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48章 我要知道當年的事

唐聿城臉色又陰沉了幾分,冷聲低吼道,“唐墨擎夜,你是不是想死了?想死的話,我可以連夜飛回北斯城,送你一程。”


唐墨擎夜嚇得心肝顫了幾顫,這世上他誰都不怕,就怕他二哥。


見他二哥執意要問小兔嫂子的死因,他沉思了一會兒,試探地問,“二哥,你是不是想起什麽事了?”


“不是。”唐聿城一口否決,又不耐煩地說,“少廢話,趕緊說你嫂子是怎麽死的。”


“是。”唐墨擎夜清了清嗓子,才說道,“小兔嫂子是在四年前,被二哥曾經要剿滅的一個大毒梟所殺的,而那個大毒梟也在二哥那次執行的任務中,死於二哥槍下了。”


他說的可都是實話,司空少堂的確是二哥要剿滅的大毒梟。


“你沒說謊?”唐聿城質疑道。


畢竟他三弟剛才還死活不肯說出他妻子的死因,如今一被威脅就立刻說出來了,讓人很懷疑這話的真實性。


唐墨擎夜立刻說道,“二哥,這事可以查的,那個大毒梟叫司空少堂,當年還轟動全國呢,不信的話你用人脈查一下四年前的緝毒檔案,就能確認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或者你問淩霜,當年小兔嫂子被司空少堂綁架的事,她也是知道的。”


停頓了一下,他又繼續說,“你忘記了以前的事之後,我們之所以沒告訴你小兔嫂子的死因,是因為當年你對小兔嫂子的死感到非常內疚和自責,我們也不想再勾起你的痛苦,才一直瞞著你的。”


當年的事,暗鬼門的暗衛死了不少。


而淩霜,在當年小兔嫂子死了之後,二哥就放了淩霜自由,擁有了新身份的淩霜,加上他二哥的人脈,如今可是北斯城警界有名的霸王花。


唐聿城的短暫記憶裏,並沒有一絲關於淩霜的記憶,而大毒梟司空少堂的事,也都不記得了。


他雖然忘了很多事,不過關於緝毒的一些常識他還是知道的;比如官方緝毒人員的身份是絕對不能泄露出去的,一旦讓毒販知道,那些毒販專挑軟柿子捏,對其家屬、親朋好友下毒手。


他三弟說他的妻子是死在毒梟手中的,且不管他三弟的話是真是假,他會親自去查證的。


收回了神,他又問,“你嫂子的墓地在哪裏?”


記事本上麵隻簡單地記錄了他妻子死因不詳,然而關於埋葬在哪裏的,卻並沒有記錄。


“二哥當年不許我們給小兔嫂子立墓碑。”唐墨擎夜小心翼翼地說。


當年小兔嫂子都被炸藥炸得屍骨無存了,可是他二哥一直不肯先對現實,執意認為小兔嫂子還活著。


那時他們提議給小兔嫂子立個墓,結果二哥當場失控翻臉,還在全家人麵前揚言誰要是敢說小兔嫂子死了,二哥就立刻廢了誰。


從此,他們就再也不敢提起小兔嫂子了。


“為什麽不允許?那她的屍體現在在哪裏?”唐聿城緊接著又追問道。


“反正二哥就是不許我們給小兔嫂子立墓碑,至於原因是什麽,二哥當時並沒有告訴我們,我也不知道。”唐墨擎夜認真地忽悠道。


他二哥能不能別再問下去了啊。


“唐墨擎夜,你再忽悠我試試?”唐聿城嗓音倏地一冷,語氣充滿了危險。


“二哥……”唐墨擎夜哭喪著臉喊了一句,心情變得有些沉重,但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也隻能如實說道,“小兔嫂子當年死得有些慘烈,屍骨無存,而二哥卻執意認為小兔嫂子還活著,所以……”


他二哥今晚是怎麽了?怎麽一直打破砂鍋問到底追問他,關於小兔嫂子以前的事。


唐聿城又沉默了幾秒,才命令道,“立刻,把你小兔嫂子的照片發過來給我。”


“二哥,你是不是想起以前的什麽事了?”唐墨擎夜追問道。


越想越覺得可疑。


但是他並不希望他二哥想起以前的事,當年小兔嫂子的死,要不是因為有小侄子的話,行屍走肉的他二哥可能也跟著小兔嫂子去了。


如今他二哥記不得很多事了,也隻是能記住短期內的,等時間久一點兒就會忘了。


可是即使如此,他也不希望二哥記起以前的事,再想起小兔嫂子,一輩子活在痛苦之中。


“不是。”唐聿城否認了之後,便掛掉電話了。


沒過多久,信息提示聲響起,他點開信息一看,確實是兒子小抱枕上的女子,也是長頭發的,照片裏的女子笑不露齒,很漂亮又很可愛;看著未滿20歲的模樣,不過他知道他們結婚的時候,妻子已經23歲了,在24歲時生下兒子,兒子出生後不到一歲,她就死了。


收好手機,他從書架上拿了一本三年前到c市才開始記錄記憶本,得知當年自己來c市的時候,除了兒子和錢,什麽都沒有帶,這屋子的所有物品,包括管家和傭人,都是重新購買和聘請的。


知道再也不能從這棟別墅裏找到以往四年前的任何東西,包括關於記錄他妻子的任何東西,唐聿城打了幾個電話,讓人去核實一下他妻子的死因。


等事情都吩咐完之後,唐聿城坐在辦公椅上,看著自己的右手手背,想起今天中午背那個女人拍了一掌,可是他卻沒有任何過敏反應。


他們說他跟妻子的感情很好,安年也是他妻子生的,那麽足以證明他雖然對其他的所有女人過敏,但卻不包括他的妻子,他是可以和妻子親密接觸的。


而中午那個女人也……


三弟說他妻子當年屍骨無存,沒有找到屍體,不能證明他妻子已經死了。


如果他妻子當年並沒有死,而那個女人又和他的妻子長得非常像,自己對她完全不會過敏;可如果那個女人是他的妻子,那為什麽沒有回唐家?甚至這四年來連個音信也沒有傳回來。


還有那個和她住在同一屋簷下的那個男人,到底和她是什麽關係?


唐聿城腦海裏蹦出一大堆問題,之後, 他再打電話讓人去查清她和那個醫生的真實身份,以及兩人是什麽關係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