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89章 愛極了這個男人

得到了唐聿城的同意,第二天上午,安小兔起床吃了東西,便鑽進書房裏去了。


中午,唐聿城下班回來。


以為安小兔還沒起床,回到房間一看,沒有看到人,以為她出門了。


問了老管家,才知道安小兔上午十點左右就起床吃東西了。


他想了一下,便猜到安小兔可能在書房裏。


推開書房的門,見安小兔坐在沙發上,正低著頭,手裏拿著他寫的日記本。


“小兔,吃午飯了。”他朝她走了過來,輕聲喊道。


安小兔聽到聲音,猛地抬起頭看向他。


唐聿城見她眼眶裏蓄滿了淚水,臉頰還有些淚痕,心髒猛地揪痛了一下,緊張地問,“發生什麽事了?怎麽哭了?”


安小兔合上日記本,趕忙低下頭擦去臉上的淚水。


“我沒事。”她重新抬起頭,朝他揚起一抹笑。


她的眼睛還是紅紅的,仿佛被誰欺負了,委屈又傷心,唐聿城一下子將她抱在懷裏,抽掉她手中的日記本,放到旁邊的桌子上。


“給我說說,怎麽回事?”他的語氣霸道而強勢,頓了頓,補充道,“不說我就吻到你肯說為止。”


安小兔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這個男人,他竟然用這種方式威脅她。


“嗯?”他嗓音沉沉地問了聲,低下頭,作勢要吻她。


她嚇得立刻雙手捂住嘴巴,睜大的眼睛,防備地望著他,忙不迭點了點頭。


唐聿城看著她眼巴巴的模樣,想吻她的念頭更強烈了,不過時機不對。


“說吧,剛剛為什麽哭?”他再次問道。


安小兔放下捂住嘴巴的雙手,改為回抱住他,輕聲解釋道,“沒什麽,就是看你的日記,記錄小安年成長的,想到我不在的四年裏,你照顧安年那麽辛苦,一時忍不住……”


她剛才看的那本日記,是他來到c市第一年寫的,用輕描淡寫的筆風記錄著安年小時候的事,日常記錄簡潔明了。


比如安年小時候早上幾點醒的,幾點吃東西,然後帶著安年去上班,還有安年什麽時候哭了,又或者換尿布,午睡多久,晚上幾點睡覺……這些瑣事,他每天都不厭其煩地記錄下來。


有時如果有別的新鮮事,他也會記錄下來。


安年生病的時候,他記錄得特別詳細。


她剛才在日記裏看到其中一篇,是說他和安年來到c市的第三個月,正值季節交替,安年因著涼而發高燒了,高燒來得凶猛,39.2°,去了醫院, 然而吃藥和打退燒針都沒用,或許是因為發燒難受,安年不肯躺在病床上,即使睡著了,可一放到床上,安年就會立刻驚醒並大哭,不得已,他隻能一直不撒手得抱著,連續抱了十幾個小時,直到安年的高燒退了,他陪安年喝了些粥,父子倆才一起在醫院病床上休息……


日記的文字記錄很樸實無華,沒有用任何修飾詞或者形容詞,可她卻能想象到他照顧生病的安年有多辛苦,想到那些畫麵,她的心就忍不住抽痛,難受得幾乎窒息。


還記得安年剛出生的時候,就隻允許他抱而已,隻跟他親近。而安年生病的時候,也一直粘著他,不肯睡床。


“不哭了,安年很好照顧的。”唐聿城抬手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淡淡說道。


那小家夥比別的孩子要懂事,就是平常會是不是皮一下,特別欠揍。


安小兔吸了一下鼻子,眼睛還是紅紅的。


“聿城,對不起!”她抱緊了他,把臉帖在他的胸膛,哽咽著說道。


他們是夫妻,明明應該一起撫養安年長大的,可是她卻消失了四年,讓撫養安年的重擔壓在他的身上,又當爹又當媽的。


“別說這些話,我不愛聽。”唐聿城皺緊了眉頭,他記得翊笙說過她當年差點兒就死了,也知道她沒有隻字片語地消失了四年,是有苦衷的。


他不逼她。


他等。


等到將來有一天,她會將理由告訴自己的。


“好。”安小兔乖乖點了點頭。


“還有,以後不許哭了,下回再讓我看到,我就不準你再看這些日記了。”知道她為什麽哭,唐聿城語氣強勢說道。


她想了解這四年裏的事,他如她所願,但他不想看到她為過去的事而掉眼淚,將來也不行。


“好。”她還是溫順地答應道。


“去洗一下臉,吃飯了。”對於她的回答,唐聿城滿意地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催促道。


安小兔‘嗯’了聲,唇角彎起一抹弧度,抬起雙手環住他的脖子,費力地踮起腳尖輕吻了一下他的臉頰。


愛極了這個男人。


剛要退開,感覺腰間一緊,她小小地倒吸了一口氣。


緊接著男人的吻落下,霸道地封住她的唇,奪去她的理智 ,讓她沉淪。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放開小臉緋紅,氣喘籲籲的她。


“肺活量有待加強。”他笑容淡淡地說道。


安小兔哼了一聲,握著拳頭捶了一下他的胸膛,“既然嫌棄,以後都不許吻我了。”


“好了,不鬧了。”唐聿城的大掌握住她的拳頭,說道,“去洗一下臉,我們下去吃飯。”


“嗯。”安小兔抽回了手,轉身走進書房的洗手間了。


等洗了臉出來,挽著唐聿城的手下樓吃飯。


吃過午飯,唐安夫婦像往常一樣,一起到外麵散散步,偶爾聊幾句,唐聿城不擅長找話題,大多時候是安小兔在說,不管什麽話題,他都能接幾句。


目前的生活,平淡而溫馨幸福,安小兔感到很滿意。


至於未來,她已經有自己的規劃,不過目前還是以兒子和這個男人的病情為主。


等唐聿城去上班後,安小兔喝了翊笙開的藥便回房間休息了。


午睡醒來之後,又鑽進唐聿城的書房裏,通過他的日記,了解這四年中都發生了什麽事。


下午唐聿城下班,順便接兒子回到家,沒看到安小兔的身影,便猜她肯定在書房裏。


到了書房,又見她像中午那樣,眼眶紅紅的。


樓下客廳裏,小安年見夫妻倆下來,而他媽咪眼睛紅紅的,第一反應就是他爸比欺負他媽咪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