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83章 讓你比四年前更喜歡我……

唐聿城眼底掠過一絲慌亂,他不知道四年前的自己是怎樣待她的,可明顯感覺得出她比較喜歡四年前的自己。


雖說四年前,四年後都是他,可他很清楚自己在感情方麵的缺點是什麽——不會哄人。


他怕她總想著四年前的自己,那如今的自己和四年前的做對比,就她就不那麽喜歡如今的自己了。


“那我改,以後你問我什麽,我都給你說,好不好?小兔。”他急著保證道。


“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改。”安小兔把臉埋在他的胸前,她不是不信他的話,而是如今他的狀況,總記不住事,今晚說的話說不定過些日子,他就忘掉了。


“我說改就能改。”他雙手抓著她的手臂,將她拉開一些距離,讓她看著自己,語氣嚴肅而認真,“真的,你信我。”


安小兔被他那無比堅定的神情震撼到了,等回過神來,才答道,“好,我信你。”


即使過一段日子,他便身不由己忘了今晚說的話,可她知道他真的有這份心就足夠了。


聽了她的回答,知道她原諒自己了,唐聿城再次將她抱在懷裏,抱得緊緊的。


“聿城。”安小兔待在他懷裏,輕聲喊了句。


“嗯。”他原本清冷的嗓音染上幾分溫度,似乎覺得太寡言了,又補了一句,“怎麽了?”


“你以後別亂想我跟別的男人有什麽,我絕對不會婚內出軌或者跟人曖昧的,我要真不想跟你過了,會跟你斷得幹淨了,才……”


她話還沒說話,就被唐聿城給打斷了,“不許說了。是我不喜歡看到別的男人出現在你身旁,才生氣的,我以後有什麽疑問會直接問你,不會再一個人在心裏亂想的,你別說什麽跟我斷得幹淨之類的話,我不愛聽。”


他以前從未想過她在短短時間內,對自己的影響會如此之大,更從未想過她將來會離開自己。


他隻知道,他想跟她在一起。


也很清楚自己的狀況,他怕她萬一離開了自己之後,過段時間,他就會忘了她。


可他不想忘記她,想一直一直跟她在一起,直到多年之後他死的時候,記憶裏都是她,隻有她。


“不說了。”安小兔點頭應了聲。


把話說開了之後,唐聿城覺得鼻息間盡是她身上的沐浴露奶香氣味,是兒子的兒童沐浴露,再加上她溫軟的身子靠在自己懷裏,撩得他漸漸春心欲動了。


“小兔……”他嗓音有些低啞喊道。


她‘嗯’了聲,抬起頭看見他炙熱的眼神,很清楚這代表著什麽,臉頰一紅。


想躲,但想到他這陣子的退讓,讓自己和兒子相處,她便又忍住了,遲疑了一下,雙手有些緊張地環上他的脖子。


她的主動讓唐聿城得到很大的鼓勵,他長臂一收,讓她的身子緊貼著自己,另一隻大掌帖在她腦後,低頭,吻上她的柔軟粉嫩唇瓣。


他吻得很溫柔很有耐心,像是對待絕世珍寶般。


漸漸地,隨著氣氛的變化,他緩緩加深了這個吻,纏綿而燃情。


稍久一點,安小兔便被他吻得渾身發軟,原本環著他脖子的雙手也無力地搭在他的肩上,就連身上的睡衣也不知什麽時候不見了。


為了能讓她舒坦些,唐聿城緩緩將她放躺在床上,扯開礙事的圍巾……


後來,在他準備攻城掠地之際,參與一絲理智的她不忘提醒他做安全措施,他愣了一下,眼底掠過一絲暗芒,跟著照她的話做了。


安小兔被欺負了一次之後,便繳械投降,嚶嚶地哭著求饒了。


這可是她主動送上門的,某個被迫禁欲了那麽久男人怎麽可能輕易放過她,浴室幾乎被折騰了了一整夜,直到天露魚肚白,那個獸ll性大發的男人才勉強收手。


沉睡前的安小兔心底閃過一個念頭:她以後再也不敢主動招惹某個禁欲的男人了。


奮戰了一夜的唐聿城依然精神和清醒,垂眸看著枕著自己手臂,在懷裏恬睡的人兒,眼角有著淡淡的淚痕,是她在最動情時控製不住低泣的。


他之前一直以為自己對那事冷淡的,可一遇上她,便再也控製不準了。


薄冷的唇勾起一抹很淺的弧度,他緩緩抬起手,無比輕柔地撫上她的粉嫩臉頰,心底湧起一抹感激,感激她再次出現在自己的生命中,讓他知道人生也可以如此美好。


他在她耳邊輕聲低語、認真承諾,“我不知道四年前的我是怎樣的,可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做得比四年前還要好,不會讓你總想著以前那個我,讓你比四年前更喜歡我……”


又過了一會兒,確認她已經睡得很沉了,唐聿城才輕柔地將她抱進浴室。


將安小兔放在滴了精油的浴缸裏泡著,唐聿城從浴室裏出來,迅速換上一整套新的床上用品,才重新走進浴室,將彼此洗幹淨。


最後,相擁而眠。


……


安小兔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過後了。


她扶著酸軟無力的腰坐起來,暗罵某人昨晚太禽ll獸了。


身上的薄毯緩緩滑落下來,她感覺身子一涼,低頭,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紅的,又羞又怒地咬牙切齒。


混蛋,連被單都換了,卻不幫她把衣服穿上。


莫約過了半個小時,安小兔梳洗完畢從浴室出來,感覺比剛醒來時舒服多了,就看到房門被推開,某人從外麵走進來。


“小兔。”唐聿城快步走到她麵前,見她臉色有點兒不好,猜想可能是昨晚欺負她太凶了,便有點兒討好說道,“我已經吩咐廚子準備好午飯了,我陪你下去吃飯。”


安小兔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沒舍得用力,臉頰忍不住泛紅,瞪著他威脅道,“以後你要是再敢像昨晚那樣,我就不許你再碰我了。”


這個男人一旦失控,簡直是惡魔,怎麽求饒都沒用。


“以後我盡量控製。”他將她的手握在掌心裏,沒有肯定地回答。


“控製得了?”她一臉懷疑地看了他一眼。


“盡量。”他不敢把話說得太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