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28章 你想幹嘛?你放開……

他的問題讓蕭雅白微微一怔,蹙了下眉頭。


蕭葉暖……葉……


“蕭葉暖,葉子的葉,不過你別自作多情想太多了。”她冷冷地說。


“夜、葉……跟我名字最後一個字同音。”相較於她的冷漠,自從重逢之後,他的心情就一直都很好,“小侄子叫唐安年,二哥跟小兔名字的姓都在裏麵。”


“唐墨擎夜!我說了你少自作多情了,小暖暖的名字與你無關。”蕭雅白忍不住憤怒地澄清。


當年她給女兒取名字的時候,隻是覺得這個名字好看又好聽,並沒有注意到其他的;若不是他今天提醒,自己根本沒想到女兒名字的第二個字,跟他名字最後一個字同音。


“雅白,我沒有自作多情啊,我隻是突然想到小侄子的名字很有意義而已。”唐墨擎夜一臉無辜地解釋。


“閉嘴。”蕭雅白幾乎暴怒喝道。


這四年裏,她覺得自己定力和自製力已經磨練得非常好了,不管遇到什麽事都能淡定從容應對。


直到碰上了這個男人,才發覺自己引以為豪的自製力和定力,根本不堪一擊。


這個混蛋輕易就挑起了她的火氣。


“你好凶哦。”唐墨擎夜低頭看著已經在自己懷裏睡著的小暖暖,學著她軟糯的語氣,很是無辜說道。


感覺額角上的青筋突跳,蕭雅白深吸一口氣,強忍著想將他一腳給踹下車的衝動。


暗自在心底默念:不要和豬計較!不要和豬計較!不要和豬計較。


那樣太有失她的格調了。


過了一會兒。


“兩位,四季酒店到了。”出租車師傅提醒道。


想到剛才出租車師傅說他是雅白的老公,唐墨擎夜就開心得飛起,付車費的時候,給了出租車師傅一筆不少的小費。


“小暖暖給我抱,你可以走了。”蕭雅白伸出雙手,冷漠說道。


“我送你跟小暖上去,還有些事想跟你談談。”他依然抱著小暖暖,溫和的語氣帶著認真。


猜想他要談的可能是與女兒有關,蕭雅白神經立刻緊繃了起來。


“我沒空,也不想跟你談。”


“我送你跟小暖暖上去。”


唐墨擎夜說完,便霸道地抱著小暖暖走進了酒店。


蕭雅白深吸一口氣,快步追了上去。


她討厭他一意孤行的霸道和強勢!


稍後,搭乘電梯,來到她入住的酒店房間。


唐墨擎夜蹙著眉頭,目光微冷地掃了一圈房間四周,極度不滿意地說,“去換個房間,總統套房的。”


她訂的是最普通的單人房,光線不錯,就是空間太小了,隻是一個房間,連個客廳都沒有。


“不用。”蕭雅白語氣不冷不熱地說。


唐墨擎夜沉默了幾秒,妥協道,“隨你。”


他說完,動作輕柔地將小暖暖放在床上,脫掉了鞋子,最後將被子蓋好。


等將女兒安頓好,他轉過身麵對著她,默不作聲地看了她好一會兒。


突然,他一把將她拽入懷裏。


蕭雅白被嚇了一跳,掙紮著想要掙脫他的禁錮,語氣慌亂,“唐墨擎夜你想幹嘛?你放開……”


“歡迎歸來!雅白。”他打斷她的話,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她驀地愣住。


“你休息一下,我下午再過來找你談點兒事。”


他輕吻了一下她的臉頰,然後放開了她,退了一步,轉身離開了房間。


房門輕輕關上的聲音,將蕭雅白愣神中驚醒過來。


思緒有些混亂,她來回踱步了幾次,然後將手機拿出來,撥了個電話號碼給蔣雲寒。


電話一接通,她立刻問,“飛往日本最近的一趟航班是什麽時候?”


“把小暖暖偷回來了?”蔣雲寒有些驚訝地問。


“嗯。”蕭雅白沉聲應了句,緊聲說道,“幫我弄兩張飛日本……不對,隻要是兩個小時內起飛的航班,不管飛哪個國家的,都可以;最重要的是要用假身份。”


“假身份啊……”蔣雲寒沉吟了一下,然後慢條斯理說道,“弄兩個假身份等一係列證件,需要些時間,再送到機場給你的話,最快也得兩個小時,起碼提前半個小時辦理登機手續,還要看那個時間段有沒有航班起飛,你做好心裏準備,等安然上飛機,最快也要三個小時。”


蕭雅白壓著煩躁情緒,想了一小會兒後,說,“我從這兒到機場45分鍾左右,你直接用我和小暖暖的身份訂兩張機票吧,要最快的,飛哪兒都行。”


“非洲也可以?”蔣雲寒邊查機票,開玩笑問。


“皮一下你就真的開心了嗎?”蕭雅白聲音一冷,“別廢話,趕緊訂票。”


和蔣雲寒結束通話後,邊立刻開始動手收拾行李。


她將筆記本、證件、以及銀行卡等等比較重要的東西收拾進背包裏,至於小行李箱裏麵的衣服,則並不打算要了。


畢竟她還帶著女兒,會浪費她時間,拖她後腿的東西,統統不要了。


收拾好了東西,將包包背到背上,然後動作輕柔地把睡著的小暖暖給抱起來。


剛打開房門,就看到門外站著幾個身穿黑色西服的大漢。


“蕭小姐,我們是總裁派來寸步不離保護你的,有什麽吩咐你盡管說。”一個高大男人表情微冷,態度還算恭敬說道。


蕭雅白咬牙切齒瞪著眼前這幾個身材高大,長得有些凶神惡煞的男人。


什麽寸步不離保護她,放屁!


該死的唐墨擎夜!


竟然動作這麽快就派人來監視她了。


知道自己是走不了了,她故意命令道,“送我去機場。”


“抱歉蕭小姐,總裁猜到您想去機場,總裁說他昨晚睡不著,夜觀天象,掐指一算,說您今天不宜坐飛機,若上了飛機,必有大禍發生。”另一個黑裝男人說道。


蕭雅白真忍不住想呸那個男人一臉。


還夜觀天象?


kr·c國際集團快要倒閉了嗎?他還發展起神棍副業來了?


她咬了下牙,轉身回了房間,‘嘭’的一聲,門扉被她用力甩關上。


睡得正熟的小暖暖被關門的巨響聲驚醒了一下,蹙起了眉頭,迷迷糊糊地睜了一下惺忪睡眼。


軟糯的嗓音帶著濃濃睡意,“麻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