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71章 士可殺不可辱

橫刀奪愛?安小兔差點兒噴笑出聲。


“你想知道?”她忍笑問道。


“嗯。”他淡應了聲。


“想知道?那你求我呀,求我,我就告訴你。”她故意端出一副賤兮兮的語氣說道。


“……”唐聿城的唇角抽搐一下。


他怎麽覺得他的妻子有點兒欠……收拾。


小安年轉過頭看著吃癟的父親,忍不住幸災樂禍,心情大好。


沉默了一會兒。


“士可殺不可辱。”他冷冷說道。


不說就不說。


他一個大男人,怎麽可能去求一個小女人。


安小兔看他一副寧死也絕不低頭的高傲姿態,再配上那句‘士可殺不可辱’,頓時覺得這個男人這樣子也挺可愛的。


但一想到四年前,這個男人不管什麽事都會順著自己,自己也喜歡逗他,比如自己故意刁難,讓他求自己,他也會立刻配合……想著想著,她心底忍不住難受了起來。


“睡覺吧。”她語氣淡淡地說道。


心裏想著改天向唐家其他人詳細了解一下他的情況,再問問翊笙有沒有辦法能讓他想起以前的事。


唐聿城明顯感覺到她的情緒低落了幾分,以為是自己的不配合,讓她不能如願而造成的。


他垂下眼眸,想著房間裏又沒有其他人,自己放低姿態求她的事應該不會泄露出去,被人知道的。


於是,他暗咬了咬牙,才說道,“求你,說說四年前我們怎麽結婚的。”


安小兔眼底掠過一絲驚訝,沒想到他竟然向自己妥協了。


愣了好幾秒,她在心底將語言組織好,然後裝出又無奈又得意的語氣說,“想當年,你對我一見鍾情,跟著立刻向我提出領證結婚,我還以為遇到瘋子了;你見我拒絕和你結婚,就以權謀私強迫我,我要是不嫁給你,你就給我胡亂安個罪名……哎~我能怎麽辦,我也很絕望啊,最後看在你對我用情至深的份上,我就隻能跟你閃婚了。”


她沒告訴他的是,他後來告訴她,在她小時候,他少年的時候,就認識了;一夜鍾情後的閃婚,不過是他認出了自己是他少年時認識的一個小女孩。


唐聿城微蹙著眉頭,覺得自己絕對不是她所說的那種人。


或許當年自己第一次看到她就有些好感,就好像前陣子安年離家出走遇到她,那時他就覺得她給自己的感覺很舒服。


不過對於一見鍾情,強迫她跟自己閃婚……他認為自己不可能做出那麽荒謬的事。


婚姻,畢竟是一輩子的人生大事,以他的性子,怎麽可能草率下決定。


“你不信的話,可以問爸媽。”見他一臉質疑,她又說道。


哼哼~當年他們閃婚的事,兩家人都是知道的。


“那結婚之後呢?”他又問。


“我們結婚之後……”安小兔剛開口就突然打住了,抬眸看著他,“你想知道的話,你自己想起來啊。”


想到四年前他說其實在她還很小的時候,他們就認識了。


不過每次自己問他,他們小時候是怎麽認識的,還有關於她小時候和他的事,他總是說自己忘掉的事,要自己想起來,他是不會告訴自己的。


如今終於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唐聿城眼底掠過一絲危險,抿緊了薄唇,如果不是兒子在這裏,如果不是她身體還虛弱,他絕對會讓她乖乖把自己想知道的,全都吐實出來。


“如果我以後一直都這樣,什麽也想不起來呢?”他清冷的語氣摻雜著一絲鬱悶。


因為記不住長遠一點兒的事,給他的工作和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


然而,他的病症,連醫生都束手無策。


久而久之,他就看淡了。


“應該不會的。”安小兔語氣堅定地說。


她不相信他一輩子都這樣,這對他、或者其他人來說都太殘忍了。


唐聿城不打算再糾結這個問題,大掌覆上她的雙眼,語氣清冷說道,“睡覺。”


跟著,用遙控將燈熄滅。


小安年依偎在安小兔身旁,背對著唐聿城,小小的雙手抱住安小兔的手臂。


待室內黑暗了下來,安小兔緩緩抬起手,將覆在自己眼睛之上的大掌拉下來,纖細的食指穿進他的指縫,與他十指緊扣。


黑暗中,唐聿城原本閉上的眼睛倏地睜開,小心翼翼地側過頭看她。


接著月光,夜視能力極好的他看到她已經閉上雙眼,粉嫩的唇角勾起一絲弧度,心情似乎很不錯。


胸臆間洋溢著一股說不清的奇異情緒,就好像小貓兒的貓爪肉墊踩在心上,弄得他心裏癢癢的;又如春風,吹化他那凍結成冰的寒冷心湖。


讓他幾乎忍不住要將她緊緊擁入懷裏。


想到他們中間隔著一隻小電燈泡,唐聿城頓時添了幾分鬱悶情緒,另一隻大掌沒有用力,拍了一下小家夥的屁屁。


小安年微惱地哼哼了兩聲,又往安小兔的懷裏縮了縮。


哼!又揍他,他絕對不會把媽咪讓給惡魔爸比的。


……


唐、安兩對父母在c市待了幾天,看安小兔的情況好許多了,才紛紛不舍地回北斯城。


因為唐老爺子上年紀了,加上唐聿城這些年的情況讓他憂心,身體沒有以前硬朗了;唐家人不想他來回奔波,臨回北斯城前叮囑唐聿城,等安小兔身體好些了,就一起回北斯城看看爺爺。


安小兔從唐家人那裏了解到唐聿城之所以會忘記以前的事,都是因為自己當年的失蹤。


以前她還在猜測他是不是執行任務受傷造成的,然而這樣的答案讓安小兔異常難受。


她將唐聿城的情況告訴翊笙,想看看能不能治愈。


翊笙的回答跟以前給唐聿城檢查的那些醫生說的差不多,什麽心病還需心藥醫,不過翊笙還是答應會盡全力幫唐聿城醫治。


經過四年的相處,安小兔知道翊笙並不是看在她的麵子上,幫唐聿城醫治的。


而是因為唐聿城這種情況極罕見,翊笙純粹是把他當成醫學實驗小白鼠來研究罷了。


這天,中午


唐聿城怕安小兔一個人吃午飯會無聊,特地趕回來的,見安小兔臉色有些不好地坐在沙發上,他的心弦緊繃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