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78章 你跟安年說了什麽?

吃過午飯沒多久,唐聿城便從外麵回來了。


他嚴肅地將兒子給單獨叫到了書房。


書房外。


不知父子倆在裏麵談什麽的安小兔,隻能忐忑又擔憂地站在走廊上等待著。


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


父子倆才從書房裏走出來。


安小兔一看兒子情緒很低落,便皺眉問道,“聿城,你在書房裏跟安年說什麽了?”


“沒說什麽,不過是談了一些我們男人之間的事。”唐聿城語氣淡淡地回答。


並不打算讓她知道他們父子間談了什麽。


還男人之間的事?


安小兔覺得他肯定是因為早上兒子鬧脾氣的事,對兒子撂了什麽狠話。


“寶貝兒,陪媽咪睡個午覺。”


她拉起兒子的小手,打算到了房間,將房門關起來再問他們父子倆都談了些什麽。


小安年遲疑了一下,迅速望了眼唐聿城,然後才跟著安小兔回房間去。


房間裏


安小兔和兒子麵對麵坐在床上,柔聲哄道,“寶貝兒,你爸比剛才在書房裏跟你說了什麽?你爸比是不是欺負你了,或者是恐嚇你了?告訴媽咪。”


兒子之前完全不怕聿城的。


可是剛才,她要帶兒子回房間的時候,兒子竟然用眼神征詢他爸比的意見了。


這讓她很在意,那個男人剛才在書房裏,到底跟兒子說了什麽。


小安年的小腦袋垂低著,沉默了幾秒,才緩緩地搖了搖頭。


“別怕,寶貝兒盡管將你爸比跟你說的話都告訴媽咪,媽咪會保護好你,不讓你爸比揍你的。”安小兔繼續誘哄道。


小安年還是搖了搖頭,在平板電腦上打了一句話:媽咪,我困了,要睡覺了。


安小兔哪會看不出來兒子這是為了逃避自己的問題的借口。


她深吸一口氣,揚起一抹溫柔淺笑,“好,媽咪不問了,陪寶貝兒睡覺。”


心底卻想著既然無法從兒子這裏問出他們父子倆談了什麽,隻能找機會去逼問那個男人了。


……


晚上


小安年吃過晚飯之後,便默默地回了自己的房間,並將房門給反鎖起來。


讓想陪兒子睡覺的安小兔吃了個閉門羹。


想到中午他們父子倆關著門在書房裏談話,安小兔一肚子火跑去質問某個男人。


“唐聿城,你今天中午跟安年說了什麽?”她敲開了他的房門,站在門口質問道。


“沒說什麽。”他站在她麵前,神色淡漠回答。


“你……你……”安小兔氣得牙癢癢的,恨不得衝上去將他狠狠地揍一頓,“唐聿城,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你中午都跟安年說了什麽?”


“隻是跟他說以後晚上不許再霸占著你罷了。”唐聿城語氣淡漠,輕描淡寫說道。


聽他這麽說,安小兔快要氣瘋了,“允不允許安年纏著我,這是我的權利,憑什麽由你來決定?”


兒子白天要上幼兒園,晚上還不容易有點兒時間可以讓他們母子倆相處,結果還被這個霸道的男人剝奪了。


唐聿城眼眸陡然冷了幾分,不悅說道,“你是我的妻子,我就是不許他連晚上都霸占著你。”


“你你……你……”安小兔氣得快炸毛了,小臉因憤怒而漲紅,咬牙切齒說道,“我也不許你晚上還霸占著我,你給我睡沙發……不對,我睡客房去。”


想到這個男人已經什麽都不記得了,不可能像四年前那樣聽她的話而去睡沙發的,她憤憤地用力跺了一下腳,轉身就快步朝客房的方向走去。


男人溫熱有力的大掌迅速扣住她的手腕,往回一拽,將她牢牢禁錮在懷裏。


“我許你睡客房了麽?”低沉而帶著幾分涼意的嗓音從她的頭頂響起。


在她出現之前,唐聿城從未想過這世上還能有人,而且是女人,對自己的影響如此之大。


記憶中,第一眼看到她,是在金拱門餐廳,那時候隻覺得她看著很舒服。


後來,以為她和翊笙是戀人,心裏莫名的煩躁。


再後來的時候,得知她是他的妻子,是兒子的母親,他心裏有種如獲珍寶的開心。


直到昨晚,一夜纏綿,他便徹底的食髓知味了,如同染上不可戒除的毒品般,就算是兒子碰一下他的‘毒’都不行。


“你放開我!”安小兔氣憤說道。


這混蛋男人比四年前還要霸道、可惡。


“不放。”他冷冷拒絕道。


“唐聿城!”安小兔這回是真的徹底生氣了,說道,“我缺席了安年一生成長中最重要的四年,翊笙說安年不會說話,可能大部分原因就是因為我的緣故,我自知虧欠了安年很多很多,現在我想彌補,想讓安年能開口說話,想跟安年多相處一些時間,可你卻狠心剝奪了我跟安年相處的機會!”


想到兒子白天時誤會她要生二胎,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裏傷心哭泣,以為被拋棄了的受傷模樣,她就又心疼又難受。


她才把兒子哄開心了,這個男人卻把兒子找去書房談話,警告兒子以後不許再粘著她……


不知那小家夥這時候是不是又躲在房間裏偷偷哭泣了。


唐聿城的臉色漸漸冰沉了下來,薄唇緊抿,沉默得教人害怕。


聽著她口口聲聲說的都是為兒子著想的,他心底很不舒服。


過了許久——


他緩緩鬆開了緊抱住她的雙臂,退了一步,在她愣神之際,一言不發地轉身回了房間。


關門、落鎖,動作行雲流水般迅速利落。


他突然放手,讓站在門口的安小兔愣了好一會兒。


望著緊閉的房門,她抿了抿粉唇,心裏有些煩躁。


在門前躊躇了半晌。


她也不管房間內的他是否能聽到自己的話,解釋說道:“我和安年相認沒多久,安年很喜歡我,同時也很沒安全感,總會亂想以為我們在一起要生二胎,安年怕二胎會分走我們對他的疼愛……我隻是想趁這段日子多陪陪安年,等過些日子,安年有安全感了,堅信我們不會生二胎就好了。”


又等了一會兒,始終不見裏麵有所回應,安小兔歎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