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62章 為什麽還不能看?

唐聿城聽得出來母親並不相信自己的話,不過他沒有堅持與母親解釋,隻是冷冷地‘嗯’了聲,末了又補上一句,“那我這周末就不和安年回去了。”


墨采婧連連應好,等結束通話後,她長長舒了一口氣,連額頭也冒了一層薄汗。


“媽,怎麽了?二哥和小侄子不回來麽?”唐墨擎夜從母親和他二哥的對話中,隱約聽出了他二哥這周不回來的事。


不過他母親前後態度的轉變太大,實在令人好奇他二哥說了什麽。


“嗯。”墨采婧語氣沉重地應了聲,臉上愁雲密布,歎了一口氣,才憂心忡忡說道,“你二哥剛才跟說什麽這周不能回唐家,原因是小兔回來了,還說什麽小兔還活著,他是不是想起什麽事了……”


她懷疑二少是不是瘋了。


坐在餐桌前吃早餐的其他人,動作一頓,頓時沒心情吃早餐了。


唐墨擎夜聽母親這麽一說,妖孽無雙的臉龐掠過一絲無法言明的情緒。


他沉思了一會兒,才硬著頭皮吐實道,“媽、二哥這幾天問過我好幾次關於小兔嫂子的事。”


話音剛落,感覺有什麽東西迎麵飛來,他趕忙閃身躲開。


‘磅’的一聲脆響,一個名貴碟子摔落在他身後的地板上,碟子應聲而碎。


“媽,您幹嘛?虎毒不食子,您這是要謀殺親子呢。”唐墨擎夜拍了拍胸口,心有餘悸說道。


還好他躲得快,不然他這張帥得人神共憤的俊臉,就要被親媽給毀了。


“你二哥向你問起小兔,這麽嚴重的事,你怎麽不跟我們說?”墨采婧氣急說道。


“我當時問二哥是不是想起什麽了,可是二哥說沒有,還說就是想問問而已,以免以後小侄子向他問起小兔嫂子的事,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唐墨擎夜無比委屈又無辜說道。


他以為二哥隻是一時興起罷了,而且二哥的借口那麽完美,打消了他的懷疑。


再說了,如果二哥不想讓他知道的話,他是怎麽都套不到二哥的話的。


“你二哥這陣子都問了關於小兔的什麽事?給我一一說清楚。”墨采婧心急地命令道。


見母親態度這麽嚴肅,唐墨擎夜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便將他二哥問過他的所有事,都一一給家人詳細地說了一遍。


說完了之後,他提議說道,“要不我給小侄子打個視頻電話,旁敲側擊問一下二哥最近的情況?”


“那你還愣著幹嘛?還不快打。”墨采婧瞪了他一眼。


見其他人都沒有意見,他才拿出手機撥了電話給小侄子。


那邊


小安年還在睡覺,不過他向來睡得不是很熟,在加上安小兔突然出事,他的睡眠更淺了。


感覺手機在震動,鈴聲還沒響起,他便立刻睜開了眼睛,快速找到手機。


一看是他三叔打來的視頻電話,想也沒想就接通了。


小安年擔心視頻通話會吵醒了安小兔,於是快速爬下了床,小跑到落地窗前。


“我最親愛的小侄子,有沒有想三叔?”唐墨擎夜一臉諂媚地笑問。


小家夥麵無表情地搖了搖頭,表示並沒有想他。


他想媽咪還來不及呢,哪有空想其他人。


“小侄子,你還沒有起床麽?”唐墨擎夜見小家夥還穿著睡衣,有些驚訝地問。


小安年還是麵無表情,點了一下頭。


“今天是星期五,小侄子你今天要上幼兒園的吧,這個時候還沒起床,今天不去幼兒園了嗎?”他又閑聊地問道。


小安年搖頭,意告訴他三叔,自己不去幼兒園了。


媽咪都受傷了,他哪裏還有心情去上幼兒園,他要照顧媽咪。


“安年為什麽不去幼兒園了?是不是被其他小朋友欺負了?快告訴三叔,是哪個小朋友欺負你了,三叔立刻讓人把幼兒園買下來,讓你當幼兒園園長,那以後你就可以把欺負過你的小朋友給欺負回來了。”


唐墨擎夜對小侄子簡直寵上天了,但凡是小侄子的要求,無論如何都必須滿足。


小安年跑去把平板拿過來,在上麵打了一些字:媽咪受傷了,我要照顧媽咪,等媽咪好了再去學校。


唐墨擎夜看完那一小段字,媽咪?嚇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等回過神來,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擠出一抹討好的笑,“小侄子,什麽媽咪?讓三叔看一下你媽咪好不好?”


小安年沉默了一會兒,小臉有些糾結地打了一串字:媽咪現在還不能讓人看。


他媽咪臉上塗了黑乎乎的藥,雖然他覺得媽咪還是一樣漂亮,可是其他人不一定會這麽認為。


他不能把會讓別人覺得媽咪不漂亮的樣子,給別人看,會毀了媽咪的美好形象的。


“為什麽還不能看?”唐墨擎夜快要好好奇死了,迫切想知道小侄子口中的媽咪到底是誰,長什麽樣。


小安年皺了一下眉頭,又在平板上打道:不能看就是不能看。沒有為什麽。


唐墨擎夜看著那一串文字,能感覺到小侄子有些不耐煩了。


不過他雖然自己無法從他二哥嘴裏套話,但要從一個小孩子嘴裏套話,還是措措有餘的。


於是他又諂媚地說,“小侄子,給三叔看看你媽咪好不好?三叔猜你媽咪肯定貌若天仙,美得風華絕代,好看得人神共憤,來,快給三叔看一下你媽咪。”


小安年猛地搖了搖頭,堅持認為他媽咪的臉現在還黑乎乎的,不能看。


“小侄子,三叔對你好吧?你以前向三叔問你媽咪的事,三叔知道的都告訴你了,如今你有媽咪了,經過讓你給三叔看一下你媽咪都不給,三叔感覺心被小侄子傷害到了,心好痛,好難過……”討好不成,唐墨擎夜開始裝可憐,企圖博同情。


小安年看他說的煞有其事,又想到如果不是他三叔告訴媽咪的事,告訴他小抱枕上麵的是媽咪,他肯定見了媽咪也認不出來。


又猶豫了一下,小安年緩緩地點了一下頭,拿著手機走回到床邊,將攝像頭對著睡著的安小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