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93章 我要睡覺了

唐聿城解皮帶的動作一頓,然後繼續若無其事地將身上的障礙物一一褪去。


安小兔一直慫慫地縮在浴缸裏不敢出去,閃爍不定的目光不小心瞄到隻剩一件小內內的某人,嚇得她立刻收回了目光,低著頭不敢再亂看了。


沒過幾秒,感覺頭頂一片陰影籠罩。


她趕忙抬起頭,看到某個男人站在浴缸旁。


“你、你說不跟我搶浴缸的。”她縮了縮身子,緊張地提醒著。


“小兔。”他嗓音低沉魅惑地喊了她一聲。


“啊?什麽事?”她屏住呼吸,心跳有點兒快。


“一起洗好不好?”他柔聲問道。


安小兔想也沒想就點了點頭,隨即反應過來,趕忙搖著頭拒絕。


“不不不,不用了,我準備洗好了,你洗你的,不用管我。”


她想逃離浴室,可這個男人此時正居高臨下望著自己,讓她無法動彈。


“我覺得你還沒洗好。”


他說完,彎下身,將她從浴缸裏撈起來。


安小兔嚇得趕忙掙紮,他冰沉嚴肅的嗓音立刻在上方響起,“不許亂動,小心等會兒摔了。”


聞言,安小兔馬上安分了,一動不動地讓他抱著。


“你把我放下來。”想到兩人‘坦誠相見’,她紅著臉說道。


他依言將她放了下來,改為牢牢將她抱在懷裏,不讓她離開,緊接著不給她拒絕的機會,低頭吻上她的唇。


沒過多久,浴室內便是一片春色正濃了。


……


後來,過了很久之後,等從浴室裏出來了,安小兔全身無力,軟趴趴地躺在床上。


“小兔,剛才你跟媽在屋外都說了些什麽?”唐聿城看著身旁有些昏昏欲睡的小妻子,覺得她體力實在太差了。


“沒什麽,媽讓我回頭問一下,下次我們回來北斯城的時候,問翊笙要不要也跟來,說她血壓有些高,想讓翊笙給看看,翊笙不想來北斯城的話,她去一趟c市也可以。”安小兔半眯著眼,嗓音軟綿綿的,有點兒慵懶困倦回答。


“就隻是這樣?”他有些懷疑地問道。


“對啊,不然還有什麽事。”安小兔翻了個身,嘟囔著道,“我要睡覺了,不要跟我說話。”


唐聿城微蹙了下眉頭,陷入沉思。


覺得他嶽母的行為有點兒令人匪夷所思,小兔跟翊笙交情還不錯,嶽母想讓翊笙幫治療高血壓,也不用瞞著其他人,隻跟小兔說而已吧。


想不出個所以然,等他回過神,發現安小兔已經睡著了。


他無奈地笑了一下,往她的方向挪了下身體,輕柔地將她擁入懷裏。


……


因為這個男人沒有徹夜欺負她。


第二天一早,一夜好眠的安小兔早早就起來了。


以為中午才能見到媽咪的小安年,見她神清氣爽的出現(自動將她旁邊的他爸比給屏蔽了),特別開心,忙不迭跑到她身邊。


“早安,寶貝兒。”安小兔摸了下兒子的柔軟頭發,笑著說道。


小安年點了點頭,朝她揚起一抹燦爛笑容,拉著她朝餐桌的方向走去。


安小兔向在座的各位長輩,包括她父母一一問好,才在兒子身邊坐下。


自從安小兔回來之後,唐老爺子看著小曾孫一天比一天活潑開朗,有了童真,真正的像個孩子了;連他家二少也終於像個活人了,老爺子沒了那麽多煩心事,整個人也年輕了不少。


隻是……


“對了,三少,你今年幾歲了?”唐老爺子像聊家常般,隨口問了句。


“35歲,怎麽了爺爺?”唐墨擎夜喝著粥,抬眸看了眼老爺子,沒有防備地回答。


唐老爺子一副有感而發的語氣,說道,“你二哥35歲的時候,他兒子都準備上幼兒園了。”


猜到他爺爺接下來想要說什麽,唐墨擎夜立刻警惕了起來。


“正常的,從小到大二哥都比我優秀,我比不上他。”他故意妄自菲薄道。


“三少啊。”唐老爺子語重心長地喊了他一聲。


唐墨擎夜聽得那叫一個心驚膽顫的,不敢答應老爺子的話了。


“你並不比你二哥差,在爺爺眼裏,你們兄弟倆是同樣優秀的,各有各的優點和特長,都是軍界或者商界的佼佼者。”唐老爺子語氣從容,不急不緩繼續道,“爺爺從不懷疑你在事業上的成功。不過爺爺老了,你父母也上年紀了,陪不了你們多少年,你二哥如今也有自己的家庭了;爺爺擔心我和你爸媽百年之後,沒有人陪你老去,沒有人分享你以後的精彩人生啊……”


唐墨擎夜安靜地聽完,心情莫名變得複雜了起來,有點兒吃不下早餐了。


正在一旁吃著早餐的安小兔也聽得目瞪口呆了,爺爺的變相催婚簡直不要太可怕,心疼小叔三秒鍾。


還好她家聿城碰不得別的女人,不然的話,她很懷疑她不在的四年裏,加上聿城忘記了所有事,爺爺就算是為了她家安年著想,也會連逼帶勸聿城要再娶吧。


沉默了一會兒,唐墨擎夜有些煩躁說道,“我自己的精彩人生,為什麽非要跟別人分享。”


“三少,爺爺有個朋友的孫女挺優秀的,比你小幾歲,要顏值有顏值,要才華有才華,溫婉大方又懂事,家世背景又配得上你……”唐老爺子沒理會他的話,自顧地說道。


話沒說完,就被唐墨擎夜給沉聲打斷了,“爺爺,我喜歡男人。”


話落,整個用餐廳陷入了一陣可怕的寂靜。


墨采婧臉色蒼白了幾分,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丈夫。


而唐老爺子愣了一下,很快便反應過來了,‘砰’的一聲,大掌用力地拍在餐桌上,怒吼道,“混賬,你給我再說一次試試!”


墨采婧聽到老爺子的震怒的吼聲,立刻回過神來。


“三少,不許瞎說。”她扯了一下小兒子的衣服,低聲警告道。


“反正我是絕對不會去見爺爺那什麽朋友的孫女的,爺爺想見自己去見。”唐墨擎夜冷哼了聲,緊繃著臉龐不客氣說道。


“你這孩子,說什麽渾話。”墨采婧拍了一下他的手臂,語氣略責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