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69章 是誰威脅你的?

次日


唐墨擎夜一大清早就跑到蕭雅白家門口了,打算在她這兒蹭了早餐,再一起去娛樂公司訓練。


“雅白,你配一套你房子的鑰匙給我吧,下回我來,你就不用麻煩給我開門了。”他淡笑著走了進屋裏。


有了她家的鑰匙,那就代表他倆的關係更進一步了。


“想得美。”蕭雅白哼了一聲。


把她房子的鑰匙給他,那無疑是引狼入室,以後他想來她家,就如入無人之境了。


萬一他大半夜抽風了……


她才沒那麽笨。


她的拒絕,在唐墨擎夜意料之中。


如果她欣然同意給他鑰匙,那就不是他認識的那個蕭雅白了。


“對了雅白,昨天是誰給你說讓你離我遠點兒,否則就要你身敗名裂,在娛樂圈混不下去的?”他換了個話題,問道。


蕭雅白微怔了一下,表情淡淡的,“不過是一個不值一提的人罷了。”


她自認自己沒什麽黑曆史可以讓林翩翩拿來對付她的。


林翩翩的那些警告,她根本不放在眼裏。


見她一臉無所謂,唐墨擎夜不得不提醒她,“我查到昨天我們之所以會被偷拍,是有匿名人將你的行蹤爆料給了娛樂報社,我很懷疑將你的行蹤爆料給娛樂報社的,和威脅你的人,是同一個人。”


聞言,蕭雅白一愣。


她還以為那些娛樂記者是衝著唐墨擎夜來的。


畢竟她回北斯城的事,極少人知道。


昨天是事,實際是衝著她來的?


仔細想了想,要說是林翩翩將她的行蹤爆料給娛樂報社的,似乎也說得過去。


“我知道了,我以後會小心一點兒的。”她頷首應道。


“你不肯告訴我,是誰威脅你的?還是那個人不許你告訴我?”唐墨擎夜皺著眉頭質問。


“不是,我隻是覺得那人不足為懼,也沒將她的威脅放在心上,以後我小心些就是了。”蕭雅白搖頭,唇角彎起一抹淡定自若的淺笑。


這個現實的世,本來就是弱肉強食,強者生存;她不想接別人之手對付敵人,不想養成依賴別人的習慣。


萬一將來這個依靠不再是她的依靠了,那她將會變得不堪一擊。


她拒絕自己的幫忙,讓唐墨擎夜忍不住有些生氣,卻又拿她無可奈何。


“你快去做早餐,我餓了。”他一副大爺的語氣頤指氣使說道。


“我不做,你餓了就到外麵去吃。”蕭雅白哼了一聲。


這個男人是把她當成免費的傭人了?


還是把她家當成可以吃霸王餐的早餐店?


“不要,外麵的早餐沒有你做的好吃。”唐墨擎夜雙腿優雅地疊起來,身子閑適慵懶往後靠在沙發上,拿出手機玩了起來。


蕭雅白被他這般無賴的模樣氣得牙癢癢的,跺了下腳,轉身走回了房間。


他以為他是誰?


她才不伺候他呢!


然而躲進房間沒幾分鍾,她便一臉鬱悶地出來了,走進了廚房。


唐墨擎夜看了眼廚房的方向,唇角略過一絲腹黑的笑意。


按照他們的說法,某個傲嬌的女人,其實是喜歡自己的吧,隻是不肯承認,又或者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


之後,兩人吃了早餐,便去kr·c國際旗下娛樂公司的排練場地訓練了。


到了娛樂公司。


蕭雅白和唐墨擎夜一踏入排練室,排練室裏的所有人立刻將目光轉移到蕭雅白的身上。


蕭雅白的目光特意略過不遠處的林翩翩,見她神色僵硬,和自己對視後,很快就移開了視線,看向別處。


想到唐墨擎夜在她家時,給她說昨天傍晚他們被偷拍的事,匿名爆料的人是衝著她來的,而那你名人還很有可能是昨天威脅她的人。


如今再看林翩翩的反應,基本可以確定昨天那個匿名將她行蹤爆給娛樂報社的人,就是林翩翩了。


想通了,也有底了,蕭雅白裝作什麽也不知道,什麽事都沒發生過般,淡定從容地跟著老師去訓練了。


而站在不遠處的林翩翩,一想起昨天的事,眼裏略過一抹陰狠算計。


原本她匿名將蕭雅白的行蹤爆料給一個小報社,是想借那個報社之手,往蕭雅白身上潑髒水的。


卻沒想到那記者竟然偷拍到蕭雅白和唐墨擎夜,還有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兒。


還把那些偷拍到的照片爆料到網上去。


不過令人覺得高興的是,事情被曝出來的第一時間,唐墨擎夜的公關團隊就否認了那個小女孩兒是他女兒,還稱那些照片是合成的。


網上有猜測說蕭雅白當年息影,是生孩子去了。


那些照片是不是合成的,她心裏很清楚,昨天偷拍到的那個小女孩兒,絕對是蕭雅白的女兒。


哼!


唐家乃第一豪門家族,就算唐墨擎夜對她有點兒想法,唐家的人也絕對不會允許蕭雅白帶著一個拖油瓶嫁入唐家的。


中午。


更衣室裏,這回換蕭雅白來堵林翩翩了。


“昨天是你將我的行蹤曝給媒體記者的?”由於更衣室還有其他人,她壓低了聲音語氣微沉問林翩翩。


“蕭雅白你是不是得了妄想症?”林翩翩鄙夷地看了眼蕭雅白,冷笑道,“我堂堂林大影後,會拉低自己的格調來對付你?蕭雅白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希望如林影後所說,不會降低你自己的身份,費盡心思來對付我這個過氣的前輩。”蕭雅白說著彼此心知肚明的話。


“蕭雅白,昨天網上曝的照片,那個小女孩兒就是你的女兒吧?四年前你突然息影,實際是生孩子去了;你結婚了?還是生不出兒子,被夫家嫌棄了,低調結婚,又低調離婚了?拿不到贍養費,才不得不出來重操舊業。”


林翩翩把話說得極難聽,陰陽怪氣的語氣,弄得好像妓ll女從良,生活過不下去,又出來賣似的。


停頓一下,又繼續猜測道,“聽說你當年跟總裁有過一腿,那時發現懷孕了,該不會以為是懷了總裁的孩子,怕總裁被逼打掉,才躲起來把孩子生下來,企圖日後母憑子貴,嫁入豪門,卻沒想到孩子不是總裁的,得不償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