


“不要。”她紅著臉拒絕,不敢看他。


“昨天還讓我教你,要怎樣才可以喜歡上我,你看,我現在教你,你都不配合的。”他邊歎了一口氣說著,動手把她的雙手搭在他的肩上,“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以後就慢慢習慣了。”


蕭雅白覺得自己昨天肯定是腦抽了,才會說出那什麽‘讓他教她如何喜歡上他’這種話來。


她的雙手被迫搭在他的肩上,卻紅著臉,低頭不敢看他。


心跳很快,很激烈,她甚至能清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專屬於他的氣息將她重重包圍,每一次呼吸,都將他身上散發的清冽好聞又很淡的香水香氣吸進肺腑內。


他的氣息仿佛帶著一股魔力,讓她無法抗拒,連思緒也變得遲鈍了起來。


然後,他再一次吻上了她。


“嘴巴張開,不要緊閉著,這樣我沒法更深入地吻你。”他的低沉輕柔嗓音非常容易蠱惑人心。


“我、我不要學了,你放開我。”


蕭雅白雙腿有些發軟,臉頰紅透了,雙手無力地推了推他的胸膛。


“不行,不想學也得學。”


他霸道地說完,封住她的唇,再也不給她說話的機會了。


以後再慢慢教她吧。


現在,他隻想狠狠地吻她,吻個過癮。


蕭雅白被他吻得呼吸變得急促,渾身癱軟站不住了。


失了理智的她,連何時從壁咚變為被壓在沙發上的,都沒有察覺,任由某個男人為所欲為。


很久之後,唐墨擎夜停了下來,離開她的唇,手臂支撐著沙發,居高臨下看著躺在沙發上的蕭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