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30章 麻麻壞,嚇唬小暖暖

小暖暖困惑地望了望她麻麻,然後閉上眼睛,學著她麻麻的動作,將小小的手指放在眉心揉了揉。


蕭雅白正好睜開眼,看到女兒學自己那樣揉眉心,一時忍不住笑了。


“好了,快去床上呆著,記得數數。”她將女兒的小身子轉了過去,笑著說道。


小暖暖想著她數到了一百,她爹地就來了,立刻跑到床邊,爬上了床去數數。


數著數著,就睡著了過去了。


……


蕭雅白想到那個男人說下午過來,她一直煎熬地坐在椅子上等著。


卻遲遲不見他出現。


直到黃昏時分。


聽到敲門的聲音,她猛地收回了神,神色一正。


酒店房間的隔音一般,唐墨擎夜低沉的嗓音在門外響起:


“是我。”


躺在床上的小暖暖午睡過的,因為數數而睡著,但睡眠很淺,一聽到敲門聲,跟著又聽到他爹地的聲音,立刻就清醒了,迅速從床上爬起來,赤腳下了床。


蕭雅白剛把門打開,小暖暖就撲過去抱住唐墨擎夜的大腿。


沒忍住哭著說道,“嗚嗚~爹地我不要小裙子了,你以後別不要暖暖了好不好?暖暖不要小裙子了,你要暖暖啊爹地……”


唐墨擎夜蹙了下眉,看了蕭雅白一眼,然後將小暖暖給抱了起來。


“小暖暖不哭,爹地要暖暖的,爹地一直都要暖暖,爹地剛才去把暖暖的小裙子送回城堡裏了。”他一邊輕柔地給小暖暖擦去臉上的淚水,一邊哄道。


“麻麻我們回美國了,麻麻說爹地不要暖暖了嗚嗚……爹地為什麽不要暖暖?”小暖暖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脖子,繼續哭著道,“麻麻說暖暖數到一百,爹地就來了,可是暖暖不會數到一百,麻麻說暖暖數很多遍數到十就夠一百了,可是爹地好久都不來,暖暖都要睡著了……”


唐墨擎夜沒想到她竟然這樣嚇唬小暖暖,想到小暖暖在恐懼中度過了幾個小時,他就忍不住生氣。


他壓著火氣,繼續溫聲哄女兒,“小暖暖不哭不哭,爹地來了啊,小暖暖是爹地的寶貝兒,乖,不哭了;爹地沒有不要小暖暖,你麻麻騙小暖暖的。”


“爹地一直都要暖暖嗎?”小暖暖總算停歇了些,抽泣著問。


“爹地要小暖暖。”唐墨擎夜肯定地回答。


“麻麻壞,騙暖暖哭。”小暖暖有些生氣地說。


麻麻壞?明知女兒說的是氣話,蕭雅白的臉色還是忍不住蒼白了幾分,心髒撕扯的疼。


“小暖暖肚子裏的小怪獸餓了沒有?”唐墨擎夜的注意力在女兒身上,沒察覺她的異樣。


小暖暖低頭摸了摸肚子,然後說,“爹地,小怪獸餓了。”


“先去吃飯吧。”因為氣她嚇唬女兒,唐墨擎夜控製不住對她態度有些冷淡。


蕭雅白雙手緊握成拳頭,然後又鬆開。


“不去,要去你帶小暖暖去吧。”她聲音冷漠地拒絕。


說完,轉過身走回房間裏。


看著他跟女兒相處得那麽融洽,女兒還氣著自己,讓她感覺自己完全像個外人,融入不進去。


“你不跟去,不怕我把小暖暖拐走了?”他語氣淡淡地說了句,又淡笑對女兒說,“小暖暖說是嗎?你麻麻不去,爹地就把暖暖拐走了。”


蕭雅白腳步狠狠一頓,用力咬住唇瓣,心髒傳來陣陣疼痛,呼吸抑不住變得紊亂了;跟著聽到女兒嗓音軟軟甜甜的帶著笑意:


“是,爹地把暖暖拐走了。”


她閉了閉眼,嗓音有些顫抖透著絕望說道,“你若真要搶走小暖暖,我卻無可奈何,畢竟我怎麽都鬥不過你。”


更別說他身後還有個唐家。


小暖暖還向著他。


聽著她無助又絕望的話,唐墨擎夜的心髒泛疼了起來。


想不透之前在國際購物廣場還揚言說他要是敢把小暖暖搶走,會殺了他,怎麽現在就變卦了?甘心把小暖暖拱手讓出來。


他抱著小暖暖走向她,對著她的後背說道,“我不過是開玩笑罷了,說過不跟你搶小暖暖就不會搶。”


畢竟大的他要,小的他也要。


話落,他將她給拉轉過身來,看到她眼眶紅紅的,死死咬住嘴唇。


“跟我去吃飯。”他把小暖暖塞到她手上,“你聽我話,你要小暖暖,我自然會讓你如願……”


話未說完,小暖暖的肚子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唐墨擎夜微怔一下,隨即淡笑說道,“小暖暖餓了。”


“麻麻,暖暖肚子裏的小怪獸餓了。”小暖暖語氣有點兒可憐地說,“小怪獸餓了要吃暖暖噠,暖暖要吃飯。”


“就算你不想吃,小暖暖也要吃的,走吧。”唐墨擎夜見她不說話,便催促道。


蕭雅白抱著對她來說是失而複得的女兒,用臉頰蹭了蹭小暖暖的小臉蛋,一言不發地走出了房間。


唐墨擎夜走在後麵,跟守在門口的保鏢低聲交代一些事。


小暖暖看他站在房間門口沒跟上來,以為他又不要自己了,便急了喊道,“爹地!你快點過來,不要離暖暖那麽遠。”


唐墨擎夜聞言,立刻快步跟了上去。


“爹地,你不要讓暖暖看不到你。”


小暖暖是被她麻麻說爹地不要她了給嚇到了,離遠點兒就沒安全感,見唐墨擎夜跟上來了,伸手就想要唐墨擎夜抱她。


“小暖暖別動,讓你麻麻抱著。”唐墨擎夜輕柔地摸了下她的頭發,安撫說道。


小暖暖見他爹地不抱自己,有些傷心了。


“爹地不抱暖暖,是不是不要暖暖了?”她小臉滿是失落之色。


蕭雅白一直冷著臉色,聽到這話,沉著臉將小暖暖塞還到唐墨擎夜手裏了。


“你之前說的那些話嚇到小暖暖了,以後別再說那樣的話了。”唐墨擎夜畢竟也活了三十幾年了,自然看得出小暖暖沒安全感的原因。


蕭雅白心裏也很清楚自己之前那番話把女兒嚇到了,她心裏也很不好受。


可是唐墨擎夜給她說教,她就不樂意了。


“小暖暖是我的女兒,我心裏自有分寸,不用你瞎說教。”她口氣很衝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