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55章 極品的三少

唐墨擎夜看著她把廚房收拾幹淨,回了房間。


他才起身,朝客房走去。


折騰了大半個晚上,他洗了澡,穿上蕭雅白之前收拾客房時睡袍。


準備關燈睡覺時,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不用猜都知道門外的人是誰。


唐墨擎夜激動得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跑去開門。


剛把門打開,就看到蕭雅白臉色是壓抑著的陰沉,他的心‘咯噔’一下,有些緊張了起來。


“還有什麽事麽?”他淡笑不解地問。


“我突然響起一件事。”蕭雅白抬眸看著他,給人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錯覺。


見此,唐墨擎夜的神經繃得更緊了。


他好不容易才和她破冰成功的,別又把人給惹怒了。


“你酒駕怎麽沒被拘留?”她語氣淡淡問。


“哦,這個啊。”唐墨擎夜頓時鬆了一口氣,“他們哪兒敢拘我。”


“不敢拘留你啊。”蕭雅白了然點了點頭。


“……”唐墨擎夜莫名不敢說話了。


蕭雅白繼續說,“不敢拘留你,卻敢把你扣押在那裏那麽久,還敢罰你款?唐墨擎夜你當我是傻子,覺得我很好戲弄是麽?”


“不是的。”唐墨擎夜立刻否認,伸手去抓住她的手腕,向她坦白了,“我當時喝了酒,開車的時候想著你還生我氣,腦子一熱,就主動讓交警查我酒駕了,然後……然後我逼他們罰我的,不然我就沒理由把你叫出來了。”


其實也不是腦子一熱,是被他們慫恿忽悠的。


“所以你錢包也丟了?”蕭雅白感覺內心嗶了狗了。


這個男人也是極品得她都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了。


“嗯,丟……丟我車上了。”他不敢看她的眼。


“唐墨擎夜你這麽能,怎麽不上天!”蕭雅白氣得大吼了句,轉身朝自己的房間用力走去了。


打又打不得,罵她也不知道怎麽罵。


簡直是收留了個祖宗。


聽到斜對麵的房間傳來‘嘭’的一下關門聲,唐墨擎夜卻鬆了一口氣,唇角抑不住彎起一抹弧度。


心忖:哎呀,她怎麽又生氣了。


不過她知道了事情真相後,並沒有把自己連夜趕出去,就證明她雖然生氣,但還是舍不得他露宿街頭的。


這一夜,唐墨擎夜睡得特別安穩香甜。


……


第二天早上。


或許睡得好,又或者周末的原因,唐墨擎夜是被敲門聲吵醒的。


他睜開眼睛看著陌生的天花板,很快就想起自己身在何處了。


迅速下床去開門,還不忘看了眼時間,心底有些驚訝,今天起床竟然比以往遲了半個小時。


“早安!”他心情愉悅地問候了聲。


發現她今天居然把頭發全部綁高起來,露出可愛的耳朵,優美白皙的頸項,整個人看起來特別清新舒服,還很減齡。


蕭雅白瞥了眼睡袍鬆鬆垮垮穿在身上,帶子也不係緊,導致胸膛若隱若現,給人一種衣衫不整錯覺的唐墨擎夜,然後默默移開了眼睛。


“你的衣服,一位叫高特助的送來的。”她將手裏提的三個袋子遞給他。


“嗯。”接過她手中的袋子,唐墨擎夜才說,“謝謝!”


把東西交給了他,蕭雅白轉身回廚房繼續做早餐去了。


等到唐墨擎夜洗漱完畢,換好衣服出來,她已經把早餐做好了。


兩副碗筷,而小暖暖又不在這裏,那代表另一份是他的。


在餐桌前坐下,看著喜歡的人坐在對麵,唐墨擎夜心裏抑不住的雀躍。


一頓早餐,足以讓他開始期待,甚至是想象以後跟她在一起生活的溫馨幸福畫麵了。


蕭雅白向來不愛吃包子饅頭油條之類的麵製食品,一般是餛飩或者餃子、麵條;不過更喜歡的早餐是粥,各種粥。


今天的早餐很簡單,白粥和一個青菜,兩個煎蛋,還有一個籠蒸餃。


“一人一個煎蛋,10個蒸餃,我3個,剩下你的。”蕭雅白邊吃著早餐,邊分著兩人的早餐。


“蒸餃一人5個比較公平。”唐墨擎夜語氣堅持,怕她會吃不飽。


蕭雅白大概知道他在想什麽,淡淡地說,“我向來就吃3個,以前我跟小暖暖蒸5個就夠吃了。”


潛台詞就是:並非怕他吃不飽才給他那麽多的。


“……”唐墨擎夜低頭吃早餐。


他怎麽覺得她在暗示自己吃得很多;不然她說她以往吃3個就可以了,幹嘛還要說跟小暖暖一起才吃5個。


他是大男人,吃得比小女人多,是正常的。


過了幾分鍾。


“我跟小兔約好了,下午帶小暖暖跟他們去c市玩。”蕭雅白不像是在征求他的同意,更像是通知他而已。


唐墨擎夜沉默了幾秒,才問,“你跟小暖暖要去c市玩多久?”


“還沒想好,玩夠再說。”她答道。


話落,誰都沒有再說話。


又過了一小會兒。


“你早點兒回來,最多一星期;雖說你現在有錢了,但也不能不工作,吃喝玩樂坐吃山空。”這是唐墨擎夜憋了半天才憋出來的話。


“不怕,我存銀行裏的錢,利息就夠養活我跟小暖暖吃了。”她故意說道。


“……”唐墨擎夜有些鬱悶了,低著頭喝粥,悶聲道,“反正你早點兒回來,不許在c市待那麽久;久了,我看不見你,會想你的。”


“唐墨擎夜!”蕭雅白突然嚴肅地喊了一聲。


他聞言,立刻把坐姿坐端正了。


“嗯,怎麽了?”他問。


蕭雅白張了張唇,又把問題給咽回去了。


“沒事。”她繼續吃早餐。


“你想說什麽?說吧,我聽著。”唐墨擎夜說道。


她深吸一口氣,“我想說你吃了早餐就可以滾了。”


“我把前麵那句話收回,你別說了,你可以也把這句話收回麽?”唐墨擎夜直覺她想說的並不是這個。


蕭雅白繼續低頭吃早餐,不搭理他了。


她不說話,唐墨擎夜就當她的默認同意了。


吃了早餐後,他想幫忙收拾碗筷,接蕭雅白毫不留情地拒絕了,並且用他什麽家務都不會,把他給打擊了一番。


他坐在客廳裏,等到她洗好了碗筷出來。


便殷勤地問她今天想去哪兒玩,他送她去,或者帶她去吃好吃的。


蕭雅白打了個嗬欠,丟了句‘補眠’,回了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