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87章 關於赫洛斯不為人知的事

“想來就來了,不行麽?”安小兔挑了下眉,不由多看了兩眼麵前這個賞心悅目的男人。


並無雜念,純粹是欣賞美好事物的眼神。


“當然可以。”翊笙勾唇淡笑,指了下沙發,“坐吧,好些天沒見你了,等會兒幫你檢查一下身體。”


“等下,我去倒杯花果茶。”安小兔像是在自己家般,說著就要朝廚房走去。


翊笙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示意她坐下,然後喊了聲,“十五,倒杯花果茶出來。”


莫約過了半分鍾,一名身材高挑,長相冷豔的年輕女子端著洗幹淨的水果和一壺花果茶走出來。


“二少夫人,請用茶。”被喚‘十五’的女子動手倒了兩杯茶,冷冷說了聲,便退到了一旁等候差遣。


“你先退下,有事我再叫你。”


翊笙態度淡漠地揮退了十五,不喜歡跟安小兔說話的時候,有外人在場。


等十五離開了之後,安小兔喝了一口酸酸甜甜又冰冷的花果茶,才問翊笙,“那個女子,是你雇的傭人?”


一眼就看出翊笙單純把那個冰冷的女子當成下人,隨意使喚。


但是以她對翊笙的了解,翊笙向來喜歡獨來獨往,很反感別人打擾到他的寧靜生活。


雇人伺候他?這不像他的作風。


而且她注意到那女子不僅知道她的身份,還叫她二少夫人?


“不是。”翊笙否認了她的猜測,解釋道,“那女人是唐聿城塞的,說是感激我這些年對你的照顧,那女人也是暗衛,沒有名字,編號十五。”


之前為了給她醫治,在唐聿城的別墅住了一段時間,等回來才發現那個女人登堂入室住下了,怎麽也趕不走,說是唐聿城的命令。


洗衣做飯拖地板,翻地種菜澆水,所有家務樣樣精通。


每天一做完所有的家務,便退到他眼不見為淨的地方,隻有在他吩咐事情的時候,才會及時出現。


久而久之,他便默許了十五在這裏住下。


安小兔眼底閃過一抹驚訝,隨即打趣道,“看來你對十五應該挺滿意的。”


原來是聿城安排的人,難怪她剛才叫自己為二少夫人。


不過她並沒有聽聿城跟自己提起過,安排暗衛給翊笙的事。


在這之前,也沒有聽翊笙跟自己說,唐聿城塞了個人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還不錯。知進退,家務做得不錯,最主要的是很安靜。”翊笙大方承認道。


他喜靜,十五則沉默寡言地做著事。


唐聿城塞的這個人,他是滿意的。


聽他這麽說,安小兔淺笑了一下,並沒有將過多的注意力放在十五身上。


閑聊了一會兒,又問了些關於兒子和唐聿城的情況,問翊笙有頭緒了沒有。


想讓小安年開口說話,翊笙覺得並不難,根據他所收集到的數據統計來看,隻需讓小安年受到刺激,刺激他不得不開口說話。


唐家人以往也聘請過不少名震國際的醫生對小安年采用刺激的方法治療,不過沒有任何效果。


小安年的治療方案他都看過……翊笙看了眼一旁的安小兔,覺得主要突破口還是在安小兔身上,至於怎麽個突破法,還有待他思考。


至於唐聿城的情況,翊笙覺得有些棘手,這種情況他從未見過,醫學曆史上的記錄也屈指可數,但並沒有提到該如何治療。


而他也沒有親自給唐聿城做過全身檢查,重心放在小安年身上。


聽安小兔提到在北斯城遇見‘赫洛斯’,翊笙神色一凝,問了她都跟赫洛斯說過什麽話。


安小兔將遇到赫洛斯的事詳細地給他說了一遍,末了有些不解地問,“赫洛斯有什麽問題嗎?”


翊笙沉思了一會兒,才說道,“我以前在司空少堂身邊的時候,見過赫洛斯,他跟司空少堂好像合作過。”


聞言,安小兔臉上的血色退了幾分。


一是再次聽到讓她噩夢的司空少堂,二是沒想到赫洛斯曾跟司空少堂有過合作。


赫洛斯看起來衣冠楚楚的,言行舉止優雅又紳士,像個貴族商人。


“以前在日本的時候……我沒聽你提起過。”她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


以前在日本,她給赫洛斯做過兩三次德語翻譯。


翊笙解釋道,“那時我待在實驗室裏忙,直到你第三次受雇於赫洛斯,我才知道是赫洛斯的,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懷疑,直到你完成了那次的翻譯工作,我便立刻帶你離開日本了;我覺得以後不會再遇上赫洛斯了,再加上擔心告訴你之後,你會害怕,我就沒有說了。”


那時他不知道唐聿城忘了所有事,不敢擅自調查北斯城唐家的情況,怕唐家人察覺到他們的行蹤。


在安安遇上赫洛斯的事之後,他更加注意他們的行蹤了。


“翊笙,赫洛斯跟司空少堂的交情怎樣?”安小兔有些不安地問。


“這個安安不用擔心,赫洛斯跟司空少糖有過一兩次走私軍火合作而已,不存在什麽交情。”翊笙淡淡回答道,知道她在擔心什麽。


想到安小兔在北斯城遇到赫洛斯的情形,他就忍不住蹙了下眉,提醒道,“為了慎重期間,你以後不要還是再跟赫洛斯接觸了,唐聿城是軍人,而赫洛斯以前走私過軍火……”


如果隻是他鄉遇故人而已,那還好;就怕赫洛斯知道了安安的真實身份之後,心生了什麽目的。


想罷,決定找個時間,至少是赫洛斯在r國的這段時間,讓唐聿城注意一下這個人。


“我知道了。”安小兔的心情變得有些壓抑。


因為赫洛斯的事而影響了心情,她跟翊笙又隨便聊了一會兒,便告辭回家了。


回到了家。


安小兔暫時將赫洛斯的事拋到一邊,看差不多該做晚餐了,她突然興起,放廚師半天假,她要親自下廚做晚餐。


廚師猶豫了一會兒,退出了廚房。


嬌貴的二少夫人下廚,廚師怕主子下班回來後知道了會怪罪,還不放心地給唐聿城打了個電話,將安小兔要下廚的事告訴他。


唐聿城隻是淡淡地說了句: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