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80章 你為什麽生氣?

唐聿城開車來到安小兔告訴自己的地點,還隔著一段距離時,就看到安小兔身旁站著一個高大俊朗的混血男人。


兩人並肩而站的畫麵,令他覺得有些刺眼。


他微沉著臉龐,緩緩把車開到安小兔跟前停下。


動作迅速打開車門,下了車,走到安小兔麵前,一言不發接過她手裏的東西,微眯的冷眸飛掠過站在她身旁的赫洛斯。


從那一身昂貴的限量款服飾就看得出來這個男人非富即貴,唇角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眼神很淡然,知道對方因他的出現而刻意收斂了某種氣場,不過唐聿城還是隱隱感覺到了那抹很淡的深沉難測氣息。


對此,他的心沉了一分。


像是沒看到赫洛斯般,唐聿城一手提著東西,嗓音低沉清冷地對安小兔命令,“上車。”


“安小姐,這位是……”赫洛斯喊住了安小兔,有些好奇地問。


來接她的這個男人並沒有刻意隱藏起自己的氣場,舉手投足間顯露出的霸氣和優雅,都足以看出這個男人很矜貴、強大。


“赫洛斯先生,這位是我的先生唐聿城。”安小兔不得不為兩人相互介紹,“聿城,這位是赫洛斯先生,是我以前在日本兼職德語翻譯時的客戶。”


“嗯。”唐聿城非常高冷地抿著唇應了聲,心裏還是有些不悅。


“你結婚了?”赫洛斯掩不住驚訝問道。


唐聿城聽到他這麽問,臉色頓時沉了幾分,冷冽的目光掠過安小兔的臉,想聽聽她接下來要怎麽回答。


“是的,我結婚了。”安小兔被某人看得如芒在背,但還是故作淡定回答。


當年怕被聿城查到她和翊笙的行蹤,在和兒子、聿城相認之前的四年裏,她用的都是假身份,除了性別之外,她的年齡、姓名、婚姻等等所有資料,都是假的。


翊笙以前是司空少堂的私人醫生,跟在司空少堂身邊的那些年裏,積累了不少人脈關係,即使司空少堂死了,要製造幾個假身份,還是易如反掌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這四年來,才能銷聲匿跡,無影無蹤。


赫洛斯了然地點了一下頭,朝唐聿城伸出手,淡笑說道,“唐先生,你好!”


“嗯。”高嶺之花的唐二爺語氣冷漠,連看都不看赫洛斯一眼,更別說和他握手了。


他一手提著東西,另一隻手握住安小兔的溫軟的小手,強勢地將她拉走。


安小兔回頭對已經尷尬收回手的赫洛斯投以一個歉意的眼神,跟著便被唐聿城塞上車了。


等她坐上了副駕駛,並將車門關上之後,唐聿城才將東西放到車後座,跟著繞回到駕駛座,抿著唇一言不發地啟動車子。


安小兔瞄了眼身旁開車的男人,見他那張俊美如斯的臉龐冰冷得有些可怕,便知他生氣了。


“那個……聿城……”她咽了咽口水,眼睛暗暗偷看著他的側臉,卻不見他有任何反應。


於是,自討沒趣的她便閉嘴不說話了。


過了半晌。


在等紅綠燈的時候,他才高冷地吐了個字,“說。”


“???”


安小兔愣了一下,才明白他這話是什麽意思。


“你為什麽生氣?”她問道。


關於她和赫洛斯的關係,她剛才已經給他解釋過了。


唐聿城抬眼看著倒計時的綠燈,直到紅燈亮起,都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坐在他旁邊的安小兔見他愛理不理的,心底莫名有些惱火,索性也閉嘴不再說話了。


直到下一個路口綠燈。


他才開口反問,“你覺得呢?”


安小兔本來就被他的態度弄得有些惱火,如今聽他這麽一反問,更加惱火了。


她要是知道他為什麽還生氣,還問他幹嘛?


“不知道!別問我。”她臉色冷了下來,口氣也有些衝。


有時候,總覺得他隻是忘記以前的事而已,其他的並沒怎麽變,可有時候又覺得他變得陌生了。


以前的他可不會這樣,心裏想什麽,她問的話,他都會直說的。


如今,她摸不準他的心思,問他也不肯直說,還讓她猜。


她猜他個大豬蹄子!


她要是知道他為什麽生氣,還用問他?


唐聿城側過臉看她一眼,沒有再說什麽。


於是,在回唐家莊園的一路上,兩人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就連到家了,從車上下來,安小兔心裏還有氣,冷冷地說了句‘我自己的東西自己拿’,拒絕唐聿城幫自己拎東西。


客廳裏


墨采婧看著安小兔雙手提著七八個袋子,而唐聿城則跟在她身後。


還沒察覺小夫妻倆氣憤有異,便有些責備說,“二少,你怎麽不幫小兔拿東西,還讓她一個人提那麽多東西?”


“媽,都是些衣服,不重的。”安小兔淡笑著說道,轉移話題問道,“對了,安年呢?我給他買了衣服。”


“哦,三少帶他出去玩了。”墨采婧笑著回答。


安年自小就跟三少感情很好,再加上安年跟小兔相處了好一段時間後,如今已經不像之前那樣,恨不得24小時都粘著小兔了。


聞言,安小兔點了下頭,“媽,我先把東西拿回房間。”


“去吧去吧。”墨采婧連連應道,扯了下兒子,低聲說道,“去,幫小兔提東西。”


唐聿城冷冷地‘嗯’了聲,快步走到安小兔身旁。


“媽讓我幫你提東西。”他邊接過她手裏的東西,邊冷聲解釋道。


安小兔本想拒絕說不用的,但想到她婆婆還在後麵看著,便忍了下來,由他去了。


雖然她沒說什麽,不過唐聿城還是能看出她的排斥,心裏又有些生氣了。


她跟別的男人逛街,他都還沒說什麽,她竟然敢對他生氣!


不過……


“都買了什麽?”他問道。


這才從購物袋看出不僅有童裝,還有男裝。


安小兔很想說:買了什麽關你什麽事。


“安年的衣服。”她語氣硬邦邦地回答。


“還有呢?”他又問。


“沒有了,全都是安年的衣服。”她賭氣回答。


他不信,當著她的年打開其中一個購物袋,“安年才五歲,這是成熟男人穿的。”


分明就是給他買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