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04章 你來找翊笙,有什麽事?

唐聿城步伐一頓,回過頭看了翊笙一眼。


“是又怎樣?”


翊笙沒想到他竟然大方承認了,一時有些語塞。


過了幾秒,他對安小兔說,“安安,你管管你老公。”


“我管不動他。”安小兔聳肩,有些無奈地笑了下。


翊笙有些氣結,算是看出來了,這夫妻倆是一條心的。


“有本事你自己把十五弄走。”唐聿城語氣冷冰冰地說完,紳士而優雅地替安小兔打開車門。


翊笙冷哼了一聲,轉身走回屋內去。


他要是能把十五弄走的話,早就把人弄走了。


不過,他也不怕被監視,平時都待在實驗室裏做實驗,又或者看看古代醫書什麽的,除了小兔那件事,沒什麽事是見不得人的。


最重要的是,十五把家務全包了。


……


唐聿城上了車,從容地啟動車子。


“你想管我的話,是可以管得住的。”他轉過臉對她說了這麽一句。


安小兔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隨即唇角彎起一絲甜蜜的笑意。


像是想起了什麽,他有些遲疑地喊了她一聲,“對了,小兔……”


“嗯?怎麽了?”她略困惑地看向他。


“你來找翊笙,有什麽事?”唐聿城放慢了車速,目光銳利地望向她。


聞言,安小兔臉上的血色瞬間褪盡,放在膝蓋上的雙手倏地緊握了一下,然後又鬆開。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臉色有多難看,暗暗調整了一下呼吸,才擠出一抹淡笑,說,“剛才不是跟你說過了麽,就是找翊笙說了一下咱媽高血壓的事。”


“是麽?”唐聿城將目光從她蒼白的臉上移開,注視著前方路況,強忍著想將她緊緊摟入懷裏的衝動。


她撒謊的技巧一點兒都不高明。


前兩天她才跟自己說,翊笙並不打算跟他們回北斯城。


結果她今天神色匆匆出門,來找了翊笙,跟著就說翊笙同意跟他們回北斯城了。


她有事瞞著自己,而且這件事翊笙能知道,他卻不能。


自己是她的老公,她遇到了事情,最先是向翊笙求助,而不是自己,甚至沒有向自己求助的念頭。


想到這些,唐聿城握著方向盤的雙手緊了緊,手被青筋突起,心就很不是滋味,有些嫉妒和生氣。


安小兔很清楚這個男人的感官有多敏銳,自己的這番說辭並不能令他信服。


不過,見他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心裏稍稍鬆了一口氣。


轉過臉,望著窗外一閃而過的景物,想到赫洛斯的那通電話,以及那條短信內容,她的心沉了下來,渾身抑不住發冷。


赫洛斯沒說找她幹嘛,她和翊笙也猜不到赫洛斯到底想要她做什麽事。


閉了閉眼睛,有些沉重地吐了一口氣。


隻能如翊笙所說的那樣,周末去見過赫洛斯,再見機行事吧。


回到家。


小安年已經放學,由司機接回來了。


看見他爸比和媽咪走進屋,小安年將手上的水果一放,跳下了椅子,朝他媽咪小跑去。


小孩子的感官是非常敏銳的,他一下子就察覺到了他媽咪似乎有些不對勁。


微眯了一下眼睛,立刻看向他爸比。


“看什麽?”唐聿城聲音陡然冰沉,有些不悅地道。


每回隻要妻子皺一下眉頭,這小混蛋就以為是他欺負了他媽咪。


欠揍!


“你幹嘛又凶安年?”安小兔瞪了一眼大的,有些無奈。


這父子倆跟冤家似的,一見麵就兩看相厭,一不見就相互想念。


小安年得意撇了一下嘴,走到安小兔麵前,拉著她的手。


他快有十個小時沒見到媽咪了,好想媽咪嗷,感覺每天24小時跟媽咪待在一起也不會膩。


晚餐還沒做好。


安小兔跟著兒子走到沙發坐下,通過跟兒子聊天,了解兒子在幼兒園裏的情況。


而一向不擅長說話的唐聿城,則坐在一旁,拿起一份早上沒看完的軍事報紙,看了起來。


稍後,吃過晚餐。


安小兔心裏藏著事情,沒什麽心情出去散步,也不太敢某個男人單獨相處,就去了小家夥的房間。


母子倆上樓時,唐聿城一把揪住了兒子,壓低了聲音在小家夥耳邊冷聲警告,“你媽咪心情不好,給我小心點兒,惹了她更心情不好,皮給我繃緊點兒。”


小安年皺著眉頭對他哼了聲,他當然知道媽咪今天有些不對勁,也很想說他才不會惹媽咪生氣呢,倒是每次惹媽咪炸毛,是爸比他,而不是自己。


哼哼~他可乖了,隻會討媽咪開心,才不會惹媽咪傷心。


唐聿城放開了兒子,大掌警告地拍了一下小家夥的小屁屁。


若是平時,即使不痛不癢,小家夥也已經心機地啊啊大叫起來,引起他媽咪的注意了;不過這會兒,想到他媽咪心情不好,不能給他媽咪添亂了,隻能硬生生忍著,用力瞪了他爸比一眼,拉著安小兔上樓了。


他決定,今晚纏著媽咪陪自己睡,讓爸比獨守空房。


母子倆不在客廳了,唐聿城便去了自己的書房。


他並沒有工作,而是在想安小兔今天的異常反應,到底是遇到了什麽事。


想了一會兒,他便聯想到了有一種可能性。


她不肯讓外人甚至是不讓他知道,而翊笙卻知道的……


當年小兔失蹤了四年,完全不和家裏人聯係。


而他之前去翊笙那兒要把她接回來時,她跟翊笙在書房裏談到的事,還隱晦地提到她當年不得已離開的原因,絕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當時翊笙還提醒她防著自己,除了不能去醫院,甚至連她喝藥的那些中藥藥渣,也得謹慎處理,不能讓他知道。


他直覺,小兔今天的反常,極有可能和她當年離開的原因有關。


之前想著既然她已經回來了,他相信她總有一天會告訴自己當年的原因的。


然而……


這周末翊笙也跟他們回北斯城。


他不認為翊笙是為了給嶽母看診,而特地飛往北斯城一趟的,畢竟之前翊笙就拒絕了。


他有預感,關於小兔當年一離開就是四年的原因,出現了變動。


甚至有可能,小兔當年離開的原因即將被揭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