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章 她的身世

周末


聽到門鈴聲響起,安小兔跑去開門。


見安老和他的助手身姿筆直端正地站在門口,她愣了愣,“安老先生是來找我爸的麽?請進!”


因為前兩次他都想威逼利誘讓自己離婚的事,她對安老的心多少有些不滿想法。


想起他之前來家裏找父親的事,她不認為安老是來找自己的。


安老看了一眼她,然後從容地踏進客廳。


不論來了幾次,這窄小又裝修普通的屋子讓他忍不住皺起眉頭,銳利眼眸閃過一抹嫌棄。


“爸,安老先生來找你。”安小兔朝屋裏大喊一聲,回過頭又對安老說道,“安老先生您先坐,我去泡茶。”


雖然有些排斥安老,不過身為主人家,該有的禮儀招待還是要做到位的,不能讓人有說閑話的機會。


安父從書房出來,看到安老姿態從容坐在沙發上,他臉色沉了下來。


語氣不善說道,“安老先生,你還來做什麽?”


“安邵華,這是你跟我說話的態度?”安老一雙利眸瞪向他,生氣地道。


安父哼哼了一聲,在安老對麵坐了下來。


沉默間,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一觸即發。


安小兔從廚房端著泡好的茶走出來,詭異的氛圍讓她有些不安,謹慎地給安老和他的助手各倒了一杯茶,然後又給安父倒了一杯。


安老見安小兔要離開,立刻開口要求道,“小兔,你也坐下。”


“小兔,你回房去,不許偷聽。”安父指著她房間的方向,強勢命令道。


“小兔你坐下,我要說的事也跟你有關係的。”安老聲音沉了沉,有股強大的威懾力。


“回房。”安父一臉怒氣瞪著安老,端出父親的身份,“你是要聽爸的話還是聽一個外人的?”


安小兔被夾在中間,猶豫地看著兩人,最終選擇聽安父的話,快步走回了房間。


外人?安老氣憤得血壓飆升,端起桌上的鐵觀音喝了一口,重重擲回桌麵上,挑剔道,“這麽低等的茶葉是人喝的嗎?安邵華你看看你這房子……連安家傭人住的都比這兒你好,你居然讓我的孫女住這種地方。”


“既然高貴的安老先生覺得這不能喝,就不要喝了。”安父沒有猶豫端起他麵前的茶杯,將茶水倒掉。


女兒泡茶的技術可是一流的,茶香四溢滿室,這老頭居然擺譜嫌棄。


也暗怨安小兔,幾千塊一兩的茶葉居然泡來招待這老頭,真是浪費至極。


“你……”安老氣得發抖指著他,說不出話來,沒料到他會做出如此失禮的舉動來。


“安老先生若覺得陋居讓你待著不舒服,也請早早離開吧,不要勉強自己。”安父不理會他的怒氣,直接下逐客令。


“你知道我來的目的是什麽,我要你勸小兔回安家,她是安家二小姐,錦衣玉食才是她應得的生活,而不是跟著你們夫婦窩在這裏吃苦。”安老皺著眉,語氣強勢而不容置喙。


“按老先生,小兔如今是唐家二少夫人,唐二爺的妻子;她是因為舍不得我們夫妻倆才會堅持婚禮前住在家裏的。至於你說得錦衣玉食生活,唐家能給她,甚至比安家給的更好,小兔是不會回安家的。”安父語氣堅定反駁道。


因為他很清楚安家那些人,他是絕對不會讓女兒回安家的。


“我不同意她和唐二爺的婚事,絕對不同意!”安老一掌怒拍在桌上,吼道,“她是我的孫女,我不準她嫁給那老家夥的孫子,你和你老婆最好上唐家把這門婚事給推了。”


雖然唐聿城和安小兔是軍婚,但是憑唐家的權勢,要離婚也是很容易的。


“你和唐老爺子之間的恩怨舊恨,跟小兔和聿城無關。”安父眼底閃過一絲恨意,說了一句,“我永遠都不會像你這麽自私的。”


安老心一震,霍地站了起來,朝安小兔的房間方向走去。


“小兔是我的孫女,她有權知道她是安家二小姐,我孫女的真相……”


既然安邵華執意要瞞著,不讓安小兔回安家,那就由他親口告訴她的身世。


“你要幹什麽?”安父擋在他麵前,眼底閃爍著熊熊怒火。


“我要帶她回安家。”安老推開他,立場堅定。


“休想。”安父翻手推了他一把,阻止他往安小兔的房間走去,滿含恨意的字句從牙齒擠出,“別逼我再恨你,安振雄。”


安父踉蹌了兩步差點摔倒,跟在他身邊的陳威及時扶住了他,緊張喊了聲,“老爺子。”


“你、你竟敢動手推我……”


安父捂著胸口,一臉的震驚與不可置信,更因為他的話。


胸臆間的翻江倒海的窒息和疼痛感讓他臉色發白,幾乎要撐不住。


安父緊抿著唇沉默幾秒,才硬著語氣說道,“安老先生,請你離開,我很明確告訴你,小兔是不會回安家的。請你以後不要再來了,我們家不歡迎你!”


安老呼吸急促閉著眼,嘴唇顫抖說不出話。


陳威一看不對勁,扶著安老騰不出手來,於是對安父慌忙道,“安先生,請你快打電話叫救護車,老爺子病犯了,我口袋裏有藥。”


安父緊繃的臉閃過一抹驚慌,立刻從陳威身上摸出一個小瓶子,喂安老吃完藥,然後扶著他平躺在沙發上,才趕忙拿出手機叫了救護車。


看著安老昏迷不醒,陳威看了眼神色焦急擔憂的安父,很護主地對他說道,“安先生,請你以後別再說刺激到老爺子的話了,老爺子要二小姐回安家的決心是堅不可摧的,你也無法和他抗衡的,與其一味拒絕,不如想想如何讓二小姐回安家的事吧。”


心底惋歎他看不到老爺子如此固執背後的良苦用心。


“你與其在這裏勸我,倒不如勸勸你的主子,以後別讓他來我家了,我怕我會控製不住再動起手來。”安父冷著臉說道,掃過安老的目光掩不住擔憂。


陳威定定地看了他幾秒,歎了一口氣,若不是老爺子拉不下麵子,就不會弄成這種境地了。


沒過多久,救護車來到,將安老送去醫院……


--------------


嗷嗷嗷~謝謝‘金永紅’這位寶貝打賞玉環一對,麽麽噠,微笑今天是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