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86章 不說,我就吻到你說為止

“不過什麽?”他追問。


“沒什麽,先吃飯吧。”安小兔俏皮一笑,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得不到答案,唐聿城的心就被貓爪子撓了般,癢癢的。


若不是傭人和管家在一旁候著,她又臉皮薄,他肯定將她按在懷裏懲罰她一番。


見她已經開始吃飯了,他眼底掠過一絲無奈,打算等會兒吃了飯再問她。


安小兔不知是在討好他還是什麽,吃飯間,不時地給他夾菜,弄得唐聿城有些受寵若驚。


吃過午飯。


看還有些時間,唐聿城陪安小兔到外麵散散步。


他記得她說四年前他們的相處模式,有一項就是這樣的。


“小兔,剛才吃飯之前,你說不過什麽?”他還記得問她這事。


安小兔微怔,隨即才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麽。


“不告訴你。”她笑著道。


唐聿城聽出她並非是真的不想告訴自己,“可我想知道。”


“你求我,我就告訴你。”她微抬起下巴,笑靨如花,語氣帶著點兒高傲。


“必須求你,你才肯告訴我?”唐聿城望著她璨亮如星的眸子,帶笑的語氣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危險。


完全感覺不到危險的安小兔點了下頭,“對,求我。”


話音剛落,感覺腰間一緊,緊接著一陣天旋地轉,她‘啊’地低叫了聲,生怕摔倒,雙手下意識抓住他的手臂。


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被他壓在樹幹上。


“聿城你……唔?”話未說完,嘴唇已經被封住。


她嚇得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緊張和害怕。


他怎麽突然吻上自己?


唇瓣傳來一陣輕微刺痛,跟在聽到他霸道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專心點兒。”


臉皮薄的安小兔想推開眼前的男人,卻不料反而被他抱得更緊,吻得更凶了。


大白天的,又是在外麵,被這個男人突然襲吻,讓她有種偷情的感覺,生怕被人看到,卻又有些期待,緊張害怕的同時,又覺得有些刺激。


雖然他忘記了過往的所有,他的吻技卻一如既往的撩人,安小兔沒多久便被吻得手腳發軟,無力地靠在他懷裏。


又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麽長,這個男人才終於肯放過她。


“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現在肯告訴我了麽?”唐聿城在她耳邊低語道,“不說,我就吻到你說為止。”


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安小兔,小臉頓時紅透了,幾乎抬不起頭來。


這個可惡的男人,竟然用這種招式來逼供。


看著她不甘地咬了下嬌豔欲滴的唇瓣,唐聿城眸光掠過一絲炙熱,想再次將她按在懷裏,狠狠地將她吻個夠。


“嗯?”他湊近了她。


他的靠近把安小兔嚇得花容失色,雙手迅速捂住嘴巴,忙不迭點頭,表示肯說了。


“那說吧。”唐聿城薄唇閃過一絲笑意,將她的雙手拉下來。


安小兔不甘他太得意,輕哼了一聲,有些委屈地說道,“你雖然對我有求必應,不過你以前還很喜歡欺負我,還會揍我。”


“撒謊。”唐聿城壓根不相信她說的話。


覺得她才是欺負他不記得以前的事了,胡亂捏造的。


他哪兒舍得欺負她,更別說揍她了。


“你以前揍過我好幾次呢。”安小兔一臉認真地掰著手指,“我懷小安年的時候,你也揍過我。”


“那我為什麽揍你?”他問道。


想到被他按在腿上打屁屁的原因,安小兔的臉色僵了一下。


“不記得了。”她語氣透著一絲心虛,不敢看他。


唐聿城一把將她摟入懷裏,大掌揉了下她的頭發,“我想我知道為什麽揍你了。”


“你想起什麽了?”安小兔猛地抬起頭,有些緊張望著他。


“不是。”見她因自己的話,眼中劃過一抹失落,他又說道,“你有時候確實挺討打的,比如剛才讓我求你的樣子。”


安小兔收回了目光,想著她記得以前的事,他卻什麽都不記得了,心裏就有些不好受;而翊笙那裏也沒有把我,不知他何時能想起以前的事,又或者會不會一輩子都想不起來了。


她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腰,把臉埋在他的胸膛,不說話。


“我舍不得打你,我剛跟你開玩笑的。”唐聿城趕忙解釋,以為她是因為自己剛才的話而心情不好。


她抬起頭,見他一臉緊張,笑了,也莫名釋懷了。


不想再糾結他忘記所有的事,隻要他們以後也好好地一直在一起就夠了。


“好了,你該去上班了,別遲到了。”她抬手替他撫平衣服的褶皺,又幫他整理一下領帶。


“我送你回家。”唐聿城並不急這幾分鍾,牽著她的小手朝別墅的方向走去。


安小兔邊走邊看著身旁的男人,唇角緩緩彎起,仿佛回到了四年前他們在部隊時的溫馨幸福時光。


很慶幸四年前她咬牙撐過來了,更慶幸能回到他身邊。


回到家,唐聿城帶她去書房把她的指紋錄進去,並將電子密碼告訴她。


等他去上班了,安小兔也沒閑著,利用午休的時間去了他的書房。


書房裏設有專門放置日記本的書架,她很輕易就找到了他這些年所寫的日記。


安小兔站在書架前,看著劃分歸類得很清楚的日記本,心底突然緊張了起來,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書架上的日記本,遲遲沒有伸出手。


不知站了多久,腿都快站麻了,安小兔隻是深吸一口氣,轉身離開了書房。


雖然很想知道這四年來他和安年的事,可還是決定等他回來,問過他是否同意再說吧。


畢竟這些是他的隱私,她怕擅自偷看了,他知道後會生氣。


想到有些日子沒見到翊笙了,安小兔跟老管家交代了聲,便開車出去了。


……


見到安小兔出現,翊笙似乎有些意外,又好像意料之中。


“怎麽來了?”從實驗室出來的翊笙淡然地笑問。


淡雅如水的氣質,精致絕塵的相貌,溫潤如玉,搭配上他那身白大褂,整個人很輕易讓人生出一種如不食人間煙火謫仙的錯覺。


而這鮮為人知的溫柔一麵,隻有在安小兔麵前,才會表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