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32章 像被激怒的小獅子

年輕男人聞言,上前兩步蹲了下來,“小朋友,我是醫生叔叔,我幫你看一下哪兒摔疼了?”


他想要將小安年和女子分開,結果他的手剛碰到小安年,小家夥就哭得越大聲了,一雙小手愈加抱緊女子的脖子。


“小朋友乖啊,不哭不哭……”她看著眼前的男人,有些為難地喊了聲,“翊笙……”


他沉默了幾秒,看了眼四周,才說道,“先把他帶到外麵休息區,那兒比較安靜人少,我再給他檢查一下,是不是哪兒受傷了。”


“好。”她頷首應了聲,將小家夥給抱了起來,朝出口走去。


翊笙跟在她後麵,這會兒才看到小家夥的臉。


“安安,這孩子……”他想跟她說些什麽,但好像又想起了一些事,便突然打住了。


“怎麽了?”安小兔回過頭看了他一眼,不解地問。


“沒什麽。”他搖頭否認。


回頭掃了眼偌大的商場,並沒有看到孩子家長的身影。


心底裏有些疑惑:那個男人和這小家夥,怎麽會出現在c市?


等走到了外麵休息區,安小兔把小安年放坐在椅子上。


可是小家夥卻始終緊緊抱住她的脖子,怎麽也不肯鬆手,仿佛一鬆開手,她就會不見了。


翊笙見狀,輕輕地捏了一下小家夥的手腕,小家夥立刻手麻地鬆開了手,緊接著他將安小兔拉站起來。


小安年頓時像被激怒的小獅子,一雙清澈好看的眼眸裏燃燒著熊熊怒火,手腳並用朝翊笙攻擊。


“你看,他好好的,沒有受任何傷。”翊笙抓住小家夥的手腕,對安小兔淡笑說道。


想不到小小年紀力氣就這麽大,打得他都覺得有點兒疼了。


小安年聞言,頓時停止了對他的攻擊,用力想要掙脫他的束縛,淚眼巴巴地望著安小兔。


翊笙未等她開口,就鬆開了小家夥的手,提醒道,“她生病了,沒力氣抱你。”


小安年一愣,眼眶又紅了起來,改用手緊緊地攥著安小兔的手。


安小兔這才得以看清小家夥的長相,小臉長得很是精致帥氣,比電視上的童星還要好看得多,那小小的五官透著三四分神似……


“小朋友,你幾歲了?叫什麽名字?你爸比呢?”她緊盯著小安年的小臉,緊張地問。


小安年一聽到‘爸比’這兩個字,嚇得渾身一哆嗦,猛地搖了搖頭,拉著安小兔就要往外走。


要是讓他爸比知道他捉到,會把他的屁股打開花的。


“翊笙,他會不會……”她邊被小家夥拉著走,邊回頭問身後的男人。


“你覺得可能嗎?”他淡淡地反問。


她頓時愣住,這裏是c市,而那個男人在北斯城……


心一酸,眼眶有些酸澀發熱,是啊,她的小安年怎麽可能會出現在c市,她的小安年可是唐家的小祖宗,唐家更不可能讓那麽小一個孩子獨自外出的。


“我……我能不能提前回去?”她哽咽著問他。


她真的好想那個男人,好想她的小安年,每天都在想。


“你想一下你當年堅持離開為的是什麽?你可以現在回去,但很可能就前功盡棄了,這是你的自由,我不攔著你。”翊笙突然嚴肅地說道。


他這番話,頓時讓安小兔硬生生地將泛濫成災的思念押回心底,用力咽了一下口水,心底無比難受。


“我知道了。”她情緒異常低落地說。


“走吧,我們先去吃個午餐。”翊笙轉移了話題。


“但是他……”安小兔指著正緊緊抓住自己不放的小家夥。


“一起吧。”他一副無所謂的語氣。


“可是……要是他家長發現他走失了,找不到他,會很擔心的。”


“要是他家長在商場的話,剛才他哭那麽久,怎麽不見有人把他領走?等會兒吃了飯,在把他丟到派出所,他家長報案的話,就能立刻找到他了。”


小安年聽到他說把自己丟到派出所,頓時如炸毛的小獅子,憤怒地瞪著翊笙。


安小兔認為她是在商場遇到這小家夥的,小家夥的家人應該也是在商場內的,很想在這裏等小家夥的家人找來。


可是……看著正緊緊抓著自己不放的小家夥,她的心髒頓時一片柔軟。


她的小安年,今年也快五歲了,應該也有這麽大了吧?


不知是她思念過度還是什麽,隱隱覺得這個孩子長得與那個男人有三四分神似。


莫名的,安小兔覺得自己特別喜歡這個小男孩兒,想跟小家夥再多相處久一點兒。


沉思了半晌之後:


“小朋友,你要跟阿姨去吃午餐嗎?”她詢問小家夥的意見。


小安年眼底掠過一絲欣喜,用力點了點頭。


“你想吃什麽?”安小兔又淺笑著問。


小安年四周看了看,最後指著不遠處的一家金拱門餐廳。


“她身體不好,不能吃那個。”翊笙對他說道。


小安年聞言,原本閃亮的眼眸頓時黯淡了下來,緊緊地抿著唇,指向另一間中式餐廳。


“翊笙,偶爾一次沒事的。”安小兔笑笑地對他說,然後拉著小家夥的手朝金拱門餐廳走去。


小安年雙眼一亮,但隨即想到翊笙的話,停住腳步,拉住了她,堅持指著中式餐廳的方向。


翊笙心忖:沒想到這小家夥還挺會替人著想的。


於是他開口道,“我是她的醫生,不過偶爾吃一次也是可以的,不會對身體有什麽影響。”


“那麽,你現在想吃什麽?”安小兔又再問小安年一遍。


小安年聽了翊笙的話之後,立刻重新指著金拱門餐廳。


他剛才聽到了她喊這個男人為醫生,醫生說的話肯定不會錯的。


“那走吧,小家夥。”安小兔笑容燦爛了幾分,拉著他的小手朝金拱門餐廳的方向走去。


不遠處


路邊停著一輛很低調的奢華名車。


車廂內,因不放心而跟出來找小主子的老管家看了眼身旁的男人,恭敬地詢問道,“先生,需要我現在去將小少爺接回來嗎?”


老管家心裏是非常震驚的,小少爺從小到大都非常排斥抗拒和陌生人接觸,沒想到現在竟然願意被一個陌生女人牽著。


不不,不對,應該是小少爺緊緊抓著對方不放。