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59章 她有難言之隱

唐聿城沉思了幾秒,才緩緩開口,聲音卻一如既往的冰冷,“爸,如果你還想打的話就趕緊打了,好讓小兔起來說話,我想小兔沒有跟家裏聯係,應該是有什麽苦衷;而且醫生說小兔的身體還沒好,還在調理中。”


“小兔,你快起來,別理你爸。”安母趕忙扶著女兒,心疼又擔憂地說道。


安母心思細膩,想的比較深,覺得雖然女兒之前在視頻通話裏,輕描淡寫地說當年受了點傷,可是女兒失蹤了四年,身體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好,她就知道肯定不是受了點兒傷那麽簡單。


安小兔低下頭,一言不發地推開母親的手。


安父原本就非常憤怒,此時更是火藥味十足說道,“怎麽?還要老子扶你起來不成?”


小安年聽安父這麽一說,連眼淚都顧不及擦,就立刻從地上站起來,跟著扶著安小兔站起來。


“說!這四年都去了哪裏,發生了什麽事,為什麽不跟家裏人聯係,今天都給我如實仔細地說清楚。”安父雖然讓安小兔起來了,卻仍是盛怒難熄。


安小兔抿緊了唇瓣,低著頭,卻不知從何說起。


她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那件事,即使是她父母。


沉默了一會兒,她才啟唇緩緩說道,“當年受了些傷,被人救了,那時擔心被司空少堂再捉回去,就沒敢回來,也沒敢和家裏聯係。”


“安小兔,你把老子當成傻子來耍是不是?竟敢忽悠我。”


安父是看著女兒長大的,即使四年不見,可女兒一開口,他就知道女兒說的是真話還是謊言了。


當年大毒梟司空少堂被擊殺的事,整個r國媒體都在報道,就連國外也有報道。


女兒竟然說怕再遇上司空少堂?如此低級的謊言簡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更何況,聿城當年發出的尋人啟事滿天飛,女兒不可能不知道。


“爸,當年受了傷是事實,至於我沒辦法和家裏人聯係的原因,我不能說。”知道瞞不過父親,安小兔隻好承認一半事實。


“你、你這混賬……”安父氣得大罵。


揚起手就要朝安小兔打去,不過被唐聿城及時阻止了。


“請爸考慮一下小兔承受不承受得了這一巴掌,要是把小兔打傷進了醫院,媽會很傷心的。”唐聿城麵無表情地說道。


得知安氏夫妻抵達c市的時候,他就到書房查了一下相關記憶,知道安母是安父的罩門。


“安邵華,你要是敢再打小兔一下,我就跟你離婚!”安母瞪著丈夫那舉得老高的手,狠聲威脅道。


女兒可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心頭肉,隻要女兒還好好活著,縱然是因為有什麽難言之隱,以致這四年來無法聯係他們的,她也不想追究了。


安父咬了咬牙,憤怒不甘地抽回了手。


很清楚自己若是再打女兒一耳光,妻子就算不和自己離婚,估計也會記恨自己好一陣子。


他也並非真的想打女兒,隻是想到這四年來,女兒連個音訊都不肯傳回來,讓他們以為女兒真的死了,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再加上女兒到現在還不肯告訴他們,失蹤四年不聯係他們的原因。


他隻是心急想知道女兒這四年是怎麽過的。


之後,安父又換了好幾種方式想問安小兔當年的事,以及她當年受了什麽傷,可安小兔鐵了心不肯告訴他們,嘴巴閉得比河蚌還要緊。


安母看著女兒執意不肯說,也不許丈夫再問下去了,以免挑起女兒不好的回憶,弄得女兒心情不好。


於是,一家人便坐在客廳裏聊聊家常,沒再追問安小兔失蹤四年的事。


等老管家帶傭人收拾好客房之後,唐聿城看時間都淩晨五點了,想到安父安母是連夜坐飛機飛來c市的,肯定很疲憊了,於是他讓安氏夫妻倆先到客房休息好了,想跟小兔說了什麽,可以等明天休息好了再繼續聊。


安父沉思了幾秒,又看了眼女兒,看著女兒那紅腫的臉頰,就覺得格外刺目,心窩有些泛疼了起來,頓時後悔剛才下手太重了。


跟著同意了唐聿城的提議,先到客房休息好了,有什麽事明天白天再說。


事情暫告一段落,安小兔牽著兒子,緊跟在父母身後一起上了樓。


上到樓梯一半的時候,安小兔感覺到胸臆間有一股氣血在翻騰,難受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她步伐微頓,深吸了一口氣,握著小安年的手緊了緊,才繼續往上走。


“怎麽了?”走在她身旁的唐聿城發現了她的異樣,壓低了嗓音冷冷問道。


見她臉色蒼白,一副隨時要倒下的模樣,他狠狠皺了一下眉頭。


“沒事。”安小兔擠出一抹蒼白的微笑,故作輕鬆回道。


等艱難地踏上了最後一個台階之後,她頓時鬆了一口氣,卻不想雙腿一軟,若不是身旁的男人及時扶住,她就要摔倒了。


走在前麵的安父和安母聽到動靜,立刻轉過身來。


“小兔!”安母驚喊了一聲,見女兒臉色蒼白,急忙問道,“你怎麽了?是不是哪兒不舒服?”


“媽,我沒……咳咳……”安小兔話沒說完,感覺喉嚨猛地一陣腥甜,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已經咳了一口血出來。


她雙手緊緊抓著唐聿城胸前的衣服,才沒有讓自己整個人都癱軟下來。


“小兔!你怎麽了?你別嚇媽。”安母嚇得臉色都白了,聲音顫抖得厲害。


小安年也被著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臉色發白,小身子發抖不已,眼裏蓄滿了淚水,咬緊了粉嫩的唇般,小手死死抓住安小兔的衣服。


小家夥用力瞪了一眼安父,都是外公打了媽咪,媽咪才會吐血的。


“我送你去醫院。”唐聿城冷漠絕美的臉龐緊繃著,一把將安小兔給橫抱了起來。


安小兔等被抱到樓下的時候,腦子才從混混沌沌中清醒過來。


想到醫生的叮囑,她費力地扯了嚇唐聿城的衣服,說道,“不要……不能去醫院。”


“小兔你說的這是什麽傻話,你都這樣了,怎麽能不去醫院。”安母焦急又擔憂得掉淚,生怕女兒再有個什麽差池。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