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91章 沒事,我最疼你

安小兔並不知道唐聿城已經從唐墨擎夜那裏知道了,四年前他們和薛碧蓉母女之間的恩怨,更不知道唐聿城心裏的想法。


她想起剛才薛碧蓉一開口就夾槍帶棍的,顯然是對四年前安娉婷入獄的事懷恨在心,這讓她的心情就忍不住變得有些沉重了起來。


不過很快,她便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將這些消極甩在腦後。


四年前安娉婷入獄,是她自作孽的下場,如今過了四年,安娉婷如果還想找他們麻煩的話,自己也不會怕她。


“霸氣麽?那是因為他們觸碰到媽的底線了。”安小兔淺笑了一下,回憶著給他說道,“記得我上小學的時候,別的女同學欺負我,後來下午放學回家了,我媽知道了之後,連飯都不做了,直接提著菜刀上那女同學的家,是真的提著菜刀;把那女同學一家嚇慘了,不僅道了歉,還賠了醫藥費,後來那女同學見了我都繞道走了。”


母親從小就把她當心肝寶貝兒一樣疼愛著,做錯了事,母親可以罵她揍她;但如果外人敢欺負她,母親非得跟對方拚命不可。


想起以前的事,安小兔覺得心裏暖烘烘的。


“咱媽很疼你。”唐聿城得出結論道。


“她現在最疼安年。”她笑道。


每次跟母親打電話,大部分內容都是圍繞著兒子轉,總是不厭其煩地叮囑她一些事項。


以為她吃味兒了,他說道,“沒事,我最疼你。”


“……”安小兔突然臉紅了起來,不敢看他。


這個男人,怎麽突然說起情話來了。


“我……我們去吃點兒東西吧,我有點兒餓了。”她轉移話題道,今晚都沒吃東西就來參加爺爺的壽宴了。


“好。”唐聿城看著她臉紅的樣子,有點兒想吻她了。


不過隻能想想而已,地點不合適。


況且,目前喂飽她才是主要的。


宴廳的另一邊。


安娉婷和她那準備訂婚的未婚夫林立衍站在一起,低語淺笑交談著;在監獄裏磨礪了四年,讓她的思想變得成熟了許多,不再像四年前那麽天真、不切實際愛幻想了。


這個男人是她母親給她挑的,比她大七八歲,雖然長得遠不及唐墨擎夜,但長得也不差,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繼承人,其財勢在安家之上,可以說是門當戶對的。


安娉婷對這個男人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但也不反感,不排斥,而這個男人對她也很不錯。


不出意外,今年底訂了婚,明年應該就結婚了。


“娉婷,唐二爺是你堂妹夫?”她身旁的林立衍有些驚訝問道。


“嗯。”安娉婷冷淡地應了聲。


“想不到你還有個堂妹,之前沒聽你說過。”林立衍沒察覺她的情緒異樣,又閑聊著說道。


安娉婷皺了下沒有,忍著不耐解釋,“她之前失蹤過四年,大家都以為她死了,是最近才回來的。”


林立衍想了一下,試著說道,“娉婷,我們公司最近有個合作案想跟kr·c國際集團合作,不過競爭有些大;而唐二爺是你堂妹的老公,和唐墨三少是兄弟,你看看能不能跟你堂妹說一下,看能不能給個麵子……”


他對自己遞上去的企劃書是有信心的,想讓安娉婷幫說個情,純粹是為了保險起見。


如果能成的話,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安娉婷聞言,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她都還沒有跟他訂婚,他就讓自己幫他拉生意了。


而且,她跟安小兔是死對頭,竟然讓她去求安小兔?門都沒有。


“不去,要說你自己去說。”她冷冷地說了句,板著臉走了。


因為林立衍的這番話,安娉婷便愈發覺得安小兔那個女人樣樣不如她,憑什麽能嫁到這麽好的男人。


再想到未婚夫各項條件都不及她曾愛慕的男人唐墨擎夜的三分之一。


越想,她的心理就越不平衡。


對林立衍心生了一絲反感。


薛碧蓉一直注意著宴會上的動靜,也注意到了女兒似乎和林立衍似乎起了爭執,便關心問道,“娉婷,跟立衍鬧別扭了?”


林立衍是她千挑萬選看中的女婿,長相不錯,成熟穩重,有事業心上進心,家庭關係簡單,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親戚;私生活也可圈可點,從不和女人曖昧。之所以三十多歲了還單身,是因為大學時談的初戀女友,準備結婚的時候發現女方劈腿了,分手之後,他便一頭紮進事業中,沒心思再談戀愛。


這兩年林家催的緊,他又覺得自己這年紀確實該結婚了;看了娉婷的照片,便表示對娉婷有好感。


然後,這事就這麽成了。


安娉婷的臉色僵了僵,將林立衍跟自己說的那些話,給母親說了一遍。


“這件事,你婉言拒絕就行了,幹嘛衝他撒氣啊。”薛碧蓉微蹙著眉頭,給她講道理,“立衍又不知道你和安小兔之間的恩怨,以為你跟安小兔感情好,才提的;等會兒你跟立衍好好把話說開了,再委婉說一下安小兔對你有些敵意,這樣一來,立衍就以後不會再讓你幫他和kr·c國際牽線了。”


薛碧蓉是打心底將林立衍當成準女婿看待的,不希望女兒的婚事有變。


“我……”安娉婷沉思了一下,才答應道,“我知道了。”


“不管有什麽事,都先忍著,等你和立衍結了婚再說。”薛碧蓉知道女兒心裏不痛快,她又何嚐心裏痛快了?


她湊到女兒耳邊,低聲警告說,“不許招惹安小兔,萬一她跑去立衍麵前,把你進過監獄的事給抖了出來,你的婚事就要黃了;要是安小兔再鬧大點兒,後果你自己也想得到的。”


等女兒結了婚之後,就算立衍知道女兒坐過牢的事,也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畢竟誰年輕沒犯過點兒錯?


銀屏上衣著光鮮的女星,也有肮髒的一麵呢。


“這些我都知道,媽不用太操心。”安娉婷沉了下氣,隱忍說道。


仔細一想,林立衍的條件在同齡人當中,也算是佼佼者。


若是他能對自己上心,就算她日後對付安小兔,也不愁沒退路。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