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76章 小家夥鬧脾氣了

次日,一清早


小安年醒來時沒看到他媽咪的身影,以為她早早就起床了。


想到他媽咪起床也不叫自己,小家夥有些不開心,趕忙爬下了床,走進浴室洗漱一番,又換了衣服才離開房間,打算下樓去找他媽咪。


“安年寶貝兒,早啊!來,到奶奶這兒來。”墨采婧朝小家夥招了招手。


看到孫子微蹙著眉頭,緊抿著唇,神色有些緊繃,似乎心情不太好。


小安年掃視了唐家大廳一周,並沒有看到他媽咪的身影,連他爸比也沒有看到,小小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他拿了塊平板電腦,打字問墨采婧:奶奶,你有沒有看到我媽咪?


“呃……”墨采婧微微一怔,想到兒子昨晚的叮囑,摸了摸小家夥的頭發,笑得慈祥說道,“你媽咪跟你爸比出去跑步,鍛煉身體去了。”


小安年聞言,臉色又沉了幾分,生氣地將平板電腦丟到沙發上,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機,打了視頻電話給安小兔。


很快,視頻電話被接通了,小家夥看視頻裏的人並不是他媽咪,而是他爸比,而且他爸比還穿著睡衣,一副剛睡醒的樣子,哪裏像是去跑步了。


“什麽事?”唐聿城語氣清冷地問。


神清氣爽的他和一臉陰沉的小家夥形成鮮明對此。


小安年用力瞪著他爸比,恨不得在他爸比身上瞪出一個窟窿來。


他拿起平板電腦打了一句話:我媽咪呢?叫她來跟我視頻。


“你媽咪還沒睡醒。”他冷冷地說。


小安年聞言,立刻就猜到了怎麽一回事,臉色倏地陰沉得有些嚇人。


‘啊!’地大叫一聲,用力將手機摔在地上,沒等一旁的墨采婧反應過來怎麽一回事,小家夥已經跑上樓去了。


不過小安年並沒有去找他媽咪,而是跑回了自己房間,並將房門給反鎖了起來。


手機那頭。


視頻通話突然中斷,唐聿城皺了一下眉頭。


回頭看了眼躺在床上安穩熟睡的安小兔,他抬步走進浴室去梳洗。


等他衣裝整齊走到樓下大廳時,並不見那個小家夥,“媽,安年呢?”


“小家夥正發脾氣呢,將自己反鎖在房間裏,怎麽哄都不肯出來。”墨采婧有些無奈地說道。


“我知道了。”唐聿城嗓音低沉清冷應了聲。


轉身又上了樓。


回到自己的房間,並不見兒子在裏麵,然後他便朝兒子的房間走去。


發現門從裏麵反鎖了,他試著敲了敲門。


“唐安年,開門!”唐聿城站在門外,聲音冷峻地命令。


等了一會兒都不見裏麵有動靜,他氣息一沉,用力拍著門扉,“唐安年,立刻開門,別逼我把門給拆了。”


“二少,你態度好點兒,別嚇著安年了。”墨采婧站在一旁,語氣略責備說道。


然而,不管是唐聿城的威脅,還是墨采婧溫聲哄勸,房間裏麵的小安年都無動於衷,執意不肯開門。


最終,唐聿城沒了耐性,索性放棄了,轉身下樓。


墨采婧緊步跟在二兒子身後,提議道,“要不……讓小兔來勸勸他?”


“不準!繼續慣著他,是想把他給慣廢了?”唐聿城冷冷地道。


聞言,墨采婧動了動嘴唇想說些什麽,沉思了幾秒,最終還是放棄了。


吃早餐的時候。


除了小安年和安小兔,安撫安母以及唐家其他人都在。


其他人都知道唐聿城和小安年這對父子正在鬧脾氣,又見唐聿城臉色微沉,便不再多問了。


吃過早餐後,唐聿城說出去辦些事,警告不許任何人打擾到安小兔休息,便出門去了。


而墨采婧和安母又去勸了小安年一番,可小家夥就是鐵了心不肯開門。


……


臨近中午


安小兔醒來時,看著陌生的房間布置,愣了一下。


剛想翻身從床上爬起來,然而酸軟無力的身體,提醒著她昨晚發生的事。


腦海中浮現昨晚某個男人如狼似虎般折騰自己的畫麵,她的小臉頓時漲紅了起來。


她暗暗吐了一口氣:幸好那個男人不在,否則她都不知道該如何麵對他了。


躺在床上舒展了一下筋骨,感覺身體沒有剛醒來事那麽酸疼了,她才爬起來,走進浴室。


泡了個熱水澡後,她換上某個男人貼心準備好的衣服,站在鏡子前檢查了好幾遍,確認沒有暴露任何昨晚恩愛過的痕跡,她才放心地離開房間。


樓下大廳裏


墨采婧一見她下來了,趕忙說道,“小兔,你去看看安年,這小家夥今早鬧脾氣了,把自己關在房間裏,誰勸他都不肯出來。”


二兒子出去之前,警告過他們不許去打擾小兔,因此,他們隻能在這裏等小兔醒來了。


“安年怎麽了?”安小兔臉色一整,緊聲追問。


墨采婧沉默了一下,如實相告道,“可能是今早沒看到你,就鬧脾氣了。”


“我知道了,我去看看他。”


安小兔應完,立刻上樓,朝小安年的房間走去了。


她站在門口前試著扭轉一下門把手,發現果然在裏麵反鎖了。


跟著安小兔敲了敲門,對裏麵喊道,“安年,是媽咪,開一下門好不好?”


“安年早餐也沒吃,就把自己鎖在裏麵生悶氣了。”墨采婧在一低聲說道。


安小兔聽到她這麽說,忍不住心疼又內疚了起來。


“安年,媽咪好餓,快餓暈了,你出來陪媽咪吃飯好不好?”


墨采婧知道孫子跟小兔感情很好,很愛他媽咪,為了把孫子給哄出來,不得不用苦肉計,說道,“安年啊,你還記得醫生叔叔說過的話麽?你媽咪身體不好,要按時吃藥的,你不出來,你媽咪吃不下飯,就沒辦法喝藥了。”


“安年,你開一下門好不好?媽咪給你道歉,以後天天陪安年一起睡覺。”安小兔又說道。


早知道會這樣的話,昨晚就不該聽那個男人的,把兒子一個人丟在房間裏。


沒過一會兒。


緊鎖的房門從裏麵打開了。


小安年儼然受了天大的委屈般,眼睛紅腫地站在安小兔麵前。


看到安小兔,小家夥的眼淚又忍不住掉了下來,倔強地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