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0章 你給我躺回床上

站在包廂門口的陳威見安小兔出來,遲疑地喊了聲,“安老師……”


安小兔點頭回以一個很淡的微笑,然後頭也不回離開了。


呼呼……她深深地呼吸了幾口氣,雙手微微發抖,連她自己也沒想到竟敢跟安老那樣說話。


不過她不後悔。


安老對於她來說,隻是一個外人而已。


而他一開口就提出那種要求,讓她跟唐聿城離婚,她沒把他當瘋子就算不錯了。


陳威看安小兔走遠後,才敲門走進包廂。


“老爺子,二小姐已經離開了。”


“我讓她離婚是為了她好,那丫頭太不識好歹了。”安老氣哼哼說道。


陳威彎著腰給他倒了杯茶,“說句可能會冒犯的話,二小姐從小生活環境單純,沒見過什麽世麵,如今遇上唐二爺這樣優秀的男人,肯定會迷戀上的;我覺得,你硬來的話,肯定會激起她的反彈的;不如……”


他看了一眼安老,沒敢繼續說下去。


“接著說。”安老命令道。


陳威細細斟酌道,“我剛才說了二小姐是因為很難遇到條件好又優秀的男人,才不肯和唐二爺離婚。老爺子可以給二小姐製造機會,讓她多接觸一些名流商貴,視野開闊了……”


-----------------


下班離開學校,安小兔打了個電話問讓預測晚上想吃什麽。


趕回家做飯肯定是來不及的,她道一間還算高檔的飯店,打包兩份外賣帶去醫院。


掃了眼病房四周,很滿意沒看到工作文件之類的。


“不用給斯修帶晚餐,媽應該已經給他準備了。”唐聿城見她提著兩份晚餐,蒼白的矜貴臉龐有些清冷。


“誰說我給他準備的,有一份是我的。”安小兔解釋道。


聽她這麽說,他冷硬的麵部線條柔和了些許。


看著她將飯菜拿出來,然後準備動手喂自己,他阻止說道,“你吃飯,我可以自己來。”


“別動,小心等會兒扯到傷口。”安小兔輕拍開他的手,又道,“想我能早點吃飯就乖乖配合。”


“……”被當成生活不能自理,唐聿城好看的眼尾抽搐一下。


不過,沒想到她竟還有小霸道的一麵。


還挺可愛的。


等唐聿城吃完,安小兔才動手吃晚餐。


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響起,她拿起來一看:唐斯修。


剛要接,就被唐聿城奪了去,接通,冷冷道,“她在吃飯,有事?”


電話那頭沉默幾秒,然後直接掛斷電話。


“他說什麽了?”安小兔問道。


“聽不是你,什麽都沒說。”他將手機放回桌上。


“哦。”


聽完,她繼續埋頭吃飯。


唐聿城打開電視,在看軍事新聞,安小兔吃完飯後,安靜地收拾好垃圾,然後坐在床邊的單人沙發上。


偶爾側過頭看一眼病床上的男人,英俊深刻的臉龐有些蒼白,散發著一股冷意,額頭光潔飽滿,鼻尖高挺好看,唇形很漂亮,眼睛深邃如大海星辰,睫毛濃長微翹。


每一寸五官,都想上帝費盡心血精雕細作般完美。


忍不住感歎,他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隻是定定坐在那裏不動,就教人移不開眼。


許是安小兔的視線太過炙熱,唐聿城緩緩轉過頭,深邃莫測眸瞳撞上她的視線。


偷窺被逮到,安小兔清澈柔亮的眼眸閃過一抹慌亂,心髒砰砰直跳,小臉微微發燙,忙不迭低下頭,咬著唇不敢看他。


唐聿城冷硬的唇部線條彎起一絲幾不可見的弧度,沒說話,再次將視線放回軍事新聞上。


兩個人沒有交流,偌大的病房內,隻有電視播放的聲音。


新聞結束,他關掉電視。


安小兔見他掀開被子,緊張問道,“你要做什麽?”


“洗澡。”他清冷吐了兩個字。


“不可以,你傷口不能沾到水。”她有些生氣道。


這個男人到底有沒有常識。


“不礙事。”他皺著眉說道。


安小兔扶額沉思,她是知道他有多固執的。


“你給我躺回床上,不然我告訴爸媽你受傷的事。”


“你在威脅我。”唐聿城聲音冷了幾分。


他冰冷攝人的神情嚇得安小兔幾乎想撒腿逃跑,悄悄往後挪了一小步,咽了咽口水。


“反正你傷口不能沾水,要不……我我我給你擦澡吧?”


聞言,唐聿城眉眼一抬,抿唇望著她。


他隱忍著某種情緒,淡淡地道,“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麽嗎?”


“知道,給你擦澡。”她的小臉有些嫣紅說道。


唐聿城一言不發靠坐回病床,重新拉好被子,看安小兔呆呆站在那兒不動。


他輕啟薄唇,提醒道,“不是要給擦澡嗎?”


“啊?哦哦。”安小兔連忙點頭,然後快步朝盥洗室走去。


沒幾分鍾,她端著一盤熱水和毛巾回來。


坐在病床邊,她輕咬著唇,雙手有些顫抖地解著他的衣服扣子,瓷白漂亮的小臉越來越紅。


“解個衣服扣子還需要憋屈?”他垂眸看著她倔強的可愛模樣,唇邊閃過一絲笑意。


“我才沒有。”安小兔羞窘,一口呼吸了幾下,又換成小心翼翼地呼吸。


好不容易幫他把衣服脫掉,她將毛巾浸濕,擰至半幹。


最先擦臉,然後順著脖子往下。


這個男人太好看了,每擦過每一寸地方,安小兔都忍不住想入非非。


比如性感的喉結、優美的鎖骨、寬大結實的肩膀、肌理優美流暢的胸膛、好看的腹肌……


嗷嗷~這是她的老公,還害羞好想撲倒。


她的目光太過灼熱,仿佛要將他一口吞掉般,很難讓唐聿城當著什麽都沒看到。


一股熱流竄向小腹,他喉結滑動了幾下,暗暗咽了咽口水,聲音有些沙啞低沉喊了聲,“小兔,你……”


“啊?你別動,就快好了。”安小兔紅著臉說道,然後努力地將注意力轉回替他擦澡的事上來,強迫自己不要再亂想。


擦完上身後,水溫已經有些涼了。


安小兔去換了一盆水回來。


“咳咳……接下來的你可以自己來嗎?”她實在沒勇氣扒他褲子,替他擦洗下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