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90章 安老的壽宴

莫名被兒子仇視了,唐聿城有些懵,想不明白自己哪兒得罪這小祖宗了。


後來,晚上安小兔哄兒子睡覺後,他才知道原來她傍晚時眼眶紅紅的,兒子以為她被自己欺負了。


因為這事,他再三強調以後看她的日記不許再哭了,否則他就把那些日記燒了。


安小兔每次都應得好好的,可是他每次下班回來,都見她紅著眼眶。


警告、威脅都沒用,唐聿城不得不把書房的密碼改了,讓她進不了他的書房,結果她眼巴巴地來求他,他的立場就毫不猶豫動搖了。


到最後,又把密碼給改了回來。


因為安小兔的原因,原本半個月回一次北斯城,改成了每周末都回去,就如四年前一樣。


這天,是安老的壽辰。


安家特意舉辦了宴會,邀請了不少政商名流。


時隔四年,安小兔雖不喜歡安家的其他人,但她是安老的孫女,爺爺的壽宴,她必須 要出席的。


而安父年輕的時候和安老鬧翻了,而在安小兔失蹤的四年裏,父子倆走動的次數多了,雖然沒有回安家,但父子感情還算可以。


安老的壽宴,安父安母自然也出席了。


於是,當盛裝打扮的唐安夫婦一家三口和安父安母一同踏入宴廳,立刻吸引了宴會上大多數人的目光。


很多人立刻認出了唐家二爺唐聿城,至於安小兔,有些人見過她,但時隔四年,早就忘了,而安撫安母極少參加宴會,賓客們對他們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已經出獄有好一陣子的安娉婷,遠遠就看到唐安夫婦等人了。


想到她在監獄裏待了四年,全都是拜唐聿城和安小兔所賜,她的臉色變了變,卻沒有將心底的濃濃恨意表現出來。


“娉婷,你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嫁人。”薛碧蓉走到女兒身邊,安撫地拍了下女兒的手背,“來日方長。”


四年前唐聿城為了給安小兔出氣,把娉婷弄進了監獄,害得她精神有些失常。


丈夫怕她惹怒了唐家人,把她給軟禁了起來。


後來得知安小兔死了的那一刻,她忍不住感謝老天有眼,感謝祖宗保佑,覺得安小兔死得好。


再後來過了一年,知道唐聿城不知得了什麽病,忘盡了前塵往事,還被降職,帶著兒子調到了c市。


看著唐聿城家毀妻亡,又因降職而背井離鄉,她終於狠狠出了一口惡氣,覺得唐聿城跟安小兔的下場,全都是報應,活該!


她去監獄探監,將安小兔和唐聿城的下場告訴了娉婷,鼓勵她在裏麵好好改造,再加上唐聿城已經在c市了,唐家都自顧不暇了,哪還有心思顧及到娉婷的事。


於是她讓丈夫花錢去打點獄警以及一些裙帶關係,讓娉婷的刑期縮短到四年。


因為對外宣稱娉婷是出國進修,在娉婷出獄之前,她就給娉婷挑好了丈夫,想著等娉婷一出獄,就準備婚事。


沒想到前些天聽老爺子說安小兔竟然還活著?


如今看到安小兔一家三口幸福的畫麵,薛碧蓉覺得膈應極了,胸臆間的那口惡氣怎麽也咽不下去。


“媽,你放心吧,我不會輕舉妄動的。”安娉婷反過來安撫母親,唇角彎起,笑意卻不達眼底。


經過四年的磨礪,她已經不是當年的安娉婷了。


行事更加謹慎、小心,也更加沉得住氣了。


母親說得對,來日方長,她有的是時間,將四年前安小兔加諸在她身上的屈辱,加倍還給回去。


這邊。


安小兔和丈夫兒子,以及她父母剛給安老祝賀完,還沒說上幾句話,就看到安娉婷和薛碧蓉朝這邊走過來了。


薛碧蓉將安小兔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端著長輩關心晚輩的語氣說道,“小兔好久不見啊,和四年前相比,瘦了不少呢,在外麵吃了很多苦吧。”


“還好,多謝嬸嬸關心。”安小兔禮貌地揚起一抹優雅合宜的微笑,淡然回道。


“哎……四年前大家都以為你已經死了呢,你母親還一度傷心欲絕,差點兒哭瞎了眼呢;還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你了呢,如今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以後好好跟二爺過日子。”薛碧蓉一副替她感到高興的表情,欣慰說道。


安小兔動了動嘴唇,還沒來得及說話,安母就立刻挺身而出,護犢子的姿態。


“弟妹,今天是父親的壽辰,你張嘴就說什麽死的,是不是太晦氣了?”安母臉色微冷說道。


不是她好欺負,隻是平時懶得計較罷了。


薛碧蓉極少見安母這麽氣勢逼人,尤其是安母當著安老的麵,不留情麵地指責自己,讓她難堪。


瞥了眼安老,見他緊抿著唇,臉色陰沉了幾分,她頓時忐忑不安了起來。


“大伯母,我母親向來刀子嘴豆腐心,小兔妹妹如今能安然歸來,母親多少有幾分替你們感到開心的,用詞不當,還望大伯母不要計較。”安娉婷巧笑嫣然,及時替母親解圍。


安母心裏冷哼:薛碧蓉母女會開心她家小兔平安歸來才怪,是巴不得她家小兔永遠回不來吧。


薛碧蓉母女最好跟她家井水不犯河水,要是敢找她家小兔麻煩,她就是拚了這條老命,也要弄死她們。


安母心裏還是不爽,可想到今晚是安老的壽宴,以和為貴,至少是表麵上的。


於是,這事就這麽揭過去了。


不想跟薛碧蓉母女虛與委蛇,安小兔跟安老說了幾句話,便走開了,而小安年則留下來哄安老開心。


“沒想到咱媽也有這麽霸氣的一麵。”唐聿城湊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讓他想護著她的機會都沒有。


從c市回到北斯城,三弟得知他們今晚要參加安老的壽辰,又因為安娉婷剛出獄不久的原因,三弟便主動將四年前他們夫婦和薛碧蓉母女的恩怨詳細說了一遍。


讓他知道今晚即是安老的壽宴,也算是半個鴻門宴。


果然,那薛碧蓉一開口就口蜜腹劍,不僅針對她,還將嶽母給一並咒罵了進去。


他猜得到薛碧蓉肯定還因為安娉婷入獄的事,對他們懷恨在心。


但如果那對母女敢卷土重來,傷了小兔一分,他這次會絕對永絕後患,讓她們以後再也作不了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