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92章 惹不起,她躲得起

這邊,和唐聿城在宴廳角落吃東西的安小兔,並不知道薛碧蓉母女的陰暗想法。


過了一會兒,小安年也跑了過來,表示餓了,纏著安小兔讓她喂自己。


難得找了個沒什麽人的地方跟小妻子獨處一會兒,結果跳出了一隻小電燈泡,唐聿城恨不得一腳把兒子給踹飛了。


“把兒子抱起來。”安小兔對唐聿城命令道。


擺放食物的餐桌有點兒高,兒子根本看不到都有什麽。


“嗯。”唐聿城應了聲,冷著臉將小家夥給抱了起來,問他要吃什麽。


小安年一手抱著他爸比的脖子,指著顏值高的食物表示要是,然後安小兔便拿來喂他。


小家夥的嘴巴被養得比較刁,看著顏值高味道卻沒有他想象中好吃的,嚐了一口,便殷勤地讓安小兔喂給他爸比吃;若是吃到他覺得好吃的,就讓安小兔吃。


不過大多數食物進了唐聿城嘴裏。


安小兔根本不知道兒子心裏的那點小算計,看著父子倆共食的美好畫麵,就覺得格外溫馨幸福。


而精明的唐聿城又豈會看不出兒子那點兒小九九?隻是見某個小女人一臉開心,忍了。


唐安夫婦一家三口不知道,他們三人一起吃東西的畫麵,看得別的賓客異常羨慕。


因為安小兔的一方和薛碧蓉母女都不喜歡對方,在壽宴上,能不接觸就盡量不接觸,就算碰麵了,也維持著表麵的和平。


於是,後麵的整個壽宴過程都沒有再發生任何事,表麵上是比較和諧的。


壽宴結束,送完賓客離開後,安小兔又跟安老說了一會兒體己話,才和唐聿城離開,回唐家。


“有些晚了,爸媽到唐家住一晚吧。”唐聿城邊開車,對後座的安父安母說道。


安母低頭看了眼枕在自己大腿睡著的可愛外孫,又想到唐聿城送他們回去,再回唐家莊園,很不順路。


而且明天是周末,沒什麽事,他們也打算去唐家看外孫……


“那好吧。”想通了,安母便應聲答應了。


……


四十多分鍾後,回到唐家莊園。


唐聿城將睡著的兒子從車上抱下來,而安母則拉了下走前麵的安小兔,對唐聿城和丈夫說道,“你們先走,我跟小兔說幾句話。”


兩個男人回頭看了她們一眼,很默契地沒有追問,走進了屋裏。


“媽,什麽事?”安小兔看著有些神秘兮兮的母親,不解地問道。


“小兔,那翊醫生……”安母不知該從何說起,想了一下,才繼續道,“那翊醫生說你身體狀況的怎樣了。”


“恢複得還可以。”安小兔如實回答。


還以為母親留她下來,要說什麽重要的事呢。


“那……”安母猶豫了一會兒,才壓低了聲音說道,“下回你跟聿城回北斯城,問問他要不要來一趟,給媽看一下。”


安小兔一聽,立刻緊張地問,“媽,你怎麽了?哪兒不舒服?有沒有去醫院做過檢查?”


“別瞎緊張,就是血壓有些高,老毛病了,吃了醫院醫生開的藥,也沒什麽明顯效果;所以就想問一下翊醫生有沒有空,或者我有空了去c市也行。”安母趕忙安撫女兒說道。


其實最主要的是她一直都覺得翊笙有些麵善,可又想不起來再哪兒見過。


之前她也沒特殊什麽情緒,結果今晚被薛碧蓉對女兒說的那番話一刺激,就莫名想到翊笙了,並且想見一下翊笙。


安小兔聽母親這麽一說,頓時鬆了一口氣。


“翊笙應該不會來北斯城,他之前說等我身體好了就離開了;我明天打個電話給他,將媽的情況給他說一下,如果翊笙真的不來北斯城的話,到時候再定時間,麻煩媽去c市一趟。”


安母聽她說翊笙要離開的事,眼皮莫名跳了一下。


“離開?去哪兒?”緊聲追問道。


“這個翊笙倒沒有說,他向來愛滿世界跑,隨心所欲,估計連他還沒確定要去哪兒。”安小兔淡笑了笑說。


“這樣啊。”安母輕輕頷首,沒再說什麽了。


“好了,媽我們進去吧,不然等會兒爸要出來找人了。”安小兔雙手挽住母親的手臂,笑著帶她走進屋裏。


安父並沒有上樓,而是在客廳裏等著。


見母女倆走進來了,他立刻走到妻子身旁。


安小兔是從小就吃父母的狗糧長大的,看到父母都五十多歲了,感情依然那麽好,讓她打心底裏替父母感到開心又羨慕。


emmm……等她五十歲的時候,聿城依然像現在一樣,對她那麽好麽?


唐聿城給兒子洗完澡後,回到房間,發現浴室的燈正亮著。


他遲疑了一下,抬步朝浴室走去。


浴室裏


安小兔躺在浴缸裏,心情不錯得哼著歌。


看到浴室的門被推開,某個男人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她嚇得立刻將身體沉入水中,所幸她是洗泡泡浴,不至於春光外泄。


“你、你幹嘛?”隻露出一顆小腦袋的安小兔,戒備地問道。


“洗澡。”他回答得理直氣壯。


“我還沒洗好,你出去等一下。”安小兔瞪著他說道。


“等不了。”他說著,就開始解開衣服紐扣。


“啊?”安小兔不經意瞄到他若隱若現的胸膛,驚呼了聲,有些慌亂緊張說道,“等不了你去隔壁客房的浴室,趕緊給我出去。”


他故意挑這個時候進來,若讓他得逞了,等會兒她肯定又沒力氣走出浴室了。


“我淋浴,又不跟你搶浴缸。”


他淡定地掃了她一眼,將脫下來的衣服掛到架子上。


安小兔噎了一下,不知該怎麽反駁了。


想了一會兒,她指著衣架上的浴袍,對他說道,“麻煩幫我拿一下浴袍。”


“你喊誰?”他故意刁難。


她咬著牙,擠出一抹笑說道,“聿城,麻煩幫我拿一下浴袍,謝謝!”


惹不起,她躲得起。


她到隔壁客房浴室去洗。


“我正解皮帶,沒空,自己起來拿。”


“……”安小兔。


這個混蛋!


深吸一口氣,她咬牙切齒怒道,“唐聿城,你一個月內都不許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