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82章 我們回房

被‘趕’出來的安小兔站在兒子房門口,為今晚該睡哪兒犯愁了起來。


之前她是為了哄兒子,才搬來陪兒子睡的。


今晚被兒子給‘嫌棄’了,她又正跟那個男人冷著,沒辦法當作什麽事都沒發生般,回他們的房間睡;可如果讓傭人給她收拾一間客房,唐家其他人知道了,也不好。


唐聿城和唐墨擎夜在書房裏談完事,準備回房時看到妻子穿著睡衣站在兒子的房門前,手裏還提著三個男裝袋子。


想到下午的事,他抿了下薄唇,眸光漸漸變得深沉。


走到她身旁,才問,“怎麽了?”


聽到聲音,安小兔猛地回過神來,看到是他,又想到今晚還不知該睡哪兒,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沒……沒什麽。”她不敢看他的眼,搖了搖頭否認道。


他看了眼緊閉的房門,而她手裏又提著下午買的衣服,想到她下午說是給嶽父買的,心裏不免有些失落,但又慶幸不是給別的男人買的。


見他不說話,安小兔莫名覺得有些委屈,忍不住低聲說道,“安年說以後都要自己睡,不要我陪他了。”


唐聿城聽完她像被拋棄的孩子般委屈又有些無助的話,頓時了然了。


心底裏暗激動的同時,又有些氣惱兒子,讓她陷入這般不知所措的境地。


“他不要,我要。”他的聲音柔軟了幾分,卻無比堅定。


他的語氣讓安小兔心房猛地一震,自從她回來之後,這還是他第一次用這麽溫和的語氣跟自己說話。


“可你還在生我的氣。”她聲音低低的,帶著幾分幽怨。


“不氣了。”他伸出手,猶豫了一下,將她柔若無骨的小手握在掌心。


早就不氣她了,尤其是在她跟自己說以後不用陪兒子的時候,他開心還來不及,哪可能還生她的氣。


反倒是下午回來的時候,她反過來生他氣了,一晚上都沒跟自己說半句話,讓他心裏難受不已,還糾結著該怎樣讓她消氣呢。


“哦。”安小兔的手被他這樣握著,小臉忍不住慢慢紅了,心跳有些快。


“我們回房。”


他說著,長臂環上她的腰,有點兒強勢和霸道地帶她朝房間的方向走去。


安小兔清心寡欲地跟兒子同住一個房間有好一陣子了,想到今晚回他們的房間裏睡……一時緊張了起來。


身旁的男人長得太高,她不得不微揚起頭,才能看的到他的臉。


不管看多少次,看多久,都覺得她家男人長得太好看了,身材高大挺拔,淺蜜色的肌膚,光滑如玉,五官深邃英俊……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生得恰到好處,整個人透著一股令人生畏的霸氣和矜貴優雅。


想到四年前他幾乎把她寵上天的時光,她總覺得,能嫁給她,絕對是祖上三代燒高香了。


唐聿城知道身旁的人兒在偷看自己,那癡戀的眼神輕易就撩起了他心底的欲ll火,讓他幾乎忍不住將她緊緊抱在懷裏,狠狠地吻她一頓,然後……


不過,想到今晚也還很長,他有的是時間。


到了房間。


“我去洗澡。”他故作淡然地對她說完,迅速轉身朝浴室走去了,以免被她看出他那的異樣。


等他走進浴室之後,安小兔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也慢慢放鬆了下來。


望了望提在手裏的衣服,她趁他洗澡之際,迅速將衣服拿出來,用衣架掛起來,放進衣櫃裏。


解決了這事,她迅速爬上床,側躺著將自己藏在薄毯下,隻露出半張臉來呼吸。


薄毯上,枕頭上都是他的氣息和氣味。


這淡淡的香味,她認得,是四年前她送他的男士香水,香氣是有些清冽的淡鬆木香,留香挺持久的。


那個香水牌子,是法國的,在四年前還並不出名,而短短四年裏,已經成為貴族圈裏很爆紅的化妝品品牌了。


她當時隻是覺得這香水的氣味很符合他的氣質,又聞著很舒服,便買來送他了。


她知道一瓶一百五毫升的香水是不可能用這麽久的。


而他都不記得曾經的所有事了,如今……卻還在用這款香水麽?


安小兔的心情頓時有些複雜,心髒有些疼,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然而呼吸還是亂了……


因為降火,唐聿城這澡洗得有些久。


當他隻在腰間圍著一條浴巾,邊擦著滴水的頭發走出來時,看到蜷縮在床上,背對著自己而眠的小女人,冷硬的臉龐線條頓時柔和了下來。


因緊張而躲在薄毯底下的安小兔聽到吹風機的聲音,身體一顫,知道某個男人已經洗好澡了。


莫約過了十分鍾,聽到吹風機的聲音停了,她的身子又緊繃了幾分。


屏息等了好一會兒,都不見那個男人過來,她糾結了半分鍾,緩緩轉過身去,目光搜尋這某個男人。


見他站在衣櫃前,手裏拿著她今天給他買的衣服。


像是感覺到她的目光,唐聿城側轉過身體,望著臉頰薄紅的她,肯定地說,“你下午給我買的衣服。”


“嗯。”見他已經知道了,安小兔便坦然承認了,又輕聲解釋道,“誰讓你下午氣我,我就想著等氣消了再拿給你;我是中午在逛商時遇到赫洛斯先生的,我以前在日本的時候,他通過中介翻譯公司,雇用過我幾次,除了初次,後麵給的傭金也高……這次在北斯城遇上,他提出請我吃飯的,吃了飯後,就給你們買衣服了。”


“後來他說是感謝我幫忙,請喝了個下午茶,本打算送我回來的,我剛要拒絕,你就打電話來了……”


唐聿城看她說著說著竟然掉眼淚了,趕忙將手裏的衣服掛回衣櫃,快步走到床邊。


“小兔,對不起!”他將她抱在懷裏,輕柔地擦著她不停掉下來的眼淚,“不哭,我下回不這樣了。”


他沒有懷疑她,隻是看到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就控製不住心裏泛酸、生氣。


“你以前心裏想什麽,都是跟我說的,我問你什麽,你也都會回答我的。”安小兔用力吸著鼻子,格外懷念四年前的那個他。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