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58章 信不信老子一腳把你踹飛了?

“唐安年,你信不信老子一腳把你踢飛出去?”唐聿城一個如冰刃般銳利寒冷的眼神射過去。


小安年嚇得渾身一抖,心有不甘地咬了咬唇。


哼!他一定要告訴媽咪,爸比要一腳把他給踹死掉。


被吵醒的安小兔發現自己正摟著某個男人的脖子,嚇得立刻鬆開了手,迅速滾到一旁。


小安年看到母親醒了,立刻抱著平板電腦跑到她麵前告狀:媽咪,我剛剛說你是我的,爸比就說要一腳把我給踹飛了,我還是個孩子,爸比好殘忍,他以前還揍我,現在想踹我。


他打完這些字,還擺出一副泫然欲泣又害怕的樣子,往安小兔懷裏縮了縮,眼神怯懦地看了眼唐聿城。


安小兔看完那段字,再看兒子一臉害怕的神情,頓時火冒三丈,雙眸噴火地瞪著眼前這個男人,“唐聿城,你剛才是不是說要一腳把兒子給踹飛了?”


唐聿城抿了抿唇,給了某個告狀的小家夥一個眼刀子。


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說道,“我是來告訴你,嶽父嶽母來了,正在樓下客廳。”


“什麽?”安小兔一聽,頓時忘了要幫兒子聲張正義的事,“你是說我爸媽來了?”


“是。”


他冷冷地應了句,又給了小安年一個充滿危險的眼神,轉身離開了房間。


哼!想讓他媽咪幫忙出氣?天真。


小安年看著他父親三言兩語就將母親的注意力給轉移了,以及臨走前那危險的眼神,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心裏哭道:他要緊跟著媽咪才行,不然他爸比逮著機會又要揍他了。


唐聿城離開之後,安小兔看了眼時間,是淩晨三點多。


想著她爸媽竟然連夜趕來c市,她趕忙從床上爬起來,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臉,然後換好衣服下樓。


走到樓梯口的時候,看到她父母正坐在客廳沙發,安小兔突然有些怯步了。


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她才鼓起勇氣走下樓。


“爸、媽……”安小兔站在父母麵前,紅著眼眶喊了句。


看著才四年的時間,原本還是滿頭黑發的父母,如今兩鬢卻添了許多白發,她心裏無比的難受,喉嚨酸澀不已,哽咽著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小兔,真的是你。”安母有熱淚滿眶,激動地從沙發站了起來。


想要上前跟女兒相擁,卻被安父一把給拉住了。


“邵華……”


安母有些茫然地望著丈夫,不明白他為什麽要阻止自己。


“爸。”安小兔也喊了一聲,但是父親那恨不得把她給剮了眼神,讓她怯步了,不敢上前。


‘啪’的一聲——


安父狠狠地打了安小兔一耳光,打得在場所有人都懵了。


完全沒料到被打的安小兔頓時僵愣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耳朵在嗡嗡作響,無法思考。


一絲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了下來,可以看出安父這一耳光用了多大的力氣。


小安年看到母親被打,立刻跑到安小兔身邊,有種護犢子的架勢,眼眶紅紅地瞪著安父。


“安小兔你這些年都死哪兒去了?連個音訊都沒有傳回來,你還知道我是你爸?你既然能狠心消失那麽多年,怎麽不消失一輩子?反正我跟你媽都當你死了。”安父恨恨地瞪著她,氣恨大罵道。


“安邵華,你是不是瘋了?小兔好不容易能安然回來,你這是要打死她麽。”安母又氣又心疼大罵道。


趕忙走到女兒身邊,輕柔地擦去她嘴角的血絲,看著女兒紅腫的臉頰,心疼得快死了。


雖然她一開始也非常憤怒女兒失蹤了四年,連個音訊都不肯傳回家;可是等和女兒結束視頻通話之後,冷靜下來一想。


不管是什麽原因而不和家裏聯係,都不重要了,隻要女兒還好好活著就好。


“是!我是瘋了,才會生了她這麽一個孽女,把我自己給逼瘋了,還差點兒把你給害死了,我不僅是打她,我還想殺了她呢。”安父氣恨得失了理智,口不擇言罵道。


想到自己這四年來,和妻子每天都活在痛苦和悲傷之中。


而妻子還差點兒因為女兒的死,而跟著去了,他就無法原諒女兒這四年的了無音訊。


安小兔咬緊了蒼白的唇,眼淚不停地掉落下來,沒有替自己做任何辯解或者解釋。


這一巴掌,是她應該承受的,讓生她、養育她成人的父母以為她死了,這些年一直活在痛苦中。


跟著,她緩緩在安父麵前跪了下來。


“爸,對不起。”她哭著說道。


小安年不知道母親為什麽給外公跪下來,而且還哭了,他看得心裏很難受,也跟著跪了下來,默默地掉著眼淚。


“安年,到外公這裏來。”安父擠出一絲笑容對小家夥招了招手。


他一直都很疼愛這個外孫,視為女兒生命的延續。


“寶貝兒,站起來。”安小兔舍不得兒子跟自己跪著,哽咽說道,“是媽咪做錯事惹你外公生氣了。”


小安年卻緊緊抱著她的手臂,大聲哭喊著不肯起來。


一雙淚眼用力瞪著安父:他以後不要喜歡外公了,外公打媽咪,還把媽咪弄哭了,他以後要討厭外公。


就算媽咪做錯事了,可是媽咪已經道歉了,為什麽還要打媽咪。


看著安小兔紅腫的臉頰,又想到翊笙說她身體不好的話,小安年哭得更凶了,完全停不下來。


即使如此,安父也沒有讓安小兔站起來。


唐聿城站在一旁,微眯著一雙冷眸,望著安小兔那紅腫的臉頰,感覺心髒被一雙無形的手緊緊抓著,有些喘不過氣來。


他雙手用力攥緊成拳頭,卻抿著薄唇沒有說話。


“小兔,你先起來再說話。”安母見丈夫無動於衷,便走上前去扶安小兔起來。


可安小兔卻不肯起來,執意跪著不動。


“安邵華,你倒是給老娘說句話!”安母氣得大罵道。


“這事你少插手,就讓她跪著。”安父像是鐵了心,聲音冰冷說道。


跪在安小兔身旁的小安年聽他這麽一說,心裏更加討厭安父了,一雙淚眼求住地望著唐聿城,仿佛在求他替他媽咪說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