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2章 信不信我掰斷了它

“我都不選。”安小兔想抽回手,卻發現根本無法動彈,星眸瞪圓,“唐聿城你再不放手,信不信我掰斷了它。”


“那就掰斷吧。”他說著,抓住她的手伸進內褲裏……


安小兔狠狠倒抽一口冷氣,要不是這個男人緊緊扣住自己腰部,她早就嚇得跳起來了,被迫握著他巨大的昂揚象征,掌心像被烙鐵燙到般炙熱不看,內心一片兵荒馬亂,不知所措。


“你……你太可惡了。”她一動不敢動說道。


“是你點的火。”他壓抑著說道,“由你把它澆滅。”


“可……可是我我……我不會。”安小兔聲音顫抖,羞恥得幾乎要哭出聲來。


在遇到他之前,她連男人的唇都沒吻過,現在卻突然讓她握著他的致命部位,還要她幫他泄|火。


太欺負人了。


“我教你。”他在她耳邊低沉說道,溫熱潮濕的氣息噴灑在她的頸項間,像一根羽毛般,惹得她一陣輕顫。


語罷,他握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或重或輕地滑動了起來……


一個多小時後。


安小兔幫他泄完火後,立刻羞憤地跳下床,咬牙切齒衝進盥洗室。


站在盥洗盆前,安小兔擠了一大堆洗手液在手裏,洗去手上那男人專屬的腥黏味道。


洗了好幾遍,幾乎要搓掉一層皮了,不知是心理原因還是什麽,隱隱還是能聞到一絲淡淡的男性腥味。


於是耳邊又回響著那個男人剛剛指導她時的情|欲話語:‘小兔……慢點兒……用力點……’


‘……老婆,我感覺今晚在你手上小死了一回’


安小兔用力甩了甩頭,小臉浮起一股羞怒的燥熱,一口白牙幾乎咬碎,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想不到平時冷漠寡言的男人,居然會說出那樣讓人臉紅心跳的話來。


果然很悶騷。


好一會兒,從盥洗室出來,看到唐聿城已經收拾好自己,半靠坐在床上,手裏拿著本外國文學名著。


唐聿城看到她,立刻放下手中的書籍,“過來。”


“你還想幹嘛?”安小兔生氣又警惕地問。


“我現在不會對你怎樣。”他看著她酡紅的小臉,承諾道。


安小兔咬了咬唇,小心翼翼走了過去,低下頭在病床邊的單人沙發坐下。


“謝謝!”唐聿城淡淡地道,抬手梳理她頰邊微亂的秀發。


“嗯?謝什麽?”他的道謝讓安小兔有些不解。


“剛剛的事。”


他略長薄繭的大掌輕柔摸索著她漂亮的小臉,如頂級絲綢的觸感令人愛不釋手。


安小兔思索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麽。


她毫無殺傷力的雙眸瞪著他,“不許再提剛剛的事,你以後再讓我幫你做那種事,我、我……信不信我真的會廢了它。”


“不會了,除非是你自願。”他深邃如墨的眸瞳閃過一絲深沉莫測。


“我才不會。”安小兔不知他哪來的自信,那種事,打死她也不會再做了。


她又道,“我要回去了。”


“嗯,我叫了司機來接你,到家給我發個信息。”傾身,微涼薄唇落在她的臉頰。


待她離開後,經過剛才一番折騰,唐聿城強撐的精神終於垮了下來。


看著滲血的傷口,他苦笑了一下,叫來主治醫生……


********


唐斯修出車禍住院的事,江雋揚和魏君宇是從安小兔口中知道的。


當天下課後,兩人便急匆匆趕到醫院來看他。


“斯修,你該不會是因為知道安老師是你二嬸嬸,大受打擊自殺未遂吧?”病房內,江雋揚目瞪口呆誇張說道。


他怎麽也沒想到唐二爺會突然冒出個妻子,而這人還是唐斯修喜歡的人兒。


“你再在我麵前提‘二嬸嬸’這三個字,信不信我殺了你。”唐斯修想起之前打電話給安小兔,結果是那個男人接的事,就怒火中燒,溫潤俊逸的臉龐陰沉得嚇人。


“……”江雋揚。


“斯修,你該不會還喜歡安老師吧?”魏君宇小心翼翼地問。


之前不知道還情有可原,可現在安老師是他二叔的妻子,他要跟他二叔搶女人,太大逆不道了。


“不是喜歡,是我愛她。”唐斯修唇角牽起一抹勢在必得的偏執笑意。


在不知道她是那個男人的之前,他就想得到她,在知道之後,這種念頭更加強烈了。


如春天的野草般,肆意瘋狂生長著。


“可是她已經結婚了。”江雋揚提醒道。


“然後呢?”唐斯修不以為意,他隻知道自己想得到她,也必須得到她。


“天涯何處無芳草。你要是真把安老師給搶了過來,以你二叔的身體狀況,以後恐怕很難再娶到妻子了。”魏君宇分析道,“況且,你爺爺奶奶還有你太爺爺,肯定不會諒解的。”


他不知道唐斯修為什麽對安老師那麽偏執,甚至不惜和唐家為敵。


“如果你們倆是想勸我放棄的,那可以滾了。”唐斯修冷哼了一聲,不悅說道。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麽做?我聽說安老師已經和唐二爺領證了,唐二爺是軍人,按照r國法律規定,軍幹部階級以上的軍婚是不能離的。”魏君宇又說道。


“這個我自有計劃。”唐斯修像是想到了什麽,又道,“對了,小兔老師最近在忙什麽?”


他知道她在躲自己。


“上課下課然後回家吧,安老師的生活一向都比較簡單。”準確來說是比較宅。


唐斯修見問不到什麽消息,自己現在無法離開醫院,便不再問下去了。


過了一會兒,江雋揚說出去給他買晚餐。


……


回來時,魏君宇見他隻買了兩份,問道,“江雋揚,你怎麽才買兩份?”


“咦?安老師呢?”江雋揚仔細看了看一圈病房,才解釋道,“我出去的時候遇到安老師了,看到她提著東西進醫院的,我以為她給斯修帶晚餐來的,才沒有買斯修的份。”


“你說你看到小兔老師了?”唐斯修皺起眉頭問。


想到明明同一家醫院,她去看望別人,卻不願順路來看一下自己,他的心瞬間跌落穀底,冰沉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