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4章 我沒有嫌棄你

由於昨天在外麵餐廳吃飯被偷拍到,短時間內,蕭雅白是打心底抗拒在外麵吃飯的。


到了商場,她讓唐墨擎夜待在車上看著兩個孩子,而她進去商場買些食材,等會兒自己動手做晚餐。


唐墨擎夜本來要跟去,幫提東西什麽的,但被蕭雅白拒絕了。


一來是把兩個小家夥放在車上,不安全,二來,等會兒他倆被偷拍的話,又要上頭條了。


見她執意堅持,唐墨擎夜隻好留在車上看著兩個小家夥。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


看到蕭雅白提著一大購物袋食材出來,唐墨擎夜立刻下車,走上前幫她提東西,放進後備箱。


回到蕭雅白住的小區。


唐墨擎夜一手提著一大袋食材,一手抱著小暖暖,而蕭雅白則牽著小安年,往家的方向走去。


那格外溫馨唯美的畫麵,在外人看來,無疑是幸福美滿的一家四口。


到了家。


“安年跟暖暖妹妹在客廳裏玩一會兒,幹媽去給你們做晚餐。”蕭雅白給兩個小家夥打了兩杯果汁,擺上一份分量不多的點心,然後轉身走進了廚房。


“安年,你照顧妹妹啊,三叔去幫你幹媽做晚飯。”


唐墨擎夜說完,也跟著走進了廚房。


蕭雅白正準備洗鍋煮飯,見某個男人走到自己身邊,問道,“你進來幹嘛?”


“我進來幫你做飯。”他回答道。


“你?”蕭雅白抬眸,質疑地看著他,“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你出去待著。”


這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男人,上回讓他洗個碗,都能把碗給摔碎了,還幫她做飯?


她真不想打擊他。


“兩個人做飯比較快。”他固執道。


他這話,她可不敢認同,蕭雅白心忖。


最終,還是拗不過他。


蕭雅白隻好讓他去做最輕鬆最安全的事——洗青菜。


“把菜籃用水衝一下,然後洗青菜這樣洗……把洗幹淨的青菜放到菜籃子裏,記得洗幹淨了。”她一邊給他示範怎麽洗青菜,一邊解說道。


“我知道怎麽洗了,你忙你的去。”他接過她手中的青菜,把她趕到一旁。


心忖:她是不是信不過他,才讓他做這麽簡單的事的。


過了一會兒,蕭雅白處理好了肉類食材,轉過身打算看看某人的青菜洗得怎樣了。


不看還好,這一看……


她深吸一口氣,有些無奈地說,“你把青菜都洗爛了。”


“……分明是這個青菜太脆弱了,比豆腐還嫩,我已經很溫柔了,誰知還沒用力就它爛了。”唐墨擎夜理直氣壯地為自己辯解。


明明看她洗,就感覺很輕鬆,他也學著她那樣搓菜葉子的,結果一搓就爛了。


他覺得這些青菜可能對他有什麽意見。


“給我來洗吧。”她走到他旁邊,讓他讓開。


“我又不是天生就會做這些事,第一次做不好也是正常的,你怎麽能嫌棄我做不好,我以後多做就能做好了。”唐墨擎夜蹙著眉,有些不滿又有些幽怨說道。


蕭雅白聽著他這番話,頓時覺得心裏暖暖的。


“我沒有嫌棄你。”她從容解釋道,“隻是覺得以你的身份,做這些事,不是很合適。”


這個男人的雙手能夠點石成金,應該是用來簽合約,敲鍵盤,操控及掌握整個集團命脈的,而不是待著這小小的廚房裏洗青菜的。


“有什麽不適合的。”唐墨擎夜的語氣很是不以為然,“身份再高貴,我也隻是一個凡人而已。”


蕭雅白說不過他,隻能說,“你繼續洗青菜。”


話落,又轉過身去忙了。


“唐墨少夫人。”唐墨擎夜邊洗著菜,對她說道,“我覺得這個稱呼特別好聽,你覺得呢?”


自從聽那幼兒園老師喊她‘唐墨少夫人’之後,他就迫不及待想讓她扣上‘唐墨少夫人’這個頭銜了。


“不好聽。”她想都沒想就否決了。


“那什麽稱呼好聽?”他笑問。


“除了我的名字,其餘的任何稱呼都不好聽。”她冷哼了聲。


“小白。”他故意喊了句。


“唐墨擎夜,你是不是想死了?”蕭雅白舉起菜刀,怒瞪著他。


她這輩子最討厭別人喊她‘小白’,這個男人明知故犯。


皮癢了。


若是別人看到被人舉刀相向,早就嚇得瑟瑟發抖了,唐墨擎夜卻淡定自若,“蕭大女神,你這是謀殺親夫,把刀放下,乖。”


“你下回再這樣喊我,你就死定了。”


她放下了菜刀,轉過身繼續切菜。


唐墨擎夜大概洗了半個小時,才把青菜給洗碗,雖然洗幹淨了,青菜卻被洗爛得……一言難盡。


他嫌棄地掃了眼菜籃裏的青菜,暗自在心底下決定:這麽難看,等會兒就是打死他,也絕不吃這個青菜。


後來,吃晚飯的時候。


“小暖暖,這個青菜是爹地洗的,你嚐嚐看。”唐墨擎夜淡笑著給女兒夾了些青菜,然後也給小安年夾了,“安年也多吃些。”


小安年淡淡地看著一臉殷勤的三叔,然後不客氣地在平板電腦上打了一句話:三叔洗的青菜都是支離破碎的,我爸比幫我媽咪洗青菜,都是很完整的。


“小孩子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麵子掛不住的唐墨擎夜瞪了小安年一眼,沒好氣說道。


“爹地,為什麽你洗的青菜不是完整的?”小暖暖夾了一片菜葉子,好奇地問。


“我們小暖暖還是小孩子,吃不了那麽大的青菜,所以爹地就把青菜撕碎一點兒。”唐墨擎夜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小暖暖聽了,了然地點了點頭,信了。


看妹妹被忽悠了,小安年拋了個鄙視的眼神給他三叔,然後繼續低頭吃飯。


某個男人發誓不碰那盤青菜的,然而吃飯吃到一半時,覺得老是吃葷菜或者葷素搭配的有些膩,於是最後他的筷子,還是伸向了那盤破碎的青菜。


“我以為你不吃的。”蕭雅白挑了挑眉,說道。


剛才一個勁兒給兩個小家夥夾青菜,卻不見他碰一下。


他哼了聲,嘴硬說道,“這盤青菜是我的勞動成果,我為什麽不吃?”


蕭雅白笑了笑,沒有說什麽。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